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舒服,是一種了不起的能力

無法成為我們自己,是一切絕望根源。

一位書法家受邀為一座寺廟題字,眾人圍觀。

四個字, 書法家足足寫了84遍,還沒有寫好。

待眾人離去,書法家才一揮而就,他頓悟:

「光顧著讓別人看,卻忘了寫字只有在自己舒服的狀態下才能發揮功力。」

年輕時我們也時常為了迎合別人,而故作姿態。

走著走著,漸漸明白:世界是自己的,讓自己舒服,才是最了不起的能力。

01

有一種成熟,是不強求別人的理解。

人與人之間,位置不同,所思所想所感,也會不一樣。

生活是過給自己看的,無須向他人解釋自己,更別強求他人理解自己。

唐代詩人柳宗元,21歲進士及第,名震京華,攀附之人不絕如縷。

不料之后新君即位,身為舊黨的柳宗元,被貶去偏遠貧瘠的永州。

沒有住房,柳宗元一家只得借住山中荒廢的寺廟。

廟內雜草叢生,雨雪穿堂而過,廟外蝮蛇橫行,馬蜂嘯聚山林。

老母和幼女捱不住,相繼病逝,沉重的打擊突破了柳宗元心里最后一道防線。

他瘋狂寫信寄往京城的朋友,訴說自己的苦難遭遇,試圖得到別人的理解和安慰。

可滿懷期待的他,卻大失所望,不但回信寥寥無幾,有些人甚至寫信與他斷交。

絕望的柳宗元揮筆寫下傳世名作《江雪》:

千山鳥飛絕,

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

獨釣寒江雪。

境由心造,言為心聲,這首詩的首字串起來就是柳宗元的內心寫照——千萬孤獨。

看透人情冷暖的柳宗元,幡然醒悟, 與其祈求他人的理解,不如獨自迎接生活的風霜。

他把自己調整到一種舒服的狀態:或寄情于壯美山河,或醉心于文學藝術。

在優美風景中,他得到了寬慰,在藝術陶冶中,他找到了內心從容。

這世間,人的悲歡本就難以相通,冷暖自知才是人生常態。

于你而言,地陷天塌般的難事,于別人不過是不值一提的矯情。

于你而言,杯酒喜相逢的好事,于別人可能是妒火中燒的由頭。

真正的成熟,是無論身處何種境遇,都能調整自己,找到讓自己舒服的狀態。

在那些沒有光的暗巷里,要學會默默忍受,慢慢痊愈,走過生命中的暗礁險灘。

02

有一種強大,是不在意別人的評價。

作家周國平曾說過一句話:

「痛苦,只因為你在乎,越是在乎就越痛苦,只要不在乎,別人就傷不了你一根毫毛。」

人只要活出自己的風采,大大方方坦坦蕩蕩,不愁沒人買賬。

抖音上有一個博主叫陸仙人,全網粉絲近千萬。

他出身廣西農村,16歲因家貧輟學,做過服務員、修車工、流水線工人。

生活雖然拮據,但他心里藏著一個夢想,那就是成為國際超模。

陸仙人白天忙工作,晚上就躲在房間,偷偷研究時尚走秀的視訊,也會將自己模仿的視訊發布在網上。

很多人看不慣他,在網上罵他死人妖、變態,還稱他是「三不青年」——不男不女、不倫不類、不務正業。

頂著巨大的壓力,他反而更加堅定。

他對自己高要求,所有的細節,他都反復模仿與練習。

沒有飾品,他就用甘蔗當拐杖,菜籃作包包;

沒有場地,他就到田埂、水庫、爛尾樓去取景;

沒有服裝,他就用垃圾袋做頭巾,用廢漁網做衣服,裁了編織袋做連衣裙,裹著毛毯當披風。

就這樣,他一步步,從廣西的鄉村,走到了北京,最后,走到了夢寐以求的巴黎秀場,實現了自己成為國際超模的夢想。

有記者采訪他:「那麼多人罵你,你為什麼沒有放棄。」

他莞爾一笑,做好自己愛做的事,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自然會有人為你鼓掌。

是啊,生活是自己,實在不必為了迎合別人的看法,而委屈了自己。

心理學上認為,一個人只有活出自我,他的意志才能得到最大的伸展,從而在現實中有所成就。

而那些終日沉浸別人評價的人,只會在邯鄲學步的困局中迷失自我。

巧廚難烹百人餐,一人難如千人愿。

人生不易,流言難避,唯有堅定自我方向,才能穿越重重浪潮,到達彼岸。

03

有一種圓滿,是放棄取悅別人。

看過一部短片。

短片的人物由一些圖形組成,主角是一個三角形,他在行走的途中,遇到了圓形的隊伍和方形的隊伍。

為了融入隊伍,他改變自己的形態去拼命討好對方,但過程卻并不順利,他不斷遭到排擠和打壓。

最終,可憐的三角形變成了一個四不像。

心理學家卡倫·霍妮說過:「無法成為我們自己,是一切絕望根源。」

一味地迎合他人,只會讓自己變得面目全非。

民國作家蘇青,長相出眾,又能讀書寫詩,大學時是小有名氣的才女。

畢業后接受了父母的安排,早早完婚。

剛開始,蘇青懷著對美好婚姻的向往,覺得只要自己賢惠勤快就能博得夫家的認可,她放棄了讀書寫詩,整日圍著鍋碗瓢盆打轉。

結婚五年,連生四胎,一大半的時間都要挺著大肚子生活。

這還不夠,為了討夫家歡心,她還要伺候公婆,打掃家務。

長期的操勞下,蘇青整個人憔悴不堪。

本以為丈夫會心疼自己,卻沒想到丈夫竟然嫌棄她不夠漂亮而屢次家暴她。

蘇青默默忍受,不敢反抗,更加任勞任怨討好丈夫。

直到有一天,蘇青發現,丈夫竟然在外面與其他女人廝混,心如死灰的蘇青徹底醒悟。

此后,她果斷失婚,任對方如何挽留也絕不回頭。

她不再顧忌別人的看法,穿上自己以前想穿而不敢穿的旗袍,去逛期待已久的藝術展,買了很多花花草草裝點自己的書房。

她也重新拾起對文學的熱愛,繼續讀書寫作,一本《結婚十年》讓她成為當時上海炙手可熱的女作家,風頭一度蓋過了張愛玲。

莫言曾說, 刻意去討人喜歡,折損的,只能是自我的尊嚴。

盲目討好,只會傷了自己,也不可能得到所謂的幸福。

真正合適的人,永遠是欣賞你獨立,有主見的樣子。

寧可孤獨,也不要違心;寧可抱憾,也不要將就。

《新語·惜時》中寫:「人之短生,猶如石火,炯然以過。」

余生不長,與其費盡心思討好外界,不如悅納自己活得舒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