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驚人的三個強者定律:青蛙定律、蘑菇定律、跳蚤定律

驚人的三個強者定律:青蛙定律、蘑菇定律、跳蚤定律
2021/12/30
2021/12/30

世間萬物皆有其運行法則,人生命運亦然。

命運的演變,其實都有規律可循。

人跟著規律走,則一路皆是坦途;人若無視規律,自然會彎路重重。

《了凡四訓》有言:「命由我作,福自己求。」

真正左右我們命運的,不是一時的際遇,而是我們面對際遇時的態度。

打開命運之門的鑰匙,一直在我們自己手中。

掌握以下三個定律,不論順境逆境,都會變成好境遇。

如果將一隻青蛙投入沸水中,青蛙會忍受不了突如其來的高溫,立即奮力從沸水中跳出。

但如果將青蛙放在裝有涼水的容器中,然後再慢慢加熱,情況就會完全不同。

青蛙會因為開始時水溫的舒適,流連于這裡,當它發現水溫已經升高到無法忍受時,也已經心有餘而力不足,最終被煮死在沸水中。

這就是「青蛙定律」。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的舒適人生,或許就是那只正在慢慢升溫的容器,讓人無法自拔。

而我們也如那只青蛙,走不出人生的舒適區,不知居安思危,也不敢嘗試調整與改變,在偏安一隅中自我麻醉。

朋友小楠大學畢業後,通過家裡的關係,進了當地一家大銀行做行政工作,工作不忙不累,但是幹的也都是毫無技術含量的雜活。

跟她同期進入公司的兩個人,陸續辭職換工作了。

她們勸她,趁年輕趕緊跳槽,在這裡不會有個人能力的提升,也沒有發展前景。

但她非常享受這種生活,沒事在辦公室聊天喝茶收快遞,覺得活得很愜意,並認為會一直這樣愜意下去。

35歲那年,由于企業效益不好,她所在的小部門解散了,她失業了。

而數十年幹雜活的工作經歷,讓她的工作履歷單薄無力,失業一年多,她至今沒找到合適的工作。

人生,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一個人若貪圖眼前的舒適,不再學習,停止奔跑,終會被時代拋下。

毛姆說:

人的意志只有遭遇重重阻力才能磨礪出銳氣。一旦全無障礙,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償所願,個人欲求皆觸手可及,人的意志就會疲軟乏力。

猶如平日裡只在平地上行走,用以攀援的肌肉就會萎縮退化。

所以,一定要警惕那些看起來順風順水、安逸舒適的日子,如果安于這種「順境」,不懂居安思危,則終會成為溫水中的那只青蛙。

只有不放棄成長,懂得睜眼看路的人,才能在這個不確定的世界裡,遊刃有餘。

長在陰暗角落裡的蘑菇,因為得不到陽光又沒有肥料,長期處于自生自滅的狀況。

如果它前期就放棄生長,只能永遠在這片黑暗中沉寂下去。

如果不怕艱辛磨難,一直堅持向上生長,終有一天能衝破這黑暗,見到光明。

這種現象叫做「蘑菇定律」。

在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都會經歷一段不被看見、在黑暗中孤獨奮戰的時光。

而對于演員張譯,這段時間長達20年。

大學聯考落榜北京廣播學院,到北京後,又沒考上軍藝、中戲,好不容易進了軍隊文工團,卻也得不到重視,因為長相不出眾,他在團裡並沒有被當演員重點培養。

他跑了5年劇組,投過上千份簡歷,可收到的最好結果,只是去混個跑龍套的角色。

甚至有幾年的時間,他完全無戲可拍。

外型沒有優勢,在成為演員的路上屢屢受挫,運氣幾乎與他絕緣。

但是面對別人的質疑,他頂住了,一路死磕了下去。

為了一個替補角色,他也拼盡全力,將臺詞背得滾瓜爛熟。

為了能說更地道的方言,他和當地人一起生活,還自製了一本「方言手冊」。

拍《兵團歲月》,他在零下三十幾度的大雪天裡洗澡,最後被人扛著回帳篷取暖。

拍《我的團長我的團》,他扮「瘸」5個月,因為長時間用力不均,他硬生生將自己好腿走成了「瘸腿」。

拍《我和我的祖國》,為了演出虛弱憔悴的效果,他一天只吃一根黃瓜,20天瘦了20斤。

後來,人們評價說:「張譯是運氣最差的演員,也是演技最好的演員。」

去年,他成了繼吳京、黃渤、沈騰、鄧超後,中國第五個突破百億票房大關的演員。

正是在黑暗中的堅持,成就了今日的張譯。

很喜歡解憂雜貨鋪裡的一句話:「放棄很容易,但是堅持下來一定很酷。」

行至艱難處,千萬不要輕言放棄,每一朵探出頭來的「蘑菇」,都曾在黑暗中默默堅持。

心理學家做過一個很有意思的實驗。

他把一隻跳蚤放到桌上,讓它自由活動,它可以跳到自身身高400倍的高度。

之後,他將跳蚤轉移到一個玻璃罩裡,每次跳蚤奮力高高躍起時,都會狠狠撞在玻璃罩上,連續幾次之後,跳蚤就降低了跳躍高度,最多只跳到罩頂處。

隨著玻璃罩高度的降低,跳蚤也在慢慢降低自己跳高的幅度。

那麼拿掉玻璃罩後,跳蚤就會重新跳很高了吧?

但是沒有,它已喪失了跳躍的意願,再也跳不高了。

這就是「跳蚤定律」。

「跳蚤定律」告訴我們,很多時候,我們無法邁過一個坎,不是因為這個坎多麼難邁,而是因為在一次次觸壁後,我們開始為自己設限。

《黑天鵝》裡有句話:「擋在你面前的,只有你自己。」

畫家約翰·布拉布利特年紀輕輕就患上了眼疾,到30歲時就完全失明了。

這對于一個畫家來說,似乎已經給他的職業生涯判了死刑。

但是經歷過最初的痛苦迷茫後,約翰決定拿起畫筆,繼續自己的創作。

但是對于一個看不見的人,作畫談何容易,一開始,他掌握不好畫布的位置,也不知道怎麼調色。

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放棄,他拼命練習,有時一天可以十幾個小時趴在畫布前,不停地實驗、作畫。

他用手指的觸感來感知不同的顏色,藍色像絲綢般順滑、白色像牙膏般濃稠、黑色像流水般柔和……

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突破了盲人作畫的極限,也改變了自己絕望的處境。

他受邀到美國的博物館演講,他的美術作品被20多個國家的藝術藏品庫收藏。

身處絕境,切莫畫地為牢、自我設限。

很多時候,我們走不出困境,不是因為這個境遇有多難突破,而是我們首先在心裡否定了自己。

豐子愷說:「人間的事,只要生機不滅,即使重遭天災人禍,暫被阻抑,終有抬頭的日子。」

面對不利的處境,敢于推倒內心的高牆,才有可能迎來轉機。

人生漫長,必有沉浮,有得就有失,有贏就有輸。

而明白了其中的規律,就不會因一時得意而沾沾自喜,也不會因一時失意而一蹶不振。

順境時,要居安思危,不沉溺于低質量的舒適區;

逆境時,不輕言放棄,有多能熬,就有多出眾;

絕境時,不自我設限,終會柳暗花明峰迴路轉。

如此,方可在難測的命運裡,在悲喜的無常裡,從容不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