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影壇第一位「百萬小生」高遠,與樂蒂、陳思思的愛恨糾葛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小鮮肉,用哪位明星做參照物?想必很多老人家都會想到高遠吧?

他是讓長城三公主陳思思屢次徘徊在鬼門關的男人,也是讓邵氏七公主樂蒂至死難忘的初戀情人,他是出生于1933年的老戲骨,高遠。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三十年代的中國,兵荒馬亂,高遠出生于亂世之中,卻從未感受到亂世之亂,他的一生,都在歌舞升平中度過,用一句詩來概括,尤為恰當:門門走馬征兵急,公子笙歌醉玉樓。

高遠本名蔣家琪,他的老家在江蘇蘇州,母親是默片時代的演員,父親、叔叔、姑姑都是票友。

環境造人,高遠受家人影響,注定不是那種棄藝從戎的熱血男兒。

高遠從小就對吹拉彈唱這些技藝并不陌生,除此之外,活潑好動的他還特別喜歡體育項目,無論是足球、排球、游泳、還是騎馬,他都非常樂衷,尤其擅長打籃球,他曾經是校園主力球手。

一個練就八塊腹肌、濃眉大眼、身材高挑的文藝范運動男生,如同行走的藝術品,不說人見人愛吧?也是那種命犯桃花的男版「狐貍精」。

高遠在校期間,迷上了表演,經常和同學們一起演話劇,享受著臺下女生們一臉傾慕的表情,看著男生們一臉嫉恨的樣子,高遠信心倍增,也因此奠定了進入演藝圈搞事業的信心。

1953年,20歲的高遠從上海出發,輾轉來到香港,投奔在影視圈從業的親戚。

彼時,高遠的叔叔蔣仕在做攝影師,嬸嬸任意之當時在做導演,任意之覺得高遠的各方面條件都符合當演員的要求,因此很快就安排他試鏡了。

當時高遠試的戲是一段感情戲,彼時的高遠,從未嘗過戀愛的滋味,面對一個初次見面的女演員,就要表演那麼親密的言行舉止,七尺男兒羞答答的、像極了害羞的大姑娘。

偏偏還有人在一邊打趣,調侃他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看到他一臉窘迫的樣子,幸虧那個女演員還挺大方的,悄悄告訴他,把她當作木頭人就能過關了。

就這樣,第一場戲在這種臉紅心跳的情況下完成了,彼時的高遠,忐忑不安地暗自猜想,估計是沒戲了。

然而沒想到的是,憑借嬸嬸和叔叔的勢力,高遠還是如愿以償,順利進入影視行業拍戲。

山本耀司曾說過:「‘自己’這個東西是看不見的,只有遇到強大的東西發生碰撞,才會知道自己是什麼」。

當高遠和很多專業演員在一起磨礪演技之后,他的演技也日臻成熟。

短短一年的時間,高遠就已經在業內脫胎換骨了。

1954年,高遠憑借處女作《闔第光臨》嶄露頭角,他在這部戲里扮演一個吹牛皮的小會計,為了在岳父、岳母面前裝闊氣,和自己的妻子演了一出假扮有錢人的戲,真相被揭穿之后,遭到親朋好友的嘲笑。

這部電影在1955年正式上映之后,因為諷刺了社會上一些不良現象,因此引起了觀眾的共鳴,高遠將這個小人物演得活靈活現,也因此圈了一波路人粉,獲得了不少關注。

因為扮演的反派小人物極為出彩,在此之后,影視公司也繼續趁熱打鐵,又塞給他一個類似的角色。

《人海微波》當中,他是一個因為貪戀富貴榮華,被富家女玩弄感情之后慘遭拋棄的小職員。

在《金美人》當中,他打破反派小生的戲路,扮演一個忠厚老實的職場經理。

《飛燕迎春》當中,他扮演的雜技演員,雖然人微言輕,卻不畏懼權勢,向壓迫窮苦藝人的劇院老板對抗,正直善良的人物形象,深入人心。

憑借這個角色,高遠之后的戲路,開始向正面的英雄大人物方向一路狂奔,但是因為用力過猛,險些因戲喪命。

1963年,高遠在鳳凰影業參演的彩色寬頻電影《金鷹》,讓他一炮而紅。

為了拍好套馬桿漢子布爾固德,高遠不僅要演出人物擅長騎射的男兒氣概,還要演出摔跤高手的矯健身手。

為了拍好套回脫韁野馬的那場戲,高遠縱馬躍過陡峭山澗,那個驚險的畫面,讓在場所有演職人員,包括導演和制片人都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為了拍這部戲,豁出命的高遠,也收獲了讓業內無數同行羨慕的回報。

電影《金鷹》正式在香港上映之時,首次突破百萬票房大關,高遠也因此成為香港影壇第一位「百萬小生」。

然而,剛剛演完一個令人拍案叫好的英雄人物,高遠很快就在另一部戲中,扮演了一個人人叫罵的膽小鬼。

眾所周知,曹禺的經典之作《雷雨》,從過去到現在,曾經多次被搬到各大影院及話劇舞臺,而高遠,偏偏要扮演那個人物性格極其復雜的周萍。

周萍這個人物形象,膽小懦弱,但是卻又良心未泯,他活得既痛苦又真實,為了茍延殘喘地活下去,他不得不衡量利弊得失,違背內心,這樣的周萍,他代表了那個時代、生活在底層的窮苦小人物,是一個標志性的符號。

或許正是因為這個爭議性非常大的人物,才激發了高遠想要突破自己演技的欲望。

為了塑造這個復雜的人物,高遠在那段時間,看了很多關于《雷雨》這部書的相關評論,深入淺出的研究劇本,潛心研究人物的內心世界,將自己沉入到這個人物當中。

影片正式上映之后,不出意外地大獲成功,然而,高遠卻收到很多影迷唾罵他的來信,很多影迷甚至因為入戲太深,紛紛責怪他,毀了他在影迷心中的形象。

面對那些口誅筆伐之聲,高遠不怒反笑,因為他終于再次挑戰成功,為自己增加了一個新的戲路。

那個時代,高遠不僅能駕馭正派小生,也能扮演反派人物,他能演大英雄、也能演市井小人,這樣一個才貌雙全的男子,怎麼可能不招人喜歡呢?

然而,桃花劫相繼到來之后,英雄難過美人關,高遠苦心經營多年的事業,也因此毀于一旦。

1957年,高遠在參演《風塵尤物》之時,和童星出身的樂蒂因戲生情。

才子佳人看對眼的戲中戲,讓兩人深陷情網。

當時的長城影業和鳳凰影業是兄弟單位,而高遠效力的正是鳳凰影業,樂蒂是鳳凰影業旗下的藝人,所以這兩家影業公司才會一起合作。

當時在長城影業效力的樂蒂,原本是有望成為一線女星的,長城三公主的位置原本應該是屬于她的,但是后來因為陳思思的出現,她不再被長城影業重視。

陳思思是誰?她可不是唱歌的那個陳思思,只不過是恰好同名同姓罷了。

明星撞名字的事兒,在這個圈子里并不少見。

陳思思當年憑借《三笑》中扮演的秋香一角,一炮而紅,也因此成為長城和鳳凰力捧的新人。

樂蒂是一個不當鳳頭不做鳳尾之人,五年合約到期之后,并未和長城續約,轉身投向了邵氏影業。

長城對于這個一手捧紅、卻身投入敵營的藝人,自然是恨之入骨的,而鳳凰作為他的兄弟單位,自然對樂蒂有同仇敵駭之怒,作為樂蒂的男朋友,高遠夾在其中,也因此沒少受女友拖累。

陳思思作為長城力捧的三公主,討巧賣乖的本事,吊打樂蒂N個級別,一邊和樂蒂上演塑料姐妹情深,一邊對「閨蜜」的男友虎視眈眈。

憑借近水樓臺的地利,只要是高遠演的戲,陳思思都不會放過,長城高層早已看出陳思思的別有心機,再想想樂蒂的背叛,自然有意促成陳思思和高遠的這對新CP。

高遠和陳思思搭檔《飛燕迎春》之時,對她的眉目傳情,早已心猿意馬,對于這個主動投懷送抱的女子,自然是「飛燕迎春」,無法抗拒了。

在此之后,兩人又相繼合演了《迷魂陣》、《紅蝙蝠公寓》等影片。

而此時的樂蒂,也發現了自己被塑料花姐妹欺騙、被男友背叛的事實,繼高遠和陳思思的婚禮之后,第二年,她就賭氣嫁給了看起來憨厚老實、實則是一個喜歡吃軟飯的渣男陳厚。

得到時不知珍惜,失去了方知可貴的高遠,在得知樂蒂婚姻生活并不幸福之時,屢次向其示好,游走在兩個女人之間的高遠,讓兩個女人都痛苦不已。

陳思思多次用自殘的方式,屢次在鬼門關轉悠,這種極端的方式,依舊沒能挽留住高遠。

樂蒂在31歲早逝之后,加重了高遠的思念之情,他甚至找到一個與樂蒂長相極為相似的空姐,兩人談起了婚外戀。

陳思思自然是各種不服氣,從中破壞,高遠最后依舊沒能娶到那個空姐。

因為這些混亂的男女情史,高遠的事業也因此一落千丈,尤其是樂蒂的影迷,很多人都無法理解高遠的始亂終棄。

高遠和陳思思失婚之后,陳思思竟然嫁給了高遠的叔叔,逼得高遠在她面前,迫不得已,還得畢恭畢敬地稱呼她這位前妻為嬸嬸。

2007年10月7日,陳思思去世,享年69歲。

高遠不堪受辱,也不想成為娛樂圈里的笑柄,后來離開香港,到台灣定居,此后經年,棄藝從商,從此以后,再也沒有回到香港那個傷心之地。

2021年10月,高遠離世,享年88歲。至于那些前塵往事,也伴隨著三個人的相繼離世,終于畫上了一個句號。而這段三角戀情留下的,卻是三個人的悲傷和遺憾,誰又真正地幸福過呢?

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