首頁 » 人生最難的是什麼?看不透人性、放不下執念,還是得不到人心?

人生最難的是什麼?看不透人性、放不下執念,還是得不到人心?
2021/11/22
2021/11/22

前段時間,看到網友提問:“人生最難的是什麼?”

有的回答告別,有的回答心態;有人說抉擇最難,也有人說無能為力才最讓人難以釋懷。

人生在世,我們會經歷無數艱難與挫折。

那些曾經得到的,已失去的,忘不掉的,留不住的......藏在內心深處,無法觸及卻又難以消失。

很多人說,人這輩子,其實就是渡劫的過程。

我想,那些所謂的劫難,不是離別傷感,而是藏在內心的種種遺憾。

控不住欲望

北野武曾說:

“人這種東西啊,不管外表修飾得多麼光鮮亮麗,剝掉一層皮後就只剩下一堆欲望。”

貪念,就像越滾越大的雪球,讓人愈發斤斤計較。

很多時候,我們活得不快樂,不是得到太少,而是不懂得克制欲望。

世間萬物,都有一個可承受的最大限度。一旦過度,只能接受“懲罰”。

古時候有位畫家,想畫佛與魔。

他在寺廟中看到一位僧人,發現他打坐時的氣質,十分清明獨特。

他邀請僧人作為自己的模特,並給予豐厚的報酬。

畫作完成,僧人如願拿到回報,畫家也因此一戰成名。

他乘勝追擊,想要尋找魔鬼的原型。可找來找去,結果並不滿意。

一天,畫家在牢房見到一個犯人。

正當他興致盎然地拿起畫筆,準備畫作,犯人卻仰面痛哭起來。

畫家很疑惑:“你哭什麼?”

犯人說:

“上次你畫佛的人是我,這次你畫魔,人還是我。”

原來,僧人拿到報酬之後,沒有繼續潛心修行,而是拿著這筆錢花天酒地。

很快報酬花完了,僧人的欲望卻越來越大。

偷盜、搶劫,他無惡不作,最終也因此自食惡果。

聽完僧人的講述,畫家長歎一聲,收起畫筆,離開了牢房。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欲望就像是入魔的大門,過度使用,只會讓自己越陷越深。

如果不懂得掌控,只會為此毀掉自己的生活。

《增廣賢文》中說:

“良田萬頃,日食一升;廣廈千間,夜眠八尺。”

少一些欲望,多一些知足。

當我們放下心中所想所欲,生活才會更加富足,人生才會平和安寧。

看不透人性都說人心難測,人性複雜。

這世間,最難看透的,莫過於“人性”二字。

每個人的道德標準不同,對於人性的把控,也有自己的衡量準則。

所謂善與惡,有時並非單憑表像,就能獲得結果。

當我們相信人性本善時,總有一些“意料之外”,讓人懷疑善良;

而當我們相信人性本惡時,卻又出現一些“意外之喜”,告訴我們人間以善最多。

朱德庸先生曾這樣形容人性:

“你的好對別人來說就像一顆糖,吃了就沒了;

你的壞對別人來說就像一道疤痕,留下就永遠在,這就是人性。”

曾看過一則寓言故事。

一隻羊獨自在山坡上玩耍,突然從樹木中走出一隻狼。

羊拼命抵抗,大聲向朋友們求救。

牛聽到呼喊,在樹叢中望了一眼,發現是狼,悄悄跑走;

馬低頭一看,發現是狼,一溜煙也走了;

驢停下腳步,看著羊在附近掙扎,卻悄悄溜下山坡;

豬經過這裡,沖下山坡,兔子一聽,拔腿就跑。

只有山下的狗聽到羊的呼喊,急忙奔跑而來,趁狼不注意,咬住了它的脖子。

狼疼得拼命叫喊,趁狗換氣,連忙逃走。

羊回到家,剛剛跑走的朋友也都紛紛趕來。

牛說:“你怎麼沒叫我呢?我的角可是能剜出狼的腸子;”

馬說:“你怎麼沒叫我呢?我的蹄子能踢碎狼的腦袋;”

驢說:“你怎麼沒叫我呢?我隨意的一聲吼叫,就能嚇破狼的膽;”

豬說:“你怎麼沒叫我呢?我用嘴一拱,狼便能滾下山去;”

兔子說:“你怎麼沒叫我呢?我跑得這麼快,能幫你召集大家呀。”

每個動物叫嚷著自己的英勇,唯獨狗沒有說一句話。

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動物尚且如此,人又何嘗不是。

生活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著善意的幌子,做著讓人憤恨的事。

有人說:

“人與人之間,什麼都能拿來交換,唯有人心不行。”

我們不知道,潛藏在表面之下的善,是真善意,還僅僅只是一場“演習”。

但無論怎樣,這個世界,總歸是希望多過絕望。

對待身邊之人,多一些理解,少一些人性的算計。

不把他人的好,當成另有所圖;也不把別人的善意,當成有所目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