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風云錄之:賭王家最深藏不露的兒子,盯上了內地有錢人們

6月11日,賭王家二太藍瓊纓因癌癥晚期在香港養和醫院去世了。

藍瓊纓身體不好已經好多年,2015年,她哥哥藍鏵纓去世時,她就是坐輪椅去參加葬禮的;

2020年賭王設靈,藍瓊纓也是由旁人攙扶現身,之后她幾乎沒在公眾前露面過。

現在賭王家僅僅透露后事會由何超瓊主辦,其余問題一律無可奉告。

值得玩味的是小輩們的態度。

二房小女兒何超儀,父親母親很寵愛的小女兒,她在6月15日母親去世三天后更新社媒,向曾屬于哥哥旗下的「珍寶海鮮舫」道別,只字未提母親去世一事。

「我的童年回憶,有緣再見。」

四房梁安琪這邊小女兒何超欣,興高采烈地趕到南京,為閨蜜袁九兒慶生。

前幾天,四房何猷君剛發過全家給何超欣慶生的照片。

看來,二房喪事和他們毫無關系。

根據豪門望族的習慣,白事一般是由家中兒子出面,香港媒體多次聯系二房何猷龍,但無人應答,公關公司代表何猷龍表示:

「目前沒有回應。」

一片沉默。

和兩年前賭王去世時天下大亂的感覺比起來,實在是平靜的過分。

看得出來,二房這幾年行事風格越發老辣,不解釋不回應是他們的整體態度。

相比之下,何猷君的發瘋文學真真是落了下乘。

賭王家二房目前看起來是整個家族里戰斗力最強的一脈,這一脈向來都是大家姐何超瓊事事沖在前面,我們都默認話事人是何超瓊。

可是,從不久前「珍寶海鮮舫」的處理方式,到這次藍瓊纓去世,你有沒有感覺,二房最深藏不露的還是兒子 何猷龍

這個娶了維他奶家孫女羅秀茵,為了女兒獨享父愛而拒絕再生,出門給老婆提包,天天回家吃晚飯,看上去不爭不搶的豪門清流,近年來在商業上的布局越來越顯示出他的隱忍和野心。

為什麼?

請聽我從頭說來。

1976年,何猷龍出生時,何猷光還在世,何猷光才是那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嫡長子。

當時何鴻燊的注意力都在長房的孩子們身上,大太太黎婉華的身體也是他很關心的一部分,再加上那年他看好巴基斯坦的市場,多次親赴巴基斯坦談投資。

何猷龍的出生,只是一件小事。

1981年,何猷光交通事故去世,家族內部動蕩。

藍瓊纓和賭王的感情變淡,正好何鴻燊在加拿大有一些生意擴張需要人打理,藍氏在加拿大發展已經有十多年,親戚眾多,于是藍瓊纓就帶著四歲多的何猷龍移居加拿大了。

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何猷龍根本不清楚父親和整個澳門何家的狀況。

這讓他擁有了完全不同于家族內其他人的思維方式。

比如三房何超蓮曾經不滿于別人用看有錢人的有色眼鏡看她,還口吐蓮花 「有錢是原罪」。

這種因為有錢而帶來的困惑,何猷龍體會不多。

藍瓊纓離開后,1985年何鴻燊有了三太陳婉珍,僅僅一年后,四太梁安琪也正式公開和何鴻燊同居。

遠隔重洋,藍瓊纓事實上算失寵了。

何猷龍的成長過程和紈绔子弟不沾邊,藍瓊纓對子女的教育看得很重。

13歲時,何猷龍在加拿大邂逅了比他大三歲的羅秀茵,情愫暗生,青梅竹馬。

從13歲起,他的身邊就沒有別人。

羅秀茵的家境,在維他奶事件時大家也都了解得七七八八了,有個關鍵點,羅秀茵也是庶出,她是羅家二房的孫女,她的父親是羅桂祥第三子羅有仁。

事實上,羅秀茵家和維他奶的關系不大。

她家的「兒子告老子」案才是香港上流社會津津樂道的話題。

1929年,19歲的羅桂祥迎來了命運的轉折點。

這年,他被父親羅進興的老板看中,資助去香港大學讀商科。

于是,羅桂祥成了家族里第一個大學生,也在之后幾十年間,帶領這個一窮二白的家族逐漸成為香港豪門。

羅桂祥創辦的香港豆品公司是家族的第一家企業,在這之后,羅桂祥的弟弟、兒子等又創辦了多家企業。

維他奶的創始人羅桂祥絕對是愛國商人,他去世前曾說:「在感情方面我是百分百的中國人。」

和很多有錢人一樣,羅桂祥也有三房太太,八個孩子。

而羅氏家族里,受寵的孩子也是二房。

最終羅桂祥選中二房小兒子羅友禮接管維他奶集團,大房的二兒子羅開睦不甘心,和叔叔一起創辦連鎖快餐「大家樂」,逐漸淡出家族企業。

和何猷龍結婚的羅秀茵,是羅氏二房的大兒子羅有仁的女兒。

別看羅秀茵背著一個維他奶孫女的身份,事實上她父親最多算維他奶集團一個掛名董事,沒多少實權。

羅秀茵家分到的是壽辰山「丹林」大宅的一部分。

面積4000平的丹林大宅,正對深水灣全海景是羅桂祥1951年花11萬買入。

羅桂祥1995年就去世了,這個宅子是兒子們共有。

2008年,他們申請重建,在原地塊上蓋了八棟三層樓高的洋房。

其中一棟由羅秀茵的父親羅友仁和長子羅俊義共同持有。

2009年,羅俊義把老父親告上法庭,他說他和父親都是業主,理應各享一半業權或大屋一半租金利益,然而父親一直只讓他使用大屋里20平的睡房,除此以外不讓他占用其它范圍,而父親及其2名司機、3傭人和2園丁則無限制占用大屋。

他還說,白天只要爸爸在家就會占用客飯廳,討厭其它人共享該處,又不準別人開啟客飯廳的冷氣。

父親還不準他帶朋友到訪,但父親卻在未得羅俊義同意下,讓工人或其他人占用大屋。

羅俊義主張,父親羅有仁要多占地方也是可以的,每月付他40萬租金,父親也同意了,但付了一段時間就不付了,所以他要討回這筆錢。

從這個案子看出兩個問題:

第一,羅秀茵家不算什麼豪門,豪門房產多多,何至于要為一套房誰占用多而告官;

第二,財產分配從來沒有女兒什麼事。

何猷龍娶羅秀茵時,只有23歲。

這麼多年來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陪老婆女兒看電視。

港媒想拍他的緋聞,卻發現他出門給老婆拎包,回家給老婆換鞋,對羅秀茵愛護有加。

他們只生了一個女兒,因為何猷龍說:

「我不能獨享父愛,但我要我的女兒可以。」

按何猷龍的說法,他原本根本不想沾家里的企業,大學畢業,他在花旗銀行,怡富證券等金融業頭部公司歷練,他的直系領導根本不知道面前這個年輕人是賭王的兒子。

可是何鴻燊不會讓他放野馬的,新濠國際交給何猷龍時是個爛攤子。

他用四年時間讓新濠扭虧為盈,市場占有率一度超越父親名下的新舊葡京,成為澳門龍頭。

他一個人管理著在美股上市的新濠博亞,還有在香港上市的新濠國際。

和姐姐何超瓊的美高梅一個風格,他們姐弟名下的生意,誰也插不了手。

去年,何猷龍成立壹桃私募基金,由黑桃資本100%出資。

而黑桃資本則是何猷龍自己的家族辦公室,負責管理何猷龍的私人資產。

何猷龍是何家二代里面第一個有家族辦公室的人,這次的動作動用的全部是他個人名下財產。

何猷龍哪有那麼簡單!

先科普一下家族辦公室。

家族辦公室是指專為富裕家族提供投資管理和財富管理的私人公司。

它的起步門檻大約為1億美金。

何猷龍這次出手,主要還是為新濠做兩手準備。

要知道賭王三大產業,主要是澳娛、澳博和信德。

澳博是三房共治,也是爭產的主要陣地。

何超瓊和梁安琪明爭暗斗幾十年,爭得就是澳博一畝三分地。

但梁安琪的爭權對象,從來都不是何猷龍。

何猷龍從家族里拿到的就是一張賭牌的副牌。

2018年,賭王退休時港媒追問何猷龍的看法,他連連退讓說:「這些與我無關,我十幾年都是努力做好自己的公司,good luck to them!(祝他們好運)」

但是最新的澳門《博彩法》明確說了,未來不會再增加賭牌,并取消副牌。

這直指何猷龍的新濠牌照。

如果沒了牌照,那麼新濠勢必面臨轉型或者并入澳博,加入水深火熱的家族內斗。

這是何猷龍不想面對的。

何猷龍還有一個麻煩,就是老婆羅秀茵家族的「獨」奶事件,這件事也讓羅秀茵和何猷龍形象受損。

去年以來,新濠國際市值累計蒸發了2百億,何猷龍的個人身家也是損失近百億。

何猷龍的SPAC是他寄予厚望的大項目。

目前,他有兩宗SPAC項目發行成功,現在這家是純粹針對內地市場的。

也就是說,包括何猷龍在內,香港豪門圈已經完全盯上了這塊市場。

李澤楷和鄭志剛都非常積極,何猷龍不甘落后。

SPAC這種模式有點像借殼,我用我的名望,地位發起一個項目,用兩年時間運作,沒上市成功就把錢還給大家,上市成功家辦暴賺一筆,何樂而不為?

這種項目唯一要求就是發起人的聲譽,必須在行業內有口皆碑。

所以何家只有走口碑路線的何猷龍適合當此重任。

小編個人看好何家最終要靠何猷龍繼承大統,你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