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怪異」卻屢獲成功的我,早就看清,努力工作并不能升職加薪

「別人在公司都是為了升職加薪,我的目標不一樣,我是為了找一個大哥」。

工作的目的是為了賺錢,而在公司里想要賺到更多的錢,則不免需要職位上的晉升,這是許多人的職場邏輯。

但本期的主人公,卻告訴我,他剛剛踏入職場時,考慮的并非是如何升職加薪,而是在物色一個值得追隨的人。

「找大哥」,這是他對自己行為的描述,在他看來,在什麼公司、在什麼崗位上工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找到那個人。

「我找到了,所以成功了」,他自信且得意地和我說道。

以第一人稱視角,講述她的故事我和許多人都不一樣,在許多人的眼中,我足以稱得上是「怪胎」,旁人覺得我的思想「怪異」,但我覺得,正是這種「怪異」,讓我變得與別人不同。

跟隨社會中普遍的觀點生活,雖說可以讓一個人獲得充足的安全感,但對于我來說,這種普遍,似乎便預示著平庸。

因此,當我在步入職場時,我總是在想一個問題,如果我與他人一樣,在公司中俯下身、低下頭去工作,我如何能在競爭中脫穎而出?

所以,當我步入職場時,我只有一個目標:找到一個值得追隨的人。

風險與

機會

青年的思想總是「中二」的,我總是向往,自己成為一名十足的「謀士」,然后輔佐一位值得追隨的人,從而以利益最大化的形式,收獲自己付出所值得的回報。

我之所以會這麼想,除了「中二」之外,主要在于我覺得,一個人很難在一個公司中長久的工作,或者說是很難抵御企業的變化。

畢竟,企業可能會走下坡路、部門的領導可能會變化、自己的崗位很可能隨著市場的改變而變得邊緣化。

因此,我要找到一種可以脫離企業、脫離部門、脫離市場的工作方式,思前想后,便只有找一位「大哥」比較靠譜。

追隨一名「大哥」,便跳出了企業、部門、市場的桎梏,可以在不斷變換的社會中,找到長久、穩定的發展方式。

01 風險

如何找到一名值得追隨的「大哥」?直至今日,我仍然覺得是一種緣分使然,如今的我回看曾經,也不得不說一聲幸運。

在我剛剛進入企業時,我的直系領導是這家企業曾經創業團隊中的一員,如今他負責公司的整個營銷模塊,也算得上是位高權重。

要說這位領導,在許多員工眼中看來都是稱得上十全十美,其不僅有很高的工作能力,同時敢于放權、敢于承擔責任。

但這并不是我想要的「大哥」,稱得上有「眼力勁」、「機靈」的我,雖然受到他的百般青睞,但我始終覺得,他與公司捆綁太深的同時,進取欲望嚴重不足。

確實,從公司創業至今,已被排擠在決策圈層之外的他,似乎已經選擇了「認命」,雖然工作勤勤懇懇,但顯然不具備更多的野心。

如果追隨他,那麼很可能我與他、他與部門、與企業,將在未來一同沉沒。

02 機會

正如我所說的那樣,我時常感覺自己是幸運的,原因在于,就在我認為這家企業沒有值得追隨的人時,一個人卻出現了。

這位王姓的領導,曾經在多家500強企業,任執行副總裁,但或許是由于錢賺夠了,于是想要回到家鄉,不再在外漂泊。

47歲的他,在回到家鄉后,受我們公司老板的邀約,來到我們公司工作,主要負責行政方面的整頓工作。

經過幾個月的了解,我發現他完全稱得上是理想型的「大哥」,一方面他懂得通過放權來促使員工成長,另一方面又有能力在關鍵節點為員工提供指導。

同時,在獎賞上他毫不吝嗇,在日常的生活中表現得十分平和,更為重要的是,他沒有與任何一家企業有著深度的捆綁。

跟隨他,意味著我可以出入多家不同的企業、出入多個不同的行業,并且在這個過程中,獲得足夠公平的回報。

事實證明,我并沒有選錯人。

締結與

追隨

如何看待一名空降而來的高管所面臨的問題?有人或許會不假思索地表示,他們所面臨的最大的問題,便是手下無人可用、公司內部的利益團體。

但實際上,我從來不這麼認為,因為對于一個平穩的企業來說,只要公司的實際擁有者對這位高管有足夠的信任,那麼無人可用、利益群體等問題,根本不會造成任何的阻礙。

當公司的所有者開始在多個場合為這位高管賦權時,許多人開始紛紛地投靠這位高管手下,很快便清除了障礙。

有人或許會認為,想要「跟大哥」,需要的便是唯「大哥」馬首是瞻,無論什麼都忠誠地執行,并表現出百分百的服從。

實際上,在現實生活中,許多人也正是這麼做的,但可惜的是,這種方式并無法產生真正的價值。

在我看來,想要和一位「大哥」締造堅固的信任關系,工作中的表現,不過是一種基礎的條件,在基礎條件之上,還有著其它的競爭空間。職場,是一個特殊的環境,在這個環境中,所有建立起的友誼、信任,似乎總是帶著一絲不確定性,同時當大家脫離這個環境時,這些友誼與信任,也會一并得到消失。

因此,在別人極盡諂媚地去阿諛奉承時,我思考的是,如何將工作上的關系,延伸至生活之中,在職場之外建立友誼。

這聽起來似乎很難以理解,但實際上,也并沒有什麼難以操作的,幫助「大哥」解決一些生活上的麻煩,有時間將其請到家里一起吃個飯。

慢慢地向他所愛好的領域靠攏,建立更多的共同話題,在生活場景下建立基于互惠關系的信任即可。

再簡單點,在職場中,要以面對高管的方式與其交流,但在生活中,要盡可能地把他當做一個普通的朋友。

在生活中,如何與普通朋友相處,便如何與他相處,當工作關系延伸到生活領域,許多礙于工作關系的話,也便得以宣之于口。

當企業內部整頓結束時,他問我:「你在這家公司感覺怎麼樣」?

聽到這句話的我,知道自己終于迎來了關鍵的機會。

一次的機會

終生的機遇

很多時候,關系是雙向的,即使是我與這位高管的關系逐漸延伸到生活領域,我有時會幫他開車去父母家、幫他父母一點小忙,但并不意味著,我便得到了他的認同。

我理解他想要一個什麼樣的下屬,在多個企業來回切換的他,需要一個既有一定能力、又不依賴某一個企業、敢于得罪人、又有眼力在關鍵時刻幫腔的人。

我盡全力地表現出這些特質,自然也在關鍵時刻收獲了回報,當他問我對這家企業的看法時,我的回答是:「任何一個企業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我在這家企業雖然工作多年,但對我來說,我還是希望能得到你更多的提點」。

后續的一切,顯得如此的順理成章,很快我便隨這位高管進入了其他企業,甚至說是其他的行業。

而在那些企業之中,我并沒有任何的管理崗位,在他人看來,我是這位高管手下的一名員工、一個助手。

但我并不在乎那些,因為每去一個企業之前,這位高管都會問我一個問題:「這個薪資,你看滿意嗎?」

我不知道我在市場競爭環境下,能拿到多少的薪資,但在這位高管的手下,我的月薪,往往可以達到3-5萬元。

對于我們所入駐的企業來說,老板很愿意在短期的幾個月時間中,通過付出高額的「傭金」來換取到效率的提升。

這種基于人脈關系、口口相傳的方式,使我們穿梭于多個企業之中,樂此不疲。

曾經那些阿諛奉承、溜須拍馬的人,或許也獲得了崗位上的晉升,但他們失去了真正寶貴的財富,便是由一位「大哥」帶來的資源。

一家企業的資源是有限的,特別是對于一家穩定的企業來說,一些管理上的問題,很多時候并不是迫在眉睫的。

那些獲得崗位晉升的人,很可能會隨著企業的沒落而一同走向危機之中,而一直跟隨「大哥」的我,并不擔憂這些問題。

畢竟,天塌下來,有「大哥」頂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