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滾紅塵,生而不易,人生如舟,渡己渡人

滾滾紅塵,生而不易,人生如舟,渡己渡人
2021/12/06
2021/12/06

佛說:人這一生,如海上行舟,無時無刻不在「渡」。

每個人在自渡的同時,也在渡人;每個人在渡人的同時,也求別人渡己。

有一次,活佛濟公外出遊玩,沒想到中途遇雨,山路難行。

恰巧在此時,他遇到了彌勒化身的高僧。

只見這高僧緩緩行走在泥濘坎坷的山路上,顯得從容自然。

濟公見狀,知道對方並非凡俗之人,于是連忙上前問道:大師可否渡我一程?

彌勒佛說:不渡!

濟公十分驚訝,連忙問道:

「佛門廣大,專以渡人行善為宗旨,大師為何不渡我?」

彌勒佛笑道:

「我並非不渡施主,需知:渡則為渡,不渡亦為渡,其實我已然是在渡你了啊。」

濟公聽後,恍然大悟。

佛家機鋒總是充滿哲理,如若彌勒佛此次出手相助,那下次再遇到這種困難,濟公豈不是仍束手無策?

不如這次見死不救,下次他便會未雨綢繆,出行無阻!

所以,這「不渡」恰恰是一種「善于渡化」的表現。

《道德經》有言:「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

老子將「水」視為這世間最大的「善」,便是因為「水」善于渡化。

人生在世,當如水一般,能渡,亦善渡。

渡己:事不強求,順其自然正所謂:企者不立,跨者不行。

踮起腳跟,雖然站得更高,卻站不穩;跨步而行,雖然走得更快,但走不遠。

佛言隨緣,道言順天,歸根結底,不過「莫強求」三個字罷了。

正如曹雪芹在《聰明累》中寫到的那樣:「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王熙鳳作為榮國府的實際主事者,向來爭強好勝、所求必得。

在眾人眼中,她是男兒皆不如的強者,然而到頭來卻落得個「家亡人散各奔騰」。

誰都對完美有著狂熱的追求,但殊不知人生之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人生就像一壺水,很難做到毫無空隙的圓滿。

如果你非要讓它圓滿,那結果只能是水溢出,壺更空。

《西遊記》中的孫悟空可以說得上是一個「神通廣大」的人物。

當他學得本領歸來時,心中便生出了「強求」之念。

他要靠著自己的本領神通,占淩霄寶殿,做齊天大聖。 

孫悟空自以為翻雲覆雨、無所不能,卻不料,一番遨遊不過是在如來五指之間兜兜轉轉而已。

正如《西遊記》第七回「五行山下定心猿」的開篇詩所言:

些些狂妄天加譴,眼前不遇待時臨。

他終究還是因為「強求」,撞了南牆,吃了苦頭。

但也正是這「五指山下」的苦頭,讓孫悟空明白了「萬事莫強求」的真諦。

十年跋山涉水,一朝得至靈山。

最終,在靈山佛前,孫悟空加大職正果,封鬥戰勝佛,功德圓滿。

此時的他,雖然劫難還未滿,但面對劫難時的態度卻有了明顯的變化。

在唐僧師徒取得真經、返回大唐的路上,他們再一次來到了通天河。

由于劫難未滿,師徒四人無法騰雲駕霧,幸好這河底的老黿自願馱他們過河。

誰曾想,就在渡到一半之時,因唐僧忘記了老黿囑託之事,使得老黿十分生氣,只見它身子一抖,就把眾人連同經書行李都掀進了水裡。

千辛萬苦取來了經書,卻不想掉進了水裡。

更糟糕的是,唐僧在晾曬經書的時候,一不小心將一頁經書弄破了。

看著美中不足的經書,唐僧十分懊惱,不由得自責起來。

這時孫悟空來到他身邊,笑著勸道:

「天地本不全,經書也理應不全,這是強求不來的啊,沒什麼可懊惱的。」

世間之事,怕的不是你做不好,而是你想要做太好,甚至要做得圓滿。

真正的圓滿,不在于你的一心強求,而在于你的適時放手。

做事不必太強求,生活不必太執著,撞了南牆,有了教訓,那便放下吧。

懂得這個道理,才能真正做到「渡己」,真正讓自己活得輕鬆自在。

渡人:兼濟眾生,有容乃大

《菜根譚》說:「地之穢者多生物,水之清者常無魚,故君子當存含垢納汙之量。」

含汙納垢,並非同流合污,而是有容人之量;孤芳自賞,未必本性高潔,而是小肚雞腸。

孔子曾語重心長地對弟子們說過一句話——「君子不器」。

凡是器皿,則必然容量有限。

所以真正的君子是不會去做有固定容量的器皿的,他們只會去做「容量無邊、博納一切」的汪洋大海。

善渡人者,皆因有容。

《射雕英雄傳》中的北丐洪七公,就是一個「有容乃大」的高人:

他包容底層貧苦人,在他擔任丐幫幫主期間,也是丐幫汙衣派迅速發展的時期;他包容末學後進,即使愚笨如郭靖,刁鑽如黃蓉,還是得到了他的青睞與教導;最後在華山之上,他更是以浩然之氣與博大胸襟,使得裘千仞迷途知返,也使得郭靖解開了自己的心結,成功實現了對郭靖與裘千仞的「渡」。

正是因為洪七公的有容乃大與善于渡人,使他贏得了天下英雄的稱讚,成為了繼王重陽之後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

李斯在《諫逐客書》中說:「泰山不拒細壤,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擇細流,故能成其深。」

海納百川,方能渡人渡己;斤斤計較,只會自顧不暇。

一個真正的智者,就必然有容人的氣度;一個真正的智者,必然懂得如何渡人。

相傳,有位持戒甚嚴的老禪師。

有一天晚上,禪師在院子裡散步,突見牆角邊有一張椅子,他一看便知是寺裡有人違犯寺規偷偷越牆溜出去了。

老禪師也不聲張,他緩緩走到牆邊,移開椅子,一動不動地蹲在了原來椅子的位置上。

過了一會兒,果真有一個小和尚翻牆回到寺中,黑暗中沒有發現椅子已被移開,便自然而然地踩著老禪師的背脊跳進了院子。

當他雙腳著地時,才發覺剛才踏的不是椅子,而是自己的師父。

小和尚頓時嚇得愣住了,但出乎小和尚意料的是,師父並沒有厲聲責備他。

只是緩緩說道:「夜深天涼,還是少外出為妙。」

老禪師的一句「夜深天涼」,便已勝過了無數責罰。

小和尚自此潛心參禪,最終繼承老禪師的衣缽,成為了一代高僧。

佛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對于做了錯事的人,最好的改錯方法並非橫眉怒目、非打即罵,而是用你的包容之心去感化他,讓他真正感到悔恨與自責。

正所謂:惟賢惟德,能服于人。

愚者只會用強橫壓服別人,讓人口服心不服,而智者卻以自身的無量氣度,包容別人,讓人心服口服,最終完成一場渡化。

渡心:恬淡自適,專注本真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遂辭官而去,毅然決然地去尋找自己的那一片世外桃源。

在他心中,有「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的愜意,有「欣然忘食,造飲輒盡」的灑脫。

唯獨沒有生活中的雞零狗碎、世俗中的爭名奪利。

縱觀古今的世外高人,他們之所以能夠在濁世中保持著一份獨立,無不有著一顆專注于本真的心。

面對生活的不易、名利的誘惑,他們恬淡自適,堅守本真,真正做到了渡心。

老子有言:「雖有榮觀,燕處超然。」

生活報之以痛,我卻淡然處之;榮耀加之于身,我亦淡然處之。

無欲則剛,少些功名利祿在心頭,才更能感受到生活最平實之處的快樂。

有一次,莊子在濮河邊釣魚。

楚王派兩位大臣來請他出山做官,並許以位極人臣的榮耀。

但莊子卻拿著魚竿,頭也不回地淡淡說道:

「我聽說楚國有一隻神龜,死時已經三千歲了,國王用錦緞把它包好、放在竹匣中,珍藏在宗廟的堂上。那你說,這只龜是寧願死去留下屍骨讓人們珍藏呢,還是情願活著在爛泥裡搖尾巴呢?」

兩個大臣對視一眼,說道:「當然是情願活在爛泥裡搖尾巴了。」

于是莊子笑道:

「那二位就請回吧!我還要在爛泥裡搖尾巴呢。」

有人說,花花世界,生存不易,但大多時候,我們都不過是被塵埃迷失了雙眼,遮蔽了本真。

六祖慧能曾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若是內心恬淡自適,何懼塵埃迷失雙眼。

知乎上有個問題說,為什麼小孩子不會累。

有一個高贊回答就是,小孩子心無雜念,有一顆赤子之心,他們喜歡什麼就全力去做,玩累了,立刻倒頭就睡。

小時候的花很香,糖很甜,快樂很簡單。

花還是花,糖還是糖。

很多時候我們的幸福感降低,只不過是心裡的期待和落差感在作祟,而真正懂得生活意義的人,必定會專注于生命本真。

《陌上花開》裡說:「繁花似錦覓安寧,淡雲流水度此生。」

會渡心者,專注于本真,一生不憂。

人生于世,在一「渡」字,渡己,渡人,更是渡心!

學會渡己,放下無謂的執念,放過自己,便是成全自己。

學會渡人,以一個能容者的姿態,博納萬物。

需知:包容別人,亦是昇華自我。

學會渡心,不為自身利益所累,不為外部環境所擾,專注于本真,即為大神通。

人生是一場修行,而普渡眾生的佛,就在你我心中。

滾滾紅塵,生而不易,讓我們以大情懷,渡己,渡心,渡眾生!

寫最暖心的文字,治癒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我是一禪小和尚。喜歡記得按讚,分享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