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人,而不評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團火,而路過的人,只看到了煙

团团 2020/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人活了一輩子,人生會經歷過一個這樣過程:在很小的時候先是牙牙學語,長大後尋思著能言善辯之人在社會吃得開,就想著希望自己能說會道,舌綻蓮花,最後經歷了很多事情,又想著去學好不說話。

事實的確如此,正如海明威說的:「我們花了兩年學會說話,卻花上六十年來閉嘴。」說話這件事,那是一輩子都在學習的事。

知人,不評人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團火,路過的人只看到了煙。

作為旁觀者,我們很難知道事情的全部。

面對未知的事情,少做評論,也是一種修養。

曾聽過一個新聞:健身房有個大媽,天天加班加點鍛煉。最後因為運動過度去世。

電視臺來採訪,健身房的人議論紛紛。

有的說她是因為丈夫出軌,想要挽回丈夫。

有的說她是要美麗不要性命,過度減肥而去世。

網上很多人譏諷嘲笑。

後來醫院出來澄清,她兒子要肝移植,她鍛煉是為了減去脂肪肝,救兒子的命。

為了儘快手術,這位大媽2個月內從180斤減到140斤,沒日沒夜鍛煉,才導致了過勞死。

舌上有龍泉,殺人不見血。

以為自己瞭解真相,就大發議論,肆意評價別人,這樣的人層次太低。

等到真相明瞭,大錯已然鑄成,對別人的傷害已經無法挽回。

古人講:「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是非。」

真正有修養的人,從不把自己的主觀臆想強加他人,不會用吐沫去丈量別人的生活。

「水深不語,人穩不言」,知人不評人,是一種自律,也是一種成熟。

看破,不說破

好的生活哲學,講究一個「分寸感」。

工作、學習當使十分力氣,吃飯須吃七分飽,說話之道,要留三分餘地。

所謂:「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說話留餘地,講分寸,並非圓滑、世故,而是與人交往,理應尊重他人,顧及他人感受,讓彼此舒服的處世智慧。

一代大師章太炎曾遇到了經濟上的麻煩,迫不得已拉下臉面請朋友幫忙。

於是,朋友一個人親自偷偷跑到蘇州,一番無關痛癢的寒暄後,將一張錢票折好,壓到茶碗底下,顧全了章太炎的面子。

他的朋友看到了章太炎的窘境,卻在施以援手的時候,顧全了對方的面子,讓對方沒有施捨感,更舒服,也便更易得人心。

看透,是智慧; 不說透,是心胸。

這一份恰到好處的分寸感,是人生閱歷的體現。

看破不說破的背後,既管住了自己的嘴,又善解人意,給對方留有一份體面的善良。

文學大師朱自清在《沉默》一文中說:

「你的話應該像黑夜的星星,不應該像除夕的爆竹——誰稀罕那徹宵的爆竹呢?」

深以為然。

言不在多,希言則貴。

世界紛紛擾擾,喧嘩萬象,一份適時的沉默,更顯得難能可貴。

生而為人,請保持善良

《增廣賢文》有雲:

「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

生而為人,各人有各人的困頓和歡喜,晦澀和皎潔,有時候溫言善語體諒別人,也是成全自己。

作家賈平凹曾寫過一個故事,一位有口吃的路人前來問路,恰好指路的人也是個結巴,於是指路人在整個過程沒說一句話,只是用手比劃。

有人感到奇怪問其原因,指路的人說:「人家也有口吃,我要是說話了,那人會以為我是在模仿戲弄。」

與人為善的理解,推己及人的周到,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善良。

我們從一個人的「沉默不語」中,也可以看出他高尚的品格以及高層次的修養。

就像張愛玲說的:「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當我們能夠深入感受到對方的難堪,能夠發自內心去照顧他人的情緒,能夠用欣賞的眼光看到別人的優點,不妄言、不失言、不多言,就是將善待他人根植於心。

人生苦短,希望我們都能保持善良,理性開口,適時沉默,少一些自以為是的言論,多一些以心度心的溫暖。

真正有修養的人,都明白沉默自有其力量。

結尾:

真正有修養的人明白沉默自有其力量, 有時說得再多不如不說。

言多必失,禍從口出。「說」與「不說」之間藏著大學問,有三寸不爛之舌,能說會道固然好,但是能把握說話的分寸,分場合分物件,不逾越不唐突,則又是既見智慧又見涵養的事。

不說,是明悟了人情世故,是沉澱下來的圓潤智慧。不說,是懂得去換位思考,言語間都是給他人滿滿的善意。

與會說話的人相處總是舒服的,如沐四月春風,又像感受著隆冬壁爐旁的暖意。

願往後我們的一言一語都如清晨打下來的那一縷陽光,溫暖你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