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一代打星,林正英同門師弟,55歲猝死家中,9天后才被發現

提起惠天賜這個名字,想必大多數人都覺得陌生。

但如果說他是兩次拿下金像獎影后的惠英紅的哥哥,似乎能喚起大家一點印象。

雖然惠天賜同惠英紅一樣,都在演藝圈混跡多年,但似乎運氣永遠差了那麼一點點,一直徘徊在二三線,沒能有所突破。

而當他終于在有機會出演男主角,打破演藝生涯瓶頸時,卻因意外斷送了職業生涯。

婚姻的失敗,子女的離棄,讓他幾度萎靡。

在他終于決定重新開始生活,回歸熒幕。

這一次,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一生渴求被愛,

卻一生顛沛流離。

仿佛「命犯孤星」的惠天賜,究竟經歷了什麼?

01

有人說惠天賜的一生若用一個詞來概括,那應該是生不逢時。

畢竟在他出生之時,祖輩還是山東的大戶人家,屬于滿族滿洲正黃旗后裔,現在去山東還能找到他們當時的大宅子。

只是,這種金湯匙的日子才開始,就面臨著結束。

因一些歷史原因,惠天賜家族資產一夜歸零。

他的父親便帶著一家老小逃離到了香港。

當年的惠天賜以及妹妹惠英紅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見父親每天靠典當過日。

畢竟還是有點值錢物件,剛去香港那幾年,還能做到衣食無憂,但不進只出的過日子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可惠天賜的父親當慣了少爺,哪兒肯踏踏實實找份工作,他開始流連于香港的紙醉金迷,開始沾染賭博惡習,妄圖一夜暴富。

賭場這種是非之地,看到來了一個「人傻錢多」的冤大頭,很快,連輸帶被騙,惠天賜一家子已經淪落到連飯都吃不上。

家中孩子一共八個,養都養不活,甚至需要流落街頭乞討。

為了維持生計,惠天賜的父親決定將四個大一些的孩子送去春秋戲劇學校,其實就是被賣到了學戲的地方,而排行老四的惠天賜就是其中之一。

惠英紅時至今日,都無法忘記當時與哥哥姐姐分別的場景,哭得撕心裂肺的痛,給年幼的惠英紅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惠天賜跟隨的師父是赫赫有名的粉菊花,同門師兄弟有很多后來成名成家的,比如出演過《新絕代雙驕》和《金牌師姐》的楊盼盼以及林正英。

但對于被迫來學戲的惠天賜來說,能做好這件事可并不容易,但惠天賜別無選擇。

日復一日的練習枯燥的基本功,還要忍受師父的責罵甚至挨揍。

經常在倒立時,都被要求在地上燃一根香,什麼時候這支香燃完了,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倒立的訓練。

這中途但凡胳膊撐不住倒下來,腦袋就會被香燙到。

惠天賜時常邊哭邊練,幾次三番想回家。

可是家又在哪里呢?

就在反復絕望的情緒中度過了十余載。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好在惠天賜的努力也沒有白費,他學戲積累的身段和功底,為他之后武打戲奠定了基礎。

隨著妹妹惠英紅步入演藝圈,惠天賜的機會也來了。

02

從小與哥哥分離的惠英紅,四歲就被迫上街乞討來補貼家用,所幸的是在國中的年紀,無意中被導演張徹選中,自此走上了演員的道路。

都說血濃于水,即使鮮有聯系的兄妹倆,在有機會幫扶彼此的時候,還是會選擇義無反顧的伸出援手。

惠英紅因出演《射雕英雄傳》中的穆念慈,漸漸開始有了名氣,便將惠天賜推舉給自己所在的公司。

外貌俊朗,因常年練功而身材很好的惠天賜也或多或少得到了一些角色,盡管以跑龍套居多。

小角色、做武替……雖然都不起眼,但惠天賜已覺得很滿足,之前那麼多年的灰色歲月都挨過來了,現在這些又算得了什麼?

只管播種,靜待花開。

這種信念一直讓惠天賜堅持著努力與付出,一部部名不見經傳的戲拍著,終于在80年代初,被TVB發掘并邀請他加入。

要知道當年的TVB,但凡出品必是精品。

蟄伏多年的惠天賜終于要迎來屬于他的事業高光。

擅長武俠風的他接連拍了《射雕英雄傳》《十三太保》《楚河漢界》等作品,讓他逐漸從「背景板」走向C位,

其中在《陸小鳳之鳳舞九天》出演的西門吹雪更是將他推上演藝事業的巔峰。

惠天賜猶如古龍小說里走出來的一樣,完全符合人們對武俠人物的想象,氣質非凡、人劍合一。

白衣飄飄的惠天賜一夜之間,成為萬千少女追捧的對象,至今都被奉為經典。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雖然說惠天賜是靠妹妹惠英紅領進演藝圈的,但在接戲拍戲過程中,惠天賜從不蹭妹妹熱度,致使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

直到兄妹二人聯袂在《歡樂今宵》中,展現了一段精彩粵劇《鳳閣恩仇未了情》,扎實的北派功夫功底,讓觀眾們拍案叫絕,

甚至在整個香港都引起了轟動,這才讓更多人知道他們原來是兄妹的身份。

然而,還未來得及好好享受鮮花與掌聲,一次意外將惠天賜掉入谷底。

演戲敬業是惠家的一個標簽。

作為武打演員,常年摔摔打打受一些傷,對于惠天賜而言,已經見怪不怪。

妹妹惠英紅就曾在拍戲過程中,從高處跳下導致整個腿彎折。

惠天賜更是認真嚴謹對待每一個戲份,再危險的動作也都親自上陣,從不用替身。

結果,意外就這麼發生了。

在一次激烈拍攝中,脊椎骨部位受傷,不得不進行手術切除。

要知道,脊椎骨是支撐人體軀干的重要部分,若沒有了脊椎骨,惠天賜面臨的將是永遠與輪椅為伴。

那該怎麼辦呢?經過醫生多次商議,決定從惠天賜盆骨上截取一塊進行移植。

自由行動是保住了,只是引以為傲的武打戲卻劃上了句號,臥床兩年,休整四年,他的男主角自此付諸東流。

人們對惠天賜已有刻板印象,似乎找他的戲份只有武俠類,現在不能拍武打戲份,找他的只有一些無足輕重的龍套角色。

惠天賜這一摔,算是摔回了「解放前」。

好不容易一點點爬到萬眾矚目,卻又回到了「背景板」。

演藝事業一波三折,有著俊朗外表的惠天賜在感情生活里也并沒能做到順風順水。

03

影視劇里氣質非凡的西門吹雪,在現實生活中也是頗受女孩子青睞。

就連曾任全球首家華語電視臺——亞洲電視的高管陳貝蒂也無法抵擋惠天賜的魅力。

二人一見鐘情,戀愛、結婚、生了兩個可愛的女孩,一切看起來都那麼順理成章。

然而,平靜之下早已暗潮洶涌。

習慣了獨來獨往的惠天賜面對吵吵鬧鬧的家庭生活,顯得無所適從。

夫妻各種生活觀念的不同,導致日常爭吵不斷。

外界所看到的和諧表面,其實內里關系早已土崩瓦解。

終于在1991年,這段表面風光的婚姻宣告結束。

兩個女兒一個跟隨母親生活,另一個則由惠英紅一直在照顧,不知是不是惠天賜在教育孩子方面實在缺乏耐心,沒有一個孩子愿意跟隨他生活。

但婚姻這座圍城,往往都是里面的人想出來,外面的人又想進去。

這段不愉快的經歷讓惠天賜幾番掙扎的逃脫出來,然而沒過幾年,便與女星黎小雯再度墜入愛河,攜手走進婚姻并生下一子。

人到中年,有個溫暖避風港,平平淡淡過日子也實屬不錯。

然而,惠天賜的生活似乎不存在平靜二字。

跟隨前妻生活的大女兒被曝出吸D,在法官面前大放厥詞,稱自己的父親惠天賜一直在與各種年輕女子約會,還知道她吸D并放縱不管,以此為由向法官求輕處罰。

最終以罰款兩千元并留有案底告終。

惠天賜得知女兒的說辭后勃然大怒,甚至怒罵其為畜生。

與此同時,他的第二段婚姻也岌岌可危。

大女兒口中惠天賜常與年輕女子約會,也成為了第二段婚姻動搖的導火索,更有傳言惠天賜還有家暴傾向,

這讓惠天賜家庭分崩離析,最終再次以失婚告終,不斷下滑的口碑也讓他的事業雪上加霜。

也許是年少時太缺少來自家人的關愛,惠天賜的大半輩子并不知道如何去好好愛一個人。

他很懊惱,也很沮喪。

同時,也很無能為力。

惠天賜不知道前路在哪里,干脆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化情緒為暴飲暴食的他,很快使之前保持很好的身材變得肥胖而臃腫。

熒屏上再見不到他的身影,連他的消息都很少聽到。

有人說惠天賜去深圳等地做些小生意,開酒吧、KTV,也有人說惠天賜已經無法過正常生活,靠政府救濟金來度日。

而我們再次在娛樂版頭條看他的消息,則是他已過世的新聞。

04

當初惠天賜是妹妹惠英紅引薦進入了演藝圈,現如今一步步頹廢的惠天賜讓惠英紅也揪心不已。

惠英紅不是沒想過直接給哥哥一些金錢,讓他生活過的輕松一點,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年少時吃了那麼多苦,現如今靠「擺爛」生活,實在不是他們兄妹倆的風格。

于是惠英紅開始運用自己的資源,幫惠天賜跑前跑后聯系資源,終于聯系到了一個北京的片約,而且戲份還不少。

只是惠天賜過于潦草的外形,與劇中形象差距甚遠,想要出演必須減肥。

看到有機會重回熒屏,讓惠天賜興奮不已,重新點燃了對生活的希望。

他開始節食、鍛煉,已經五十五歲的惠天賜為了最快程度瘦下來,可以說拼盡了全力。

社交平臺分享著自己的減肥餐,言語中透露著期待與興奮。

一天,惠英紅突然接到哥哥的電話,只聽到惠天賜激動的跟她分享著自己一個月減掉60斤的喜悅。

惠英紅替哥哥開心的同時,心里不免隱隱擔心。

已經年近花甲的人,短時間內迅速減肥,足以可知惠天賜在用怎樣極端的方式,這樣的強度對于惠天賜而言是不是太過了?

惠英紅不住地提醒著惠天賜,一定要量力而行,而電話那邊的惠天賜只沉浸在成果的滿足感中,對妹妹的提醒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而就在那部作品即將開拍之際,惠天賜突然消失了,

片場的工作人員怎麼都打不通惠天賜的電話,便找到了惠英紅。

聽到哥哥失聯的消息,惠英紅心理咯噔一下,她立刻聯系哥哥的助理,讓其前往惠天賜的住所,而自己也趕緊放下手邊所有事情,匆忙飛往北京。

然而,在推開門的那一刻,只看到惠天賜安詳地坐在客廳的一把導演椅上,穿著T恤沙灘褲,對著電視機,低著頭。

看似睡著了,卻再未醒來。

經過診斷,惠天賜在被發現那天,其實已經離開人世長達九天之久,但尸體卻沒有發臭及發脹。

起初,警方曾把這件事定位刑事案件調查,但后來人們才發現,因過度減肥才讓惠天賜引發舊疾而猝死。

惠英紅痛哭不已,她一度自責后悔,覺得若不是自己幫哥哥接這個需要減肥的戲,也許哥哥不會這麼早離開。

孤零零長大的惠天賜,離開時也是孤零零一人。

出殯火化當天,三個兒女無一人出席。

惠英紅將哥哥的骨灰帶回香港,做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法事。

曾經在劇中豪情萬丈的大俠,現實中只留下無盡唏噓與落寞。

幸運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惠天賜這一生沒能學會愛人,甚至連自己都未曾愛惜。

他命運幾經被改寫,最終還是未能圓滿,他離開時內心也許是滿足而平靜的,畢竟最后的時光都在為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努力著,

愿惠天賜在另一個世界,能繼續以夢為馬,仗劍走天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