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不同,不必爭辯,三觀不合,不必同行

飛鳥與魚不同路,從此山水不相逢。

沈從文自幼家貧,但他喜歡讀書,認為人可以依靠自己改變命運。

他從軍時,一些同伴整日吃喝玩樂不思進取,對沈從文的努力嗤之以鼻,甚至嘲笑他不知天高地厚。

沈從文從不與他們爭辯,只管讀自己的書。

憑借《邊城》名聲大噪后,沈從文斷了與他們的聯系。

有人覺得他太過涼薄,但我卻深為理解。

經歷越多越能感受到,認知不同的人,難以溝通,解釋再多都是對牛彈琴;

三觀不合的人,難以強融,即便生硬湊在一起,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01

認知不同,不必爭辯。

柏拉圖的《理想國》中有一個經典的「洞穴之喻」。

一些囚徒從小就在洞穴里長大,全身被捆著,背朝著洞口,既不能走動,也不能扭頭,只能面對墻壁。

某一天,有一個囚徒解除了桎梏,走出了洞穴,發現外邊是一片光明的世界。

當他喜出望外地回到洞中,向同伴們描述外面的世界時,那些同伴不僅不相信他說的話,反而覺得他變「壞」了。

因為同伴們的思想已經固化,他們只見過「牢籠」,便以為這就是全世界。

《奇葩說》辯手黃執中曾說過:

你如果沒有辦法幫一個人突破他的認知局限,就不要和他爭論超出他認知范圍的事物。

美劇《老友記》中,有這樣一個片段。

考古學教授羅斯在和朋友菲比一次聚餐中,發現菲比不相信進化論。

他對此感到非常震驚:

「這個星球上的一切生物,都是經過數千萬年,從單細胞進化而來。

進化論不是讓你去相信的,進化論是科學事實,就像我們呼吸空氣,就像地心引力……」

然而他的長篇大論并沒有讓菲比信服。

為了說服菲比,他甚至跟學校請假,提著一整箱科研報告和一些2億多年前的化石來證實。

面對羅斯的糾纏,菲比不耐煩地說:

「你有時間和一個按摩師爭論,還不如在相信進化論的考古界多發幾篇論文!」

羅斯這才醒悟過來,菲比只愿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一味爭下去,爭不出個所以然。

每個人所處環境、接觸到的世界不同,看到的風景也有所不同。

就好比,兩個人爬山,你在山頂看到的是海,而他抬頭卻只看到了一棵樹。

與認知水平相當的人交流,可能是互相探討;

而和不同層次的人爭辯,只是無謂的自我消耗。

02

三觀不合,不必同行。

有人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相隔天涯,也不是距離萬里,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卻怎麼都聊不到一起。」

你喜歡看書,他說看書有什麼用,不就是裝文藝嘛;

你喜歡去西餐廳吃牛排,他說那玩意死貴,還不好吃,你可真是冤大頭;

你喜歡去各地旅游,他說旅游有什麼好玩的,不就是花錢遭罪嘛,躺在家里多舒服……

與這樣的人相處,無異于打一場心理攻防戰,讓人身心俱疲。

常言道:飛鳥與魚不同路,從此山水不相逢。

不同頻的人,終將會走散在人海里。

前一段時間,詩人余秀華頻頻出現在大眾視野,婚姻成了她繞不開的話題,但她每次都會大方地回答,在她看來,失婚并不可恥,甚至是一種解脫。

余秀華出生于湖北的一個小村子,因為當時醫療條件有限,她在母體內待得時間過長,患上了腦癱。

為了讓余秀華的下半生有所保障,她的父母給她招了一個上門女婿,也就是她的前夫尹世平。

余秀華雖口齒不清、行動不便,但讀到高中才輟學,喜歡寫詩,憧憬愛情,向往著一切美好的事物。

而尹世平比她大12歲,沒上過幾年學,思想迂腐,見識短淺,不僅不理解余秀華追求的藝術,還認為她在做白日夢,兩人的結合就像一場災難,除了爭吵,就是沉默。

在得到家人支持后,她立馬與尹世平辦理了失婚手續,毫不猶豫地結束了20年的婚姻。

孔子云,道不同,不相為謀。

三觀不合的兩個人,就像兩條相交線,走著走著分歧就會越來越明顯,終究會塵歸塵,土歸土。

而和靈魂契合的人同行,才能互相攜手,走過人生的風風雨雨。

金庸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過他和蔡瀾之間的友誼。

他們之間,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每次相聚,都會度過一段極為快活的時光。

兩人都喜歡去世界各地旅行,常常結伴而行,體驗不同的風景和美食;

同讀一本好書時,僅一個眼神,就能碰撞出無數的火花。

共同的興趣愛好,相近的人生理念,造就了這段為世人津津樂道的友情。

正如孟子所言:「人之相識,貴在相知。」

有一個能看清自己的內心所想,讀懂自己的欲言又止的人,是一大幸事。

但若是兩個人的世界南轅北轍,也不必強求。

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人生短暫,精力有限,要在懂你的人群中散步。

有網友曾問蔡瀾一個問題:

「總有人對我的生活指指點點,我該怎麼應戰呢?」

蔡瀾就回了四個字: 裝聾作啞

屏蔽叨擾你內心的聲音,克制與他人爭辯的欲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