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來工廠,下午提辭職,身為工廠老板的我,從不敢說真實的原因

本期主題:工廠,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可謂是「香餑餑」,由于其不具備過高的入職門檻,許多人都愿意「進廠打工」來度過人生中的難關。

但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排斥工廠,許多年輕人上午進廠,看了一眼車間便選擇了離職。

對于年輕人排斥工廠的原因,社會中存在各種各樣的聲音,有人認為是工廠的環境太差、是對人自由的束縛,亦或是年輕人變得「好吃懶做」,吃不了苦。

但這些聲音是真實的嗎?或者說這些聲音都沒有在故意地隱藏著什麼關鍵信息?一位工廠的老板,向我說出了答案:「說一千道一萬,還是待遇的問題」。

我相信這位老板的說法,那麼既然是待遇的問題,為何在招工如此艱難的今天,工廠老板不愿意去解決呢?

「不是不想解決,是沒法解決」,當我說出這個疑問后,這位老板無奈地嘆息道。

第一人稱,講述他的故事我是一位工廠的老板,已經管理這家近100人的工廠十余個年頭,但這十余年中,我從未像近兩年這般焦慮與勞累。

近兩年,我不僅面臨著來自招聘與訂單的壓力,同時我經常可以看到網絡中對工廠老板的口誅筆伐,似乎我們便是最為「黑心」的商人,只顧著賺錢,而不愿付出哪怕一點的成本。

我之所以想要將我的想法公布于眾,便是希望大眾能真實地了解我們的處境,從而對我們多一些寬容。

我并不是要為自己辯解,更不是希望「忽悠」年輕人回歸工廠,我只是希望抒發我內心的苦悶與憋屈。

「干這行真的太累了」。

年輕人

并不適合工廠

正如大家所清楚知道的那般,如今的招聘環境可謂是十分艱難,想要招聘到踏實、肯干的員工,更是難上加難。

「現在的年輕人吃不了苦,和我們那輩沒法比」我的許多同行老板,在和我聊天時不免說出這句話。

但聽到這句話的我,雖然嘴上會隨聲附和,但內心里我并不認同這種觀點,因為當年的我們雖然苦,但內心是快樂的。

因為我們當時所賺取的薪資在市場中是有競爭力的,我們所處的工廠也是不斷擴張的,我們能看到、摸到未來,自然不會覺得苦。

但如今的年輕人呢?我們并沒有為他們提供一份具有競爭力的薪資,我們更無法為他們提供一份積極的未來。

我時常覺得,雖然我們在交流時總是將責任歸咎于年輕人「吃不了苦」,但我們每一位老板的內心都知道,根由并不在此。

我們只是心照不宣地不去說真正的癥結,因為那是我們所無法解決、無法突破的阻力,面對這種阻力,我們自然是不愿去觸碰與提及。

很多人或許會覺得,工廠這種勞動密集場所,作為工廠老板掌握生產資料,自然可以吃到「人口紅利」,賺得盆滿缽滿。

我必須要坦承,在曾經的某一段時間中,我確實感受到這種「人口紅利」的存在,也憑此獲取過不菲的利益。

但在如今,我們時常自嘲,做工廠的毛利和直接將錢放到銀行里的利息,差不了多少,這微薄的毛利,讓我們如今便像是走在鋼絲繩上。

「我們也知道為工人提供整潔、舒適的住宿環境有助于招聘;我們也知道為工人提供更高的薪資有助于工人的留存」。

但我們并沒有能力提供這些,走在鋼絲繩上的我們,稍有不慎便會掉入身邊的萬丈深淵,可能永遠無法翻身。

產業升級

還是被取代

我們并不愿意去觸及與提及我們的處境,根本原因在于,我們的工廠都屬于低端制造業,我們的定位本身,便決定了我們只能依賴于低價的勞動力去賺取利益。

對于我們這種規模的工廠來說,并不存在任何的技術壁壘,不管是在國內、國際上的競爭中,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通過壓縮成本,來以更為低廉的價格獲取到更多的訂單。

顯而易見的是,我們并無法從產品本身上壓縮出足夠的成本,我們所壓縮的成本,大多來自于員工待遇上,因此許多工廠的競爭力,不過是誰能以更低的支出,獲取到員工更多的勞動力。

這種模式,能維持多久?我無法下定論,但如今來看,顯然它并無法維持太久,因為年輕人對工廠的排斥,已經為這種模式敲響警鐘。

在如今低端制造業開始向其他區域轉移的情況下,我們也考慮過產業升級,考慮過增強技術實力實現在某一領域內的技術壁壘。

但對于我們來說,這種產業升級的想法很容易出現,但實現起來,我們卻多少有些摸不著頭腦。

「今天某老板購置了一批新的設備,要進行產業升級;今天某老板請了某個大技術要進行產業升級」。

我其實也不太懂,他們所謂的產業升級到底是否是真正的產業升級,但從他們最終的結果上來看,似乎并不理想。

有時候,我會悲觀地想,或許產業升級并非是我來升級我的產業,而是由那些已經完成升級的產業,來替代我的產業。

說到這里,我又不免要佩服起年輕人來,他們可能并不知道行業內正在發生什麼,正在遭遇什麼,但他們卻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因為他們知道,像我們這般的工廠,并沒有前途,它只會不斷地下滑,只會裹挾著年輕人一同走向未知的終點。

前陣子,有人和我說過互聯網對工廠進行反哺,如何通過信息化的技術,實現產能的升級,在減少人員投入的前提下,獲得更多的產出。

這聽起來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但我總覺得,信息化所投入的成本,似乎要遠比在員工身上投入得更高,而這種投入,真的能為我帶來更高的毛利嗎?我并不敢下這種決心。

年輕人不愿進入工廠,在我看來情有可原,因為如今在講人工智能、講機器人工廠的情境下,人力似乎是工廠首先淘汰的資源。

這意味著,當年輕人不再年輕時,很可能被機器所取代,他所積累的技能與經驗,將再無用武之地。

我時常憤怒于無法招聘到足夠合適的員工,又時常為他們感到慶幸,慶幸他們沒有跳入這個「火坑」之中。

已經老了

如今已年過半百的我,逐漸覺得自己真的老了,或者說不僅是我,與我同時代卻依然止步于小規模的同行們,也都老了。

「我越來越難以聽懂5G、物聯網、工業5.0的概念;越來越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出路在哪里,越來越想要逃離工廠」。

我們都老了,或許產業升級本就不是我們所能實現的,我們唯一能做的,或許便是在產業的過渡中,找到自己的其他出路。

年輕人不來工廠,不是懶,而是像我們這般規模的工廠,本就不再適合年輕人,他們理應找到更大規模、具有更高前景與待遇的工廠。

垂垂老矣的我們,便與我們的老工人、老伙計們一起,慢慢地等待著遞出接力棒,看年輕人在升級后的產業模式中,博出一個明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