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禪小和尚:最難不過兩情相悅,其次才是天長地久

一禪小和尚:最難不過兩情相悅,其次才是天長地久
2021/12/24
2021/12/24

人的心只容得下一定程度的絕望,海綿已經吸夠了水,即使大海從它上面流過,也不能再給它增添一滴水了。凡事都有偶然的湊巧,結果卻又如宿命的必然。雲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時人不識餘心樂,將謂偷閒學少年。

很多人都是這樣,他們都把自己當成身在夢中一樣,渾渾噩噩地過日子,只有痛苦或愛或危險可以讓他們重新感到這個世界的真實。

它們在夏天極晝裡擁抱短暫的陽光,它們在冬天極夜裡欣賞絢麗的極光,它們是自由的,它們享受著命運的隨意。

因為真理是燦爛的,只要有一個縫隙,就能照亮整個田野。

最難不過兩情相悅,其次才是天長地久。

問君何事輕別離,一年能幾團圓月?楊柳乍如絲,故園春盡時。

師父說,幸福有兩種,一種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一種是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師父說,棋盤方寸之間卻蘊含天地,一禪覺得師父的天地比方丈的天地大好多呀。

似乎身邊的所有人都在進步,可我還像一個麥田的守望者,站在原地品嘗著百年的孤獨。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許我們從來不曾去過,但它一直在那裡,總會在那裡。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

我願作一枚白晝的月亮,不求眩目的榮華,不淆世俗的潮浪。

一禪:師父,何為思念?

師父:日月星辰,山川大河,都是那人,無可躲。

一禪:可否具體?

師父: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一禪:可否再具體說?

師父:後山的梅子熟了,可是再也沒有了一起摘梅子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