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際關系:有一種好人比仇人還可怕,那就是假好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有爭斗就有傷害。身在職場,同處一間狹小的屋檐下,磕磕碰碰在所難免。然,在諸多復雜的職場人際關系里面,有一種人是要特別留意的,這種人便是假好人,是一種比敵人還要可怕的人。為了更加清楚明白地認識假好人的面目、領略假好人的威力,我們需要穿越到歷史中去:

管仲快掛了,齊桓公前去探望,并問詢說:您老人家就沒有什麼話留給我嗎?「易牙、堅刁、常之巫、衛公子啟方這四個貨不可交,我死后大王必須遠離這四個貨」管仲抖抖嗖嗖語重心長地說。

齊桓公說:易牙把自己的兒子煮了給我嘗鮮,這麼忠心耿耿的人,難道我還要懷疑他麼,如果連他都不放心,我還可以信任誰呢?

管仲說:大王您想啊,每個人都愛自己的兒女,這是人之常情,而這個人竟然能把兒子煮了給你嘗鮮,既然他能忍心烹殺自己的兒子,那麼將來他對大王您,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呢?

齊桓公說:堅刁為了親近我,都把自己閹了,他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對我熱愛,連他也要懷疑,那麼我還能依靠誰呢?

管仲說:我的大王呀,每個人都愛惜自己的身體,這也是人之常情,這個人能狠下心把自己的身體弄殘,以后對大王他還有什麼下不了手的呢?

齊桓公說:常之巫這個人,他能預測人的生死,還能治療各種病,這樣的人也值得懷疑嗎?

管仲說:我親愛的大王啊,生死,是每個人都逃不過的命運;疾病,是每個人都躲不開的。大王您應該順其自然,守護根本啊。您把生死和疾病完全依賴給常之巫,那他以后就可以在您這里為所欲為的操控您了啊。

齊桓公說:衛公子啟方,侍奉我有十五個年頭了,他父親死后他都沒有回去奔喪,這個人也值得懷疑麼?

管仲說:每個人都愛自己的父母,這是人之常情,一個連自己父母死后都不奔喪的人,他又會對你如何呢?

管仲死后,齊桓公依照他的勸告把易牙、堅刁等人都干了出去。可是沒過多久,他實在不習慣沒有這幾個人的生活,于是又下令把這些人招回來了。這些人回到齊桓公身邊以后,變本加厲的討好,變著花樣的阿諛奉承。從此齊國的也就開始腐敗衰落了。

后來,齊桓公病重。這幾個人于是密謀在齊桓公的寢室四周筑起圍墻,禁止任何人入內。直到此時,齊桓公才幡然醒悟,他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感嘆到:還是圣人(管仲)的眼光長遠獨到啊,姜還是老的辣呀,當初沒聽圣人的勸誡,我死后有何顏面去見他啊。說完也就氣絕身亡了。他死后,尸體無人理睬,身上只蓋一張扇子,蛆蟲從室內爬滿門外才被人發現。

通過齊桓公的遭遇,我們至少總結出,人首先不能活在他人預設虛假光環里,以免迷失了自性。其次,我們以史明鑒,警惕身邊的四種假好人:

警惕,損己利人的人

警惕,刻意討好的人

警惕,忤逆不孝的人

警惕,用利益控制你的人

有一種勤奮比懶惰更可惡,這就是假勤奮,看上去忙忙碌碌,可是不出一點成果。有一種好人比仇人更可怕,那就是假好人,他們對你好的全部目的都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私利。也就是說,假好人最顯著的標志是:他對你的好是有明確的目的性的。

具備了識別假好人的本事,接著我們說說如何防止假好人近身。

趙高能靠近秦始皇,主要是戳中了秦始皇想長生不死的軟肋。

趙高控制秦二世,主要是拿捏住了秦二世好色貪權的毛病。

高俅禍害宋徽宗,主要點中了宋徽宗癡迷于足球的穴位。

魏忠賢操控明熹宗,主要是順遂了明熹宗沉迷當木匠嗜好。

到此我們可以小結出:歷史上的小人上位、惡人當道、假好人發跡發無一例外尊屬一種套路:現你致命的愛好,投其所好,靠近你,然后發出致命一擊,這是假好人一成不變的招數。因此,管皇帝用膳的那位太監不讓皇帝吃同一道菜超過三口,就是為了提防假好人覺察皇帝的胃口喜好而在菜品里動手腳。據此,我們也要明白一個道理:與其戰戰兢兢地提放假好人,不如隱藏你自己的軟肋。當假好人發現不了你的軟肋,無處下嘴,也就無可奈何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