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法則:走得太近,是場災難

团团 2020/12/14 檢舉 我要評論

有這樣一個實驗,在寒冷的冬天,兩隻困倦的刺蝟相擁取暖,結果互相因為被刺痛而感到不舒服。它們只能試探著調整彼此之前的距離,找到相互溫暖又不會互相傷害的位置。

人與人相處也同刺蝟一般,須理清彼此之間的界限,既相互取暖又不彼此傷害。

有人曾經做過這樣一個統計:

不管是與那些人生中擦肩而過的人還是生命裡親密無間的人,也須明白彼此相處需要分寸感。

走得太遠,是疏離;走得太近,是場災難。

夫妻間的距離感,增加彼此的親密感

有人說,這世界太冷漠,所以要有人來愛我。

於是,當他們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時,就你儂我儂,不願分離。

殊不知,沒有距離感的愛情,就像兩隻挨得太近的刺蝟,會將彼此紮得遍體鱗傷。

我們常說,距離產生美,並非沒有道理。

離得太近,會讓人感到窒息;走的遠一點,才能看到沿途的風景。

那些把關係經營得十分美好的夫妻,都懂得給親密加一點距離。

距離產生美,走得太近難免失望

唐代詩人韓愈有一句詩這樣寫:「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這就是典型的看景不如聽景,美好的東西多半適合遠觀,靠近之後便再也沒了遠觀的美好體驗。

蔡永康說:「過於熱情不是一個人維持良好關係的方法,與人相處最好冷淡一點,與外界保持一定的距離感。」

這世上人無完人,每個人身上都存在著或多或少的缺點,若兩個人靠得太近則不可避免地發現對方身上的缺點,並且隨著距離的縮短,缺點會顯得愈發明顯。

這就是為什麼張愛玲在小說《白玫瑰與紅玫瑰》中說:「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遙遠的距離能產生美感和思念,太近的距離只會生出心煩與厭倦。無論什麼關係,長時間走得太近都難免心生失望。

疏遠親戚,明確界限感

陳銘曾在《奇葩說》上講過他父親的故事。

他父親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之後通過自己的努力搬到了城市,當上了警察,有了穩定的收入。

親戚們見他生活過得不錯,便紛紛上門求助,有的找他安排工作,有的讓他介紹物件,還有的蓋房子老找他要錢……

一開始他欣然答應,但那些親戚有些得寸進尺,幫了他們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陳銘的爸爸實在忍不住了,最後終於發飆:「別認我這個親戚了!」

此後幾年,那些親戚走動變少了,感情反而比以往深厚。

窮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親戚這個字眼,原本是柔和而又美好的,可是一旦與錢掛鉤,便會沾染上俗氣。

俗話說,親兄弟也要明算帳,感情再深,也不能一味幫扶,把自己的付出作為理所當然。

尤其是那些喜歡以親情的名義道德綁架的親戚,不僅會讓你弄丟鎧甲,也徒增了軟肋。

斗米恩,擔米仇。

真正的親人,未必只取決於血緣關係,而在於是否真心待你。

有時候,和親戚走得近了,恩怨是非就多了;和親戚走得遠了,關係就變淡了。

所以,遠離親戚的私事,有原則地幫助他們,才是對彼此最大的尊重。

人與人相處,最舒服的關係便是,你空了,我去找你;你忙了,我不打擾;你來了,我風雨相迎;你走了,我感懷相送。

就像寒冬裡抱團取暖的兩隻刺蝟,彼此依偎,又有一個指尖的距離,溫暖而又自在。

一曲清歌滿樽酒,人生何處不相逢。

願你在漫長的餘生裡,有事做,有人愛,有所期待。

我是糖糖 熱愛探究情感,獨自走過蒼蒼莽莽,與你同行才有了光,與你相遇,就是幸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