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職場,工作就是修羅場,拿捏好「用力」的尺度,才能長久的、穩穩的立足

稻盛和夫說: 「工作的目的不僅是為我們提供溫飽的生活,更在于提升自己的心志。」

的確,人在職場,工作就是修羅場,拿捏好「用力」的尺度,才能長久的、穩穩的立足。

01 人在職場,面對「說不清道不明」的規則,不可過度用力去打破,否則后果往往出人意料。

《莊子》中有一個寓言故事:

南海之地為倏,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混沌。倏與忽時相與遇于渾沌,渾沌待之甚善。倏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這個寓言告訴人們, 渾沌存在的價值,就在于它是渾沌,任何想要改變其天性的舉動,都會帶來毀滅性的災害。

人在職場,經常會遇到這類「渾沌」的現象。比如:能力強、人品好的人,總是與升職加薪擦肩而過。

對此,領導每次都可以找到恰當的借口:上一次是論資排輩,你資歷還不夠;這一次是推選年輕人,你已經超齡了。下一次一定還有機會,但下一次的借口,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

公平嗎?當然不公平。氣憤嗎,當然氣憤。

但你能怎樣,到領導辦公室去掀桌子,當面叫板,還是在工作中消極懈怠,破罐子破摔?很顯然,任何一種方式,都只會將自己拖入更加難堪的境地。

但唯一能做的只有忍辱負重。

作為一個沒有關系背景,沒有特長優勢的平凡人、普通人,只有將工作做到極致,才能讓他人無可挑剔。也只有當自己有了獨當一面的底氣和能力時,那些原本制約自己的潛規則,才會成為自己的「綠色通道」。

02 人在職場,對待「升職加薪」不可用力過度,否則很有可能「事與愿違」。

《后漢書恒榮列傳》中講述了兩個因用力過度而事與愿違的例子昔樂羊食子,有功見疑。

戰國時期魏國將軍樂羊率兵進攻中山國,中山國就把在中山做官的樂羊的兒子烹作肉羹,并派使者送給樂羊一杯羹。樂羊為了表示自己攻占中山的決心和對魏國的忠誠,就吃了這杯羹,最終攻下中山國。

然而,魏王君臣卻不再信任他了,認為樂羊「其子而食之,且誰不食。」

樂羊正是因為表忠心過度,而導致這片忠心不被接受。不得不說,可悲可嘆。

人在職場,每個人都在竭盡全力在領導面前「表忠誠」,一副鞍前馬后,任憑差遣的順從姿態。

然而,領導的心思是最為多變的,也最容易出于「權謀」的考量,時而給予表揚獎勵,時而給予苛責懲罰的舉動,想要嚴絲合縫貼合領導的心意,以求在「升職加薪」中能勝出,實在太難。

所以,沒有必要用力過度,去刻意討好領導,去爭搶升職加薪的名額。

將工作做到最好,僅僅只是一種自我要求。如同稻盛和夫所說的:「物質有「可燃物」、「不燃物」和「自燃物」,對待工作也可以分成這三種,要做就做第三種。」

當一個人成為「自燃型」的工作者時,面對困境和挫折,心中不會有不平之氣,面對領導和同事的刁難,也不會有受害者的心態。拋開了外物和雜念,工作更加專注,成績自然也就多了起來。

03 人在職場,對待人際關系不可用力過度,不要妄圖將同事變成朋友。

人在職場,只有永恒的利益,沒有永恒的朋友。所有相處融洽的人際關系,都源自于利益分配的平衡,一旦出現了利益糾葛和偏差,平衡的關系被打破,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了。

認清了這一點,對待職場中的人際關系就變得簡單得多了:拿多少錢,做多少事;有多大的能力,穿多大的靴。

一旦超出了自己掌控的范圍,全身而退,才是最安全的出路。

宋太祖趙匡胤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登上帝位之后,迫不及待做的一件事便是「杯酒釋兵權」。他自己是武將出身,深知,作為帝王,如果沒有武將的支持,斷然無法成就大業,可一旦武將的權力膨脹,便會危及到帝王的統治。

于是,他設下宴會,靠著一杯杯稀釋權力的酒水,將曾經跟隨自己打下江山的功臣們一一勸退。幸而,大臣們都讀懂了這位帝王的心思,第二天,紛紛請辭。

如此一來,功臣們免于了如同文種、李斯那樣「蜚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悲慘結局,或解甲歸田,或告老還鄉,得以善終。而趙匡胤,也去除了一塊心病,高枕無憂地當皇帝。

人在職場,千萬不要幼稚稱呼上級為「哥哥、姐姐」,也不要自恃年紀更長,就動輒直呼其名。代表職務職級的稱呼,才是一個人在職場中的角色和定位,一旦你竭力想要打破這個界限,必然會被當成「另類」,要麼被邊緣化,要麼被排擠出局。

更不是要試圖將同事變成朋友,否則,就等于親手送上了讓他們恣意對自己打壓和算計的特權,因為「為朋友,當然應該兩肋插刀」。打著「友情」的旗號,給予競爭對手致命一擊,誰都不會去追究責任方,而只會當作是活該。

04結束語:

人越是年紀增大,越是會明白,人在職場,就是一場修行。

做好本職工作,并不是最累的,也不是最難的。最累的是心累,最難的是在微妙復雜的人際關系中,始終立于不敗之地。

因此,把握好用力的尺度,拿捏好用力的分寸,才是職場中,時時刻刻需要警醒和學習的要緊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