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人」一句話值100萬,26歲普普通通的我,卻走在大多數人前面

在互聯網的作用下,人們似乎對薪資產生了錯誤的認知,認為一個年輕人畢業后,可以輕松地年入十萬、幾十萬。

但事實上,在許多二三線城市中,百人企業的總經理,年薪也不夠20萬左右,而總經理的年級,大多已是40余歲。

本期的主人公,在畢業后短短一年的時間中,便年入近百萬,而就在他準備大施拳腳時,又在貴人的指點下,急流勇退,成功躲過了破產的結局。

「以前我看不起他們,結果他們卻是我的貴人」,這位年輕人很慶幸地說道。

第一人稱,講述他的故事:

幸運,這是我對自己最好的解讀,看著如今我銀行卡中的存款,我總是會告訴自己,我是幸運的。

因為我并沒有出眾的能力,更沒有深厚的背景,甚至于在我踏入社會之前,我一直平凡到被眾人所忽略。

而在踏入社會后,我快速地超越了那些出色的同學們,但這并不是源自我的能力、我的才華,而是在關鍵時刻,有「貴人」相助。

而這幾位貴人,實際上,我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看不起他們。

從看不起到

萬分尊敬

我總是對我的家庭很不滿,因為在別的孩子享受安穩的成長環境時,我的家里,卻總是顯得亂糟糟的。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的父親,總是會和他那幾位「狐朋狗友」聚餐,而每逢聚餐,則大多會帶上我。

這幾位「狐朋狗友」是我父親的同學,步入社會之后,他們與我父親的地位,已是天差地別,而可惜的是,在這種天差地別的語境中,我父親卻是處于地上的。

我小時候就總想,他們總是在言說著互相之間的感情,但為何不肯幫我父親一把,讓我的父親也成為他們那般的成功人士?

每當我向父親提起這個問題時,父親總是搖著頭說:「你不懂,如果談這些,就沒有這種感情了」。

我并不認同我父親的話,因為設身處地地想,如果是我的話,我愿意拉我的朋友一把,而不是僅僅與他在酒桌上相見。

因此,我可謂是煩透了父親的這些「朋友」,因此當我大學畢業后,面對父親張羅的飯局,自然是百般不愿參加。

但拗不過父親的決心,因此我最終坐在他們的聚會中時,自然是沒有任何的好臉色,整個人寫滿了冷漠與不滿。

作為一名剛剛畢業的大學生,我自然有自己的職業規劃,在我看來,最好的出路,便是削尖了腦袋,進入一家大型企業中,擁有一個廣闊的未來。

在聚會中,我父親與他的老同學,自然對我的未來規劃充滿好奇,實話說, 我有時候還會期待,他們是否會將我招攬到他們的公司,讓我步入職場的「快車道」。

可惜的是,當我將我的想法說出時,每個人都是微笑著說好,沒有任何一個人表示出對我的招攬,這副場景自然是讓我大失所望。

但就在聚會即將結束時,在座的有一位,給我指明了一條道路。

一句指點

價值100萬

我時常覺得,或許他們早早便指點過我、指點過我父親,但很多時候,我們并無法消化他們話語中的含義,最終導致我們與機會錯過。

或者說,我們在人生中總會遇到無數的「貴人」,但由于我們對自我的堅持,使我們將這些「貴人」,當做「多管閑事」的閑人。

如果,那一天晚上,我仍然堅持自己對未來的打算,那麼或許我現在不過是一家企業的基層員工,賺著微薄的薪資,過著朝九晚五的日子。

「我看現在這麼多做直播的,你說他們怎麼盈利?」這位叔叔喝得話都說不太利索,又問出這種「外行」的問題,不免讓我輕看他幾份。

「自然是依靠網友們的打賞」我內心本能地回答道,但我并沒有宣之于口,畢竟要顧及這位叔叔的面子。

但這位叔叔接下來說的話,卻讓我刮目相看:「都覺得靠打賞,但是大眾的審美期限是有限的,到最后的最后,還是要依靠主播自己去創造收益」。

他接著說道:「未來幾年,主播肯定要自己下場賣貨,也必然催生出一批圍繞主播的產業鏈條」。

或許是福至心靈,我突然對他的這句話產生了無比的認同,于是我趕忙問道:「這些產業是什麼樣子的?」

這位叔叔聽到我的追問,似乎十分的開心,他告訴我:「貨源、場地,這兩個是最關鍵的,但貨源大多被現有的渠道商壟斷,想賺錢,就只有靠場地了」。

場地,這個詞很長時間我都認作是提供一個直播的環境,也就是為主播提供直播的場所,但后來我才意識到,并非如此。

圖文無關場地的作用,是為貨源提供背書,讓觀眾為場地支付額外的溢價,讓觀眾愿意購買你場地中的產品。

于是,我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城市,在鄉村,這個被許多人所不看好的地方,建立了我的第一個直播基地。

我的想法很簡單,以現實的鄉村作為場所,為自己的產品進行背書,通過與主播之間的聘用制度,攝取帶貨所帶來的利潤。

這并不需要多少的投入,卻為我帶來巨大的回報, 26歲的我,便賺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一百萬。

急流勇退

是我未曾想到的

賺錢是一件很讓人快樂的事情,甚至可以說,在賺錢的刺激下,一個人可以長時間的不休息,卻充滿激情。

可賺錢也是一件讓人痛苦的事情,曾經我覺得100萬已是天文數字,如今我卻在想如何賺到第一個千萬。

有時候,暢想是一件好事,可以讓一個人擁有激情;但有時候暢想又是一件壞事,因為這無疑會讓一個人陷入危機。

而那時處于暢想中的我,正處于危機之中而并不自知,在帶貨最為火爆的那幾年中,我可謂是賺得盆滿缽滿,正準備開拓第二個直播基地,進軍更多的品類。

那時的我已經愿意與我父親的「老同學們」聚會,一方面是我感激他們對我的指點,另一方面則是在這種場合中,我總會收獲贊譽。

那一次,我在聚會中侃侃而談自己未來的暢想時,一位叔叔卻搖著頭告訴我:「沒有一輩子的工作、也沒有一輩子的行業,當行業進入洗牌期的時候,你應該學會急流勇退」。

我并不理解他的意思,因為這與我想要繼續擴張的想法完全相悖,因此我含糊地回應了他,便將這句話拋在耳后。

但我的擴張之路最終并沒有成功,并不是行業與環境的變化,而是賺到錢的我,逐漸將心思放到了其他地方。

每天的花天酒地,讓我沉醉其中,而對直播基地的管理卻愈發地厭惡,最終將直播基地整體打包給了同行。

這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當我逐漸了花天酒地的生活后,想要賺錢時,卻沒有了賺錢的「工具」。

心有不甘的我,又希望回到自己曾經一手打造的直播基地看看,但迎面而來的卻是一片荒蕪的景象。

接手的同行,不斷的向我訴說著這個行業如今是多麼的艱難,又不斷的向我吐槽頭部占據了大部分資源。

最終在分別時,他告訴我:「還是你聰明,早早退出去了」。

人生真是無比的奇妙,我曾經因為一句指點,便賺到了許多人十幾年都賺不到的錢,又因為沒有聽從他人的指點,差點陷入危機之中。

我總覺得身邊充滿了「貴人」,他們不經意的一句話,卻可能讓我的人生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一無所有時的我,能聽從貴人的指點,而當我有了錢、有了地位之后,卻又對貴人的指點,不屑一顧。

但我仍然是幸運的,因為我第一次聽信,讓我這個能力不強、腦袋不靈光的人,跑到了許多人的前面。

我有時候在想,那些出生于豪門,相交大多是各個行業頂尖人物的孩子,要少走多少彎路,又會在他人的指點下,超出普通人多少。

雖然如今的我,已失去了發展的方向,但這領先的一步,足以讓我受益終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