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管自述:脾氣溫和,衣著光鮮的我,在裝修時,成為了「獵物」

一名女高管,在她的晉升之路上,必然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在這種付出的過程中,她也必然積累了常人難以企及的能力。

這種能力,滲透到生活的各個角落,不管是觀察思考、還是待人接物上,都可以使她在生活中,做出理性決策的同時,避免掉入「陷阱」之中。

「不僅花了更多的錢,還憋了一肚子的氣」,這位女高管,表現出了少有的憤怒與無奈,向我訴說了她在裝修過程中,遇到的種種憋屈事。

她的故事,向我們揭示了一個行業,也表達出了一種無奈,她最后說道:「裝修行業,就是聰明人的禁區」。

就讓我們一同,來聽一聽她的故事吧。

以第一人稱視角,講述她的故事:

一個人,到底是聰明一些,還是愚昧一些,能更好地在社會中生活?相信許多人,必然會選擇成為「聰明」的那個。

一個人足夠的「聰明」,可以使他看透社會、他人行為背后的深意,自然不論在待人接物還是職場中,都可以獲得比其他人更高的成就。

我時常慶幸自己還算聰明,畢竟憑借聰明,使我得以快速地吸收、消化知識,不僅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并且通過近10年的時間,成功成為一家大型企業的高管。

聰明,使我的生活長久以來都游刃有余,不管是工作、婚姻還是家庭,我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并將其打理得井井有條。

但當我開始負責家里裝修的問題時,我卻時常后悔,后悔自己為何聰明,后悔自己為何不笨一點、傻一點。

因為只要我笨一點、傻一點,或許也就不會如此痛苦。

是「獵物」

每個人接觸的圈層不同,所需要表現出的特質,也理應有所轉換,如此才能在各個圈層中,表現得游刃有余。

我很后悔自己曾經沒有意識到這點,或者說,我意識到了,但很難放下一直以來的包袱,沒有表現出自己的另一面。

在高管的工作中,雖然人與人之間不可避免會有沖突、有勾心斗角的存在,但我們更多的是聚焦于事物本身,而不是聚焦于對方這個人。

我并不知道,當自己光鮮亮麗的走進裝修市場時,別人是如何看待我的,更不知道當我細聲細語、溫和的與他們交談時,他們內心又在想什麼。

我希望通過表達出我的善意,來換取到對方的善意,我更希望主動地釋放理解,來換取到對方的理解。

但現實情況卻是,我的善意與理解,在他們看來正是我的弱點與軟肋,當我走進市場的那一刻開始,我便已經被打上「獵物」的標簽。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般的人,飽含善意地前往裝修市場,希望可以和一家裝修公司,基于信任的前提下,開啟雙贏的合作。

但以我的經歷來看,有許多抱有我這種想法的人,恰恰成為了他們的「利潤點」,他們喜歡我這樣的人,因為我這樣的人,可以為他們貢獻更多的收入。

當我和一家裝修公司簽訂合同時,我仔細地審查了各個項目,甚至是在網絡中進行過比價,這其中的差價,是我所能接受的,畢竟,沒有人會做賠錢的生意。

但當實際施工開始時,裝修公司所許諾的材料、所許諾的標準,完全是一紙空文罷了,當真正的材料到場時,我并不具備驗證的能力;當工人進場時,他們的施工標準,則完全稱得上隨心所欲。

如果說,遇到這些問題,雖然讓我「糟心」,但我可以說服自己「這個行業就這樣」的話,那永無休止的加項,則讓我感到無比的痛苦。

「沒有注明的項目、加錢更換的五金、算錯的面積」這種加項一天天的累積,甚至是超過了我總裝修費用的30%。

在簽訂合同的那一刻,我不是沒有過遲疑,但那時的我,總覺得,一個大型的裝修公司,理應做不出這些「惡心」的操作。

但現實是,我太過小看他們,甚至是說,他們根本就不覺得這些操作有什麼問題。

痛苦來自于

無法改變

「禁區」,我覺得用這兩個字來形容裝修市場,最為合適不過,像我這般的人,進入市場的那一刻,便已經是待宰的「羔羊」。

「沒宰你后悔,宰了你后悔宰少了」這是事后我的一位朋友和我說的話,我覺得這再為真實不過。

我后悔自己聰明,如果我笨一點、傻一點,只會呆呆地交錢,而不懂得思考材料的真假、亦或是這些加項到底是否合理,或許便不會如此痛苦。

因為我能感受到,一些材料與其所敘述的并不相同、一些加項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不管是從凹凸不平的墻面,還是從朋友的口中,都再訴說著這點。

但可惜的是,我意識到了這其中的貓膩,意識到了我正在花出一大筆「冤枉錢」,卻沒有辦法改變這點,這正是最讓我痛苦的地方。

為何我無法改變?我或許可以重新再找一家裝修公司、去學習更多的裝修知識、去對比更多的設計方案。

但這正是令我痛苦的地方,因為即使是我學習再多的知識、對比更多的方案,最終卻總會在裝修公司這里卡住。

我無法確定,裝修公司是否是真實的愿意遵照方案施工,也無法確定下一家裝修公司是否也會有這麼多的加項。

實話說,我內心中總是隱約的覺得,哪怕下一家裝修公司描繪得再為美妙,當交錢的那一刻,他們也會變一副嘴臉。

「禁區」之所以被稱為「禁區」,或許正是因為我只要踏入,便需要付出代價,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憋屈」,可以很好地形容我,我明知道對方在蒙蔽我,明知道我正花費著許多「冤枉錢」,我卻無法改變、無力改變。

任何痛苦的事情,都會隨著事情的結束落下帷幕,大多數人將這種痛苦拋之腦后,因為任何的回憶,都將觸及內心的痛楚。

我的裝修,終究還是結束了,雖然我付出了遠比預算多的錢,卻收獲了凹凸不平的墻面、高低不等的樓梯,但它終究還是結束了。

從裝修開始時的期待,到后來的猜疑,到最后的歇斯底里,直至無奈地妥協與麻木,這段裝修經歷,我認為稱得上是我人生中的一段「恥辱」。

但我還是想將自己的經歷說出來,這并不是想讓后來者「避坑」,因為只要你脾氣溫和,你就必然會踩入這個坑中。

我之所以要將自己的經歷說出來,除了希望有人可以和我同仇敵愾以外,更多的是希望,這個行業可以做出改變。

因為我覺得,這種對特定群體的「價格歧視」,永遠不可能長久地存在于市場之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