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媽媽自述:家庭沖突,年薪為零的我,如何面對令我恐懼的未來

本期主題:新生兒,是一個家庭所有美好的開始,在孩子一步步成長的過程中,家長可以逐漸領悟到愛與被愛的真諦,從而加深對世界的理解。

但這件無比美好的事情,也有著不可避免的壓力,在如今這個「內卷」的時代,養育一名孩子,并不像年輕人的父輩想象中那般簡單。

本期的主人公是一位全職的寶媽,從她的口中,我能感受到她無盡的壓力,與對未來的近乎恐懼的焦慮。

更為重要的是,養育的壓力與焦慮,并非是由她所獨自承受,而是逐漸蔓延到整個家庭,甚至是整個家族之中。

不管你是年輕人,還是年輕人的父輩,或許都應該聽聽她的故事,感受、了解一下無數個她們所共同承受的重負。

年輕人,確實在以一種其他人從未體驗過的養育方式,艱難前行。

以第一人稱,講述她的故事:

我是一位全職媽媽,而在我成為一名全職媽媽之前,我在本地一家大型企業,有著一份體面的工作,甚至可以說是許多人眼中的「女強人」。

但即使是我對自己的職業有著萬般的不舍,也無法對抗現實的引力,當孩子第一次與我相擁的那一刻,我便知道,自己未來的全部,都屬于他。

辭職,也就成為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我心甘情愿地成為一名全職媽媽,傾注自己全部的熱情與愛意,只希望他能處于一個健康的生長環境之中。

即使是在我離職時,有許多人不停地勸說著我,向我傳輸著各種有關于「全職媽媽」的弊端,但他們不懂的是:

成為一名全職媽媽,不僅是我的選擇,也是我的命運。

天堂與地獄的疊加狀態

書里說,人類存在的根本意義是延續自我的基因,但在我看來,那是人類的生物意義,而并非自我的意義。

我曾經也幻想過自己在職場中大展拳腳,以自己的努力,去成就一番了不起的事業,成為人人都希望成為的「人上人」。

但即使是再多人為我列舉全職媽媽的弊端,卻也無法阻止我的原因便在于,我不得不成為一名全職媽媽。

因為我并沒有能力完美的平衡家庭與職場的精力,想要成為一名職場精英,在許多時候,所需要的是拋棄掉家庭的束縛。

「顯然,成為一名媽媽的我,已經無法毫無顧忌地加班到凌晨,更無法為了一個項目,說走就走的飛向幾百、幾千公里之外」。

對孩子的牽掛,使我沒有能力、沒有精力,并沒有沖動在職場中「內卷廝殺」,因此我不得不成為一名全職媽媽,以使我的愛人能從家庭繁雜的瑣事中脫身而出,拼盡全力的在職場中,為我們的小家庭博出一個未來。

如果說,日常家務的勞累、孩子的苦惱是一種我心甘情愿接受的壓力,那麼當我意識到我想法過于天真的那一刻,我則衍生出一種對未來的恐懼。

之所以說我的想法過于天真,便是在于我單純的認為愛人可以完全的從家務中得以脫身,很快我便意識到,我并沒有能力獨自的養育孩子,他也很快被養育拖入泥潭之中。

「白天,我需要一邊陪伴孩子負責他的吃喝拉撒,一邊還要打掃家庭的衛生,負責家庭的餐食」。

我并沒有能力獨自承擔如此之多的工作,本以為可以憑借一己之力讓愛人從家庭瑣碎中脫身的我,很快便不得不求助于他,要求他下班后幫我分擔一部分工作。

由此,繼我之后,他也失去了在工作中投入百分百精力的可能,他的職場生涯,如我一般得以停滯。

人們總是以天堂與地獄來分明的區分生活的甜與苦,但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身處于天堂與地獄的疊加狀態。

孩子每一次對我發自內心,不摻雜任何功利性的笑容,都讓我置身于天堂之中;而對現狀、對未來的恐懼,則讓我時常身處「地獄」。

「我們現在還年輕,等我們人到中年后怎麼辦?」曾經在無數次勞累過后的深夜,我的愛人會略帶恐懼地問我這句話。

而每一次我都是報以沉默,直至我們默契地開始回避這個話題,直至我們已經身處絕望。

與父輩的代際沖突,使壓力繼續蔓延

我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人,可以在生育的年紀便積累下足夠的財富,使自己可以像「闊太太」般,將孩子直接交付給保姆,從而使自己得以繼續進行足夠舒適的生活。

或許這種人并不在少數,或許他們的財富并非來自于自身,而是來自于家庭之中,但無論如何,我有時會羨慕他們的生活。

在養育的過程中,我與愛人也嘗試過去調整養育方法,使自己從過度的壓力中得以短暫的解脫, 但財富往往是我們所面臨的最大難題

「育嬰嫂的月工資與我愛人的收入持平,顯然我們沒有能力負擔;而早教等課程,學費對我們來說更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或許看到這里,許多人會很不理解,他們或許會質疑我們為何不將孩子交給父母來幫助養育,從而減輕我們自身的壓力。

實際上,我們也進行過相應的嘗試,這確實是減輕了我們的養育壓力,但隨之而來的,是由代際沖突所導致的更為強烈、更為讓人感到痛苦的焦慮。

父輩們養育孩子的理念,與我們有著很大的沖突,在講究「科學喂養」的今天,他們所秉承的養育方法,在我們看來,是落后且可能造成巨大傷害的。

「不管是從孩子要不要吃鹽、孩子發燒要不要吃藥,還是到孩子應該穿多少衣服,玩什麼玩具,都讓我們陷入爭吵之中」。

父母的幫助,雖然可以減輕我的壓力,但我與他們理念之間的差異所帶來的爭吵,與我想要給孩子一個健康的成長環境相悖。

我不知道父母為何要如此堅持他們的想法, 或許我與他們之間思想上的差異,在他們看來是一種話語權爭奪的表現,這種互不理解所導致的爭吵,或許永遠無法停息。

而我便是從一個爭吵的家庭中成長而來,我自然知道這會給孩子造成多大的壓力,因此我毅然決然地減少了父母的幫助,與愛人繼續承受著這令人窒息的壓力。

但與家人之間由代際所引發的沖突,毫無疑問使我們整個家庭的關系陷入冰點之中,這無疑使我們陷入更為巨大的焦慮之中。

而這些壓力與焦慮,這些爭吵與妥協,這些無法訴說的痛苦,或許并不是我所獨有的,而是無數與我一般的年輕人,所要共同經歷的。

沒有現在、無望未來,在負重中艱難前行的我們,眼前是毫無光亮的漆黑。

「科學喂養」下的孩子

是對父母的消耗

雖然我與父母有許多觀念上的不同,雖然我們時常處于沖突之中,但在我多次瀕臨崩潰的時刻,我內心中由不免會認同他們「粗糙」的養育方式。

在講究「科學喂養」的今天,在無數「雞娃」的今天,我有時會懷疑自己的養育方法,到底是科學,還是內卷。

一個孩子需要一整個家庭全部的身心投入,這真的是符合大自然規律的養育方式,還是無數個家長互相之間攀比所帶來的內卷焦慮?

我并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但隨著孩子逐漸的成長,我愈發向往屬于自己的生活,也愈發地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在秉承科學,而不是在制造內卷。

如今,身心俱疲的我與愛人,已經愈發無法堅持我們曾經所秉承的準則,我們在壓力與焦慮的雙重折磨中,又逐漸萌生出一種叫作懷疑的情緒。

或許我們的堅持與標準,本就不是完全地出自于對孩子的愛護,而是出自于我們對自我的遺憾,遺憾于我們的家庭、遺憾于我們那低微的成就、遺憾于我們對他人美好生活的渴望。

但我們的遺憾,真的是孩子所需要的,亦或者說是對孩子好的事情嗎?

我不知道答案。

以我的視角看她的人生

養育孩子,是如今許多年輕人所面臨的最大難題,財富與精力的限制,使他們 不得不放棄對職場、對自我、對生活的堅持,在平凡中尋找那珍貴的快樂。

但這種需要整個家庭全身心投入的養育方式,我并不認為這是一種必然的結果,相反我堅定地認為,這是無數父母所堆砌出的「內卷」。

這種內卷來自于父母對自身的遺憾,父母希望能將自身缺失的,在孩子身上得以補全,卻忽略了那是否是孩子所需要的。

身心俱疲地養育一個孩子,為此不惜付出自己的一切,這無疑出自于愛意,但這種愛意,卻很容易成為一種壓力、一種束縛與枷鎖,使孩子在內卷中,失去體驗童年快樂的可能。

無數父母焦慮于如何養育孩子,無數父母深陷養育的壓力之中無法自拔,這正是他們對自我套上的枷鎖

正是出自于希望孩子成為「人上人」得「荒唐」幻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