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鴻燊的中國胃,何猷龍的世界心:從珍寶海鮮坊到新濠天地米其林

你對香港的印象是什麼?

是去太平山頂等日落?

坐天星輪欣賞維港夜景?

還是從堅尼地城貫穿筲箕灣的有軌電車?

或是中環都爹利街的王家衛式星巴克?

對于大多數的內地人來說,香港就是波光滟滟的維港,TVB取景勝地長樓梯,中環買不起的奢侈品及滿大街各種好吃的餐廳。

2020年底,一只黑天鵝突然降落,這一切竟成了再也回不去的昔日盛景。

2020年3月,香港創立40年的地標建筑 「珍寶海鮮坊」宣布解聘所有員工,正式暫停營業,復工時間未定。

20天后,港股上市公司翠花集團旗下最知名的「翠花茶餐廳」也宣布因控制成本位于中環威靈頓街的旗艦店暫停營業。

同樣關掉的還有「許留山」甜品店,更慘的是前兩家只是暫停營業,「許留山」直接是欠租倒閉清算。

「許留山」啊,多少人的香港記憶與它有關,芒果西米撈紅遍全球,成為港式甜品金字招牌就是拜「許留山」所賜啊!

撐不下去的不僅僅是老牌名店,謝霆鋒的「鋒味」曲奇店,因為明星效應一度洛陽紙貴,小小的曲奇引來狂購浪潮,它也堅持不住搬到了相對偏僻便宜的地段。

當昔日輝煌不復以往時,樂觀上進的香港人曾經互相安慰,會過去的…

可是兩年了,被稱為「中環照妖鏡」的翠華旗艦店再也沒恢復營業,翠華的其他分店還在一間接一間的停業,翠華集團市值蒸發幾十億,僅剩4.59億。

另一個地標,珍寶海鮮坊要開走了!

珍寶海鮮坊原是屬于賭王何鴻燊的產業,也是何鴻燊人生下半場最經常舉辦宴會的場所。

資料顯示,何鴻燊最后一次在「珍寶海鮮坊」辦壽宴要回溯到2013年,之后何鴻燊就搬進了香港養和醫院,直到離世。

巧了,「珍寶海鮮坊」的財務數據同樣顯示,同年,餐廳經營就出現問題,進入虧損階段,入不敷出。

到了2020年,珍寶因疫情停業且解散所有員工,這個決策在當時的大環境下是比較激進的。

兩年后,珍寶每個月需要維護費用267萬,這對于何家本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小支出,他們卻不肯支付了要大動干戈把珍寶挪走。

我們已知,「珍寶海鮮坊」是何鴻燊交給二房唯一的兒子何猷龍在打理,何猷龍當年將「珍寶」的經營擴大化、產業化,打造「珍寶王國」是他在何家取得認可的重要戰役。

何猷龍接管珍寶海鮮坊是在2001年,這是他進入家族企業的第一個落腳點。

從珍寶開始,何猷龍四年后進新濠董事會,五年后接任新濠CEO。

那句話怎麼說的: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伺候好他的胃,得到他的心,之后,才有了坐上牌桌的機會。

好吧,今天來聊聊 中葡混血兒何鴻燊的中國胃和他的兒子何猷龍不安分的世界心。

香港老錢家族沒有不懂吃的,賭王更不例外。

何鴻燊的一生方方面面都被寫過,唯獨他的餐飲品味卻少有人涉獵。

40年前,進入人生下半場的賭王對于江湖恩怨,博彩王國看得已經比較淡了,富可敵國一呼百應的人生他已經擁有了。

于是,何鴻燊開始著眼于養生。

首先,他從前任賭王王老吉手里接手了「珍寶海鮮坊」,斥資3000萬花4年時間打造了這個海上主題公園。

站在香港島南區黃竹坑深灣碼頭徑,沒有人的目光不會被兩艘燈光璀璨的巨大畫舫所吸引。

這兩艘畫舫是宮廷風建筑,穹頂有精細的壁畫,室內陳列著無數精美的手工藝品,菜單七成以上是海鮮,大船旁側專門有一艘小船是海鮮池,養殖著各式各樣的活海鮮。

對于懂吃的香港人來說,賭王吃的我也吃得起,花千元左右嘗試一下賭王的家常菜和何家的飲食品味,也未嘗不可。

據說賭王對吃有自己的堅持,他并非一心熱愛「喝拉菲,吃澳龍」的暴發戶。

比如簡單的熏雞,普通人家通常用茶葉熏,賭王不喜,他一定要燃白玉蘭和玫瑰增添香氣,賭王一生鐘愛潮汕粵菜,從來不喜歡吃西餐。

「珍寶海鮮坊」還曾是香港電影鐘愛的取景地。周星馳的《食神》里,「第二十八屆超級食神大賽」就是在這里舉辦的。

周星馳背后就是「珍寶海鮮坊」標志性的龍頭。

除了自家的「珍寶海鮮坊」,賭王也喜歡在「福臨門」吃飯,傳說中「福臨門」采購食材極為刁鉆,整只火腿只要最精華的四兩,鮑魚宴只用日本鮑,食材不對該菜色當日停售。

最特別是「福臨門」的服務,富豪賓客用餐有專門的電梯,獨立的包間,不會和普通人家擠同一部電梯,坐同一個房間,兩位富豪也不會同時共用一個電梯。

給足有錢人的體面,于是客似云來。(當然,是疫情發生前。現在福臨門的廚師已經成了劉鑾雄的私廚)

賭王還愛吃一家香港老字號,「正斗粥面專家」的云吞面。

正斗的云吞體積小,講究一口吞,皮滑肉香蝦鮮是正斗云吞的特色,面條要堿水面偏彈牙的口感,有韌性的面條搭配爽滑的云吞,是賭王最愛的街頭小吃。

賭王晚年不太外出吃飯后,他的各房姨太太也對廚師好壞要求很高。

傳說中三太陳婉珍更是做得一手好菜,早年間憑廚藝俘獲何鴻燊。

賭王這樣的人物,他吃的東西入口的食物自然要慎之又慎,經手人必須百分百可靠。

2001年,何鴻燊把在花旗銀行信貸風險管理部干得風生水起,7個月就從助理升職為經理助理的何猷龍召回。

將「珍寶海鮮坊」交給他打理,商場精英瞬間變身餐廳老板,還肩負扭虧為盈的重要責任。

何猷龍二話不說,擼起袖子干!

何猷龍拿到「珍寶海鮮坊」后,花了一年時間讓珍寶向休閑,觀光,娛樂方向發展,不再單純是個餐廳。

一年后,珍寶王國凈利潤增長37%。

作為賭王二房唯一的兒子,何猷龍不可能只做個餐廳老板。

但是澳門格局已定,現有的市場他很難插手進去。

于是,何猷龍把目光盯上了老虎機。

2003年,全澳門只有800臺老虎機,拉斯維加斯隨便一間賭場就有上千臺老虎機。

何猷龍的目標消費群不是富豪,他想要的是中產客戶。

他開設摩卡俱樂部,把老虎機投放到澳門的各個角落,讓游客隨時隨地都可以「來一把」。

這一年,新濠國際的凈利潤暴漲了770%。

何猷龍的決策都是成套的。

2004年,他聯合澳大利亞博彩大亨的兒子James Packer,成立了新濠博亞,開始大展拳腳。

賭王對這個兒子的實力也看在眼里,他開始運作澳門最后一張賭牌的歸屬。

2006年,新濠國際買下最后一張賭牌,同年在美國上市,融資超過20億美元。

從餐廳老板到20億美金帝國,何猷龍只用了五年。

接下來,他做了幾件事。

第一,花20億人民幣打造全球最大水上表演「水舞間」;

第二,引入水族館,兒童天地,將客戶群從酒氣沖天的醉漢轉變為中產家庭,和樂融融;

第三,打造葡式特色,包括澳門隨處可見的「葡京餅店」,它的招牌產品就是一款擁有賭王冠名的果醬,據說是何氏家族下午茶必備品。

在新濠天地,從鼎泰豐到協成海鮮火鍋,再到米其林三星的譽瓏軒,環境一流的杜卡斯,都是何猷龍一手引進的。

如果說賭王有個中國胃,那麼何猷龍就有一顆世界心。

當時很多業內人士覺得何猷龍通身冒傻氣,作為賭王的兒子卻花大把精力,金錢和時間去發展非博彩業,毫無野心。

如今,隨著時局變化,當初不看好何猷龍的人都豎起了大拇指: 兄弟有見地!

經過何猷龍洗過的新濠國際發展,手持一張獨立賭牌,卻不僅僅依靠博彩業吃飯。

疫情發生前,「水舞間」的名氣已經享譽全球,吸引超過400萬人次觀賞,同時為酒店帶來很高的入住率。

2016年新濠的財報顯示,新濠國際旗下酒店入住率高達90%。

同年,何猷龍身家達34億美元。

那兩年,何猷龍算是順風順水,盡管老父親已經很少來「珍寶海鮮坊」吃飯,珍寶也一直在虧損,但是他沒有想過要處理珍寶。

2020年,是轉折性的一年。

3月,因為疫情珍寶宣布停業,5月,賭王何鴻燊去世。

同年10月,何猷龍將海鮮坊無償捐贈給特區政府。

有沒有一點人走茶涼的意思?

那年澳門政府還頒布了新的針對賭牌的法令《博彩法》,之后六張賭牌持有者的股價全部應聲下跌,虧損最大的就是何家,何家虧損最多就是何猷龍,他的資產縮水近百億。

兩年后,特區政府仍然沒有找到愿意接手「珍寶海鮮坊」的業主,何猷龍的新濠也還沒有扭虧為盈。

事實上,從賭王去世以來,澳門最賺錢的賭場早就不是何家的了。

現在,所有人都等著看賭牌歸屬。

六張牌何家有三張,主牌在澳博,是家族共同持有,副牌一張在何猷龍手上,一張是何超瓊的美高梅持有。

持有主牌的澳博,明面上看大股東是梁安琪,事實上早在2019年,二房便通過聯盟霍英東家族獲得了澳門娛樂超53%的股權。

何猷龍的新濠國際一向和家族捆綁不深,他放棄「珍寶海鮮坊」也許只是在心理上給自己斷奶,從此以后,新濠和澳博,美高梅三足鼎立,各自話事!

注:關于賭王飲食愛好方面資料來源于《亞洲賭王》一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