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歲英女王花一刻鐘見莉莉貝特,哈里梅根驚呆,失望又不安

對于現年已經96歲的英女王來說,沒有什麼比「家和萬事興」更重要事情了。一位已經是耄耋之年、要強的老人家,即使身體已經大不如前,即使每天深受行動不便的困擾,仍然不忘操心兒孫的「生計和未來」。

據悉,為了讓自己曾經被「性丑聞」纏身的二兒子安德魯王子能重新開始新生活,女王專門舉行了家庭會議,試圖為這個已經61歲的二兒子尋一個新出路。消息人士透露:「女王主持了家庭會議,希望在不引起公眾反感的情況下,給安德魯安排一個新的角色,讓他遠離公眾視線,慢慢地朝著一個不同的方向重建他的生活。」

同樣的,為了能讓「自我流·放」的哈里王子和梅根·馬克爾在美·國更好地生活,女王也曾經打算不計較落跑王子和前美國女演員對她的利用和算計。

因此,在離家兩年多以后,當蘇塞克斯夫婦在去海牙參加「不可征服」運動會的途中,順道密訪女王這件事,老人家也沒計較,還大方地邀請他們回去參加自己的登基70周年慶典活動。

然而,出乎女王意料的是,哈里轉過頭就把他們與女王見面的細節賣給了一家媒體。這位38歲、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不僅在節目中夸大祖孫見面的細節,還對女王的邀請「不屑一顧」。彼時,因為所謂的「安保問題」,哈里王子洋洋自得地說:「我當然非常期待帶著家人回去見她(女王),畢竟她真的老了。 但你也知道,安保是個大問題……」

當然了,哈里在那次采訪中說過的很多話,再一次成了被眾人嗤之以鼻的笑話。結果呢,人們都看到了,雖然嘴里嚷嚷著不確定是否回去,但最后仍然不顧顏面地拖家帶口地回去了。

回去之前,習慣謊話連篇又戲精附體的哈里和梅根向女王保證,他們會嚴格「按照劇本走」,一定會低調行事。然而,結果仍然像那句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說的一樣。

女王登基鉑金禧年慶典的主旨是為了更好地展示女王過往的成績、貢獻和王室未來的新風貌,因此,并不會給非王室工作成員太多的關注;白金漢宮·陽臺的盛裝亮相和華麗的皇家馬車游行都沒給哈里和梅根安排「劇情」。

不過,盡管做了保證,但是,眾所周知,這倆人的信譽指數一向很低。雖然沒給他們安排「劇情」,但不能阻止早年間身處娛樂圈的梅根自己給自己加戲。

出發去白金漢宮的路上,梅根「不顧·安危」地拉下車窗;到了白金漢宮后面某棟樓的「小陽臺」(非工作王室成員都被安排在那里觀看游行和飛行表演),在被眾位成年王室親戚冷落后,梅根跑到正在窗邊看熱鬧的一群小朋友旁邊,做著夸張、滑稽的動作,試圖引起媒體的注意。沒讓她失望的是,有小報記者極其難得地幫梅根留下了在閱兵式上寥寥的幾個鏡頭。但在皇家閱兵式的整場電視直播過程中,哈里和梅根是沒有獲得機會出鏡的。

事實上,這樣的哈里和梅根并不出乎人們的意料。不過,當人們讀到關于他們為了避免和其他不重要的王室成員「共乘一輛車」(同一批次到達活動現場)而故意拖延自己的出發時間的消息時,還是被他們的「幼稚和愚蠢」驚呆了。

王室公開活動中,往往份量越重的人,越是排在后面到達。通常是女王最后一個到;過去幾個月在女王缺席時,則是查爾斯王子和卡米拉最后到達。退出王室前,哈里和梅根在王室的地位是妥妥的「A列」。在其堅持卸任王室工作成員后,兩人自然就淪落到了「B甚至是C列」。

這里需要說明一下,盡管女王已經96歲,身體也大不如前,但從老人家的處事看,女王還是和年輕時一樣睿智、果敢。哈里和梅根回家不到2天的時間里,做得每一件事情不僅充滿了小心機和算計,還非常自作聰明。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和決定負責, 不管這個行為或決定是否出于沖動。不屑做A級王室成員的是你們自己,現在尊重了你們的意愿,你們又忍受不了被作為「B列」人員的待遇。這是什麼道理?

想來梅根和哈里的言行,女王也是了解的。在結束了倫敦的活動后,回到溫莎城堡,女王臨時決定接見莉莉貝特――和她同名的曾孫女。6月11日,外媒報道,對于哈里梅根期待已久的這次會面,女王還真是不給「面子」。消息人士透露,女王只給這一家四口留出了15分鐘的時間。

當哈里和梅根請求帶一名私人攝影師拍下女王與小莉莉貝特第一次見面的感人畫面時,女王直接用兩個單詞「No chance」(不可能)拒絕了。當被問到理由時,女王也直言不諱地表示就是擔心哈里和梅根再把合照賣給美國·媒體。女王的回復讓哈里梅根驚訝又失望。一位王室消息人士透露:「這是一個快速的‘進出’。時間很短,也很正式。」

如果對于哈里和梅根在4月份順道的密訪,女王還不計較的話; 那麼對于兩人此次毫無誠意地回英,女王一定是心寒的。有王室專家透露,女王很希望哈里和梅根能借著這次重聚,拿出誠意來修補與王室的裂痕。然而,哈里和梅根貌似根本沒有體會到老祖母的良苦用心。他們回去只是希望讓外界看到,他們還是王室重要的一員。所以, 當他們受到了與他們現在身份相匹配的待遇時,他們再一次不計后果地「反抗」了

據悉,同樣的錯誤,哈里和梅根在兩天的時間里,連續犯了兩次。在6月5日,出席圣保羅教堂舉行的女王感恩式之前,為了避免和其他B、C列的王室成員同一批次到達教堂,蘇塞克斯夫婦在與老父親查爾斯王子和卡米拉的會面中,足足遲到了50分鐘。

想要得到別人的尊重,首先得學會如何尊重別人。在其直言不諱地抨擊了老父親的無情(切斷他們經濟來源,事實上并沒有)和「遺傳痛苦」后,哈里和梅根對于查爾斯的態度仍然可以毫無忌憚地這麼怠慢和不屑。這就不難解釋查爾斯在圣保羅教堂對長兒媳凱特·米德爾頓和小兒媳梅根的「厚此薄彼」了。

直到現在,貌似哈里和梅根也沒有意識到他們自己的問題。據外媒報道,兩人對其在鉑金禧年慶典期間受到的待遇感到委屈和不滿,還在期待王室的道歉。可以想見的,這個道歉是不可能發生了。 王室傳記作家安吉拉·萊文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該道歉的是哈里和梅根才對。你不能指望在你們傷害了所有人以后,還能讓他們毫無芥蒂地敞開心扉接納你們。」

哈里和梅根此次回英,王室的立場已經表達得非常明確。女王、查爾斯和威廉、凱特在公開場合與他們沒有任何互動,哪怕一個眼神的交流都沒有。這實際上已經可以看作是在做一個清晰的「切割」。

帶著沮喪、不安、失望的心情回到了圣巴巴拉的別墅后,哈里內心的郁悶無法紓解。落跑王子只能又借著馬球發泄內心的負能量。周五,哈里「英姿颯爽」地出現在馬球場上,不過,這回梅根沒出來。因此,也就沒上演夫妻恩愛(梅根給哈里擦頰邊口紅)的戲碼。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