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演員的真實生活:受傷從此銷聲匿跡、被騷擾鄙視卻無人管

觀眾們總是會見到各種明星扮演的各種角色,在電視劇里光鮮亮麗,體會著人生百態,但是有很多危險性的行為或者是演員因為自身原因而無法做到的事情,通常這時候就需要替身演員來替演員表演。

替身也分很多種,有武替、文替、光替、馬替,甚至還有裸替。

替身演員作為演員背后的人,有時候還需要做一些高難度、高危險的動作,但是卻很少有人知曉他們的姓名以及經歷,往往觀眾只會注意到那些有名有姓的演員。

除了他們所參演的那部電視劇,依舊還是小透明一個,沉寂在汪洋大海里,繼續去跑下一個劇組,來完成他們的演員夢想。

演員和演員是有區別的,那麼替身演員的真實生活又是什麼樣子呢?現在就跟隨瓜姐一起來看看吧!

武替:刀尖上行走

替身,其實算是影視作品里,尤其是動作劇或者動作電影中,最不可缺少的一環。代替演員來完成一些高難度、特殊的動作。

這麼做的原因有兩點:一是怕演員受傷而耽誤了整部影視作品的制作進度,劇組的損失會更加嚴重;二是演員也會有自己不擅長的領域,比如動作戲之類的,這時候就需要替身演員的上場了,這樣會讓拍攝效果更好一點。

武替在影視作品中是十分常見的一種,賺的錢不如說是拿命搏回來的錢,武替都是踩在刀尖上,生怕下一秒一個不小心就沒了命。

2018年第四屆成龍動作電影周頒獎閉幕儀式上,成家班上演的《我是動作人》,就講述的是武替的故事。

80后金剛曾經為馮紹峰、吳奇隆等明星當過武替,入這行已經十幾年了,入行時工資月薪六千,十幾年過去了依舊六千,但是危險動作一點沒少,他曾經在離地5米高的地方吊威亞,水平轉三圈,再垂直升降三次;他還背過一個汽油彈,點燃之后,他和隔熱的鋼板一起被沖擊到幾米之外。

有的人因為過高的危險性,導致丟掉了性命。

2011年,李連杰拍攝的《浴血任務2》時,因為一場爆破戲的失誤,導致了26歲的替身演員劉坤不幸身亡。

而電影公司卻只愿意賠付15萬,15萬換一條人命,怎麼說都有點過分。

雖然最后李連杰自掏腰包給家屬了一筆不小的賠償金,但是天人永隔,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又怎麼能是金錢可以彌補的呢?

被車撞、被火燒、跳樓等等,各種危險動作武替都要上,既要把動作詮釋的十分完美,又不能讓鏡頭看到自己的臉,如果不小心露出了臉,就得重拍,一遍又一遍,直到完美為止。每一次,都是武替拿命在表演,因為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從事武術行業的元彪說道:有些動作你明明知道它危險,但你一定要做。你不做,就會丟掉飯碗,讓人把你淘汰掉。賺武行這份錢,誰的腰、腳、手沒斷過?

觀眾只能看到讓人血脈沸騰的武打場面,卻不知道這些替身演員在演戲的時候,每次都會擔心自己一命嗚呼。

誰的生活又真的容易呢?大家都是為了那幾兩碎銀,也為了自己心目中的夢想。

不少明星都曾做過武替,比如張晉、錢嘉樂,他們熬出了頭,在娛樂圈中有了些名氣,但是這樣的人只是少數,還有很多人十年如一日地在做武替,卻沒有什麼水花。

有些人甚至因為經常受傷,而選擇退出了這個行業,轉了行,那些功與名,便隨風而逝。

文替:與演員本人容貌相仿,還可以上綜藝

在影視作品的拍攝過程中,為了加快拍攝進度,一般是分為A、B兩組,這兩組同時進行,所以演員也會出現分身乏術的情況,這時候就需要文替來替演員拍攝全景戲或者背影戲。

文替也不用露臉,一般只向觀眾展示自己的形體,不過對于文替的要求也是很高的,文替需要對主角的臺詞、人物性格形象、表演方式和習慣,都要有所了解并且要往上面靠攏,不能有任何差錯,也不能讓觀眾看出來漏洞。

有一些文替身因為長相與演員本人的顏值相似,通常能夠成為演員的「專替」,一般這個演員需要替身的時候就會用他,所以他的片酬也會相對高一些。

教海嘩因為長相酷似劉德華,在影視劇中還成為了劉德華的御用替身,靠著「山寨劉德華」被大家所知道了,之后還發行了歌曲,上了綜藝,一時間風生水起。

替身演員運氣好的話,還能夠有機會自己獨立地站在大熒幕前,被觀眾所認識,去上一些綜藝之類的,也算是替身能夠熬出頭了。

裸替:裸露在鏡頭之下的無名演員

裸替,在替身行業中算是最沒有尊嚴的一種替身了,但是有不少人趨之若鶩的去當,因為有錢掙。

有的明星雖然是明星,但是不愿意裸露在鏡頭之下,在劇組也沒有辦法隨意地脫下自己的衣服,更不愿意讓自己的身體,被成千上萬人觀看,從而被有心人指指點點。為了不影響劇作本身的效果,這時候裸替這個行業便應運而生。

裸替的片酬很低,甚至沒有片酬,而裸替在魚龍混雜的娛樂圈中,也會面對很多潛在的危險性。

裸體大多數是女性,專門為女演員當替身,而這些裸替,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當的,成為裸替的人,大多都是從藝術院校畢業,身高身材都是十分優秀的,甚至有一些名不見經傳的模特也會來當裸替。

她們做的是正經行業,卻在一些人眼中并不是這樣的,她們會遭受各種各樣的白眼,甚至還會遭受職場性騷擾和潛規則的威脅。

曾經有個做裸替的女孩「夢瑤」說,有一次跟一個男明星對戲,鏡頭里男明星側過身來抱住她,而在鏡頭看不見的地方,另一只手卻不老實的在她的身上摸來摸去,夢瑤推開了他,他卻不屑的說:「一個裸替,裝什麼清高。」

很少有裸替被尊重,甚至有些人會鄙視他們,而她們的業務范圍,也不僅僅只限于一些尺度大的畫面,一些普通替身做的事有時候也會落到她們的頭上,比如挨耳光、落水等等。

這些鏡頭她們一遍一遍地拍,甚至有時候會受傷,但是演員表中,依舊沒有她們的名字。

存在即合理,但別讓替身成為普遍現象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這句話,同樣也適合在娛樂圈中運用。

在現在很多影視劇中,替身已經成為了一種普遍現象,從武替、文替再到馬替、裸體甚至到了手替,替身在一步一步的去做一些演員能做到的事情,但是卻還需要替身。

演員拍一部戲,拿的片酬可能是普通人一輩子拿不到的錢,如果事事都需要替身的話,為什麼不直接讓替身上呢?還能給劇組省錢了,拿多少錢就要做多少事,而不是拿著錢,還不替人辦事,這在哪個行業都有些說不過去吧?

現在的影視作品,讓瓜姐不禁懷疑,是不是只要有了那張臉,就什麼都不用做了,演員只需要簡單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剩下的就讓無名無姓的替身演員累死累活了。

《金星秀》中,金星就提到過曾經提到的事情,有一部戲的男主同時接了六部戲,他也不是孫悟空會分身,沒辦法啊,只好找了替身,把不需要露臉的中景遠景先拍掉,然后再補拍剩下的近景和特寫。

作為一名演員,他這樣的行為,對不起喜愛他的觀眾,也對不起他自己的職業。

替身的存在是合理的,但是不是所有的作品和情景都需要替身演員。

我們的影視作品,需要好看的演員,也需要敬業的演員,觀眾想看的是演員本人,而不是替身,有些高難度動作的確是需要替身來完成但是平常的一些行為,演員本人完成就好了。

如今文娛方面越來越規范,相信以后替身會越來越少,我們在關注星光熠熠的大明星的同時,也要多關注一下那些任勞任怨的人,卻沒有姓名的替身演員,他們是影視作品中的無名英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