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馬皇后桑蘭的老公:身家上億北深皆有豪宅,家族還給了套四合院

因為一場意外,桑蘭雙腿截癱,永遠坐上了輪椅。

上帝給她關了一扇門,但也給她開了一扇窗。

一位身家不菲北深皆有豪宅的男子的到來,再次改寫了桑蘭的人生。

1.一場意外致殘障,體操生涯戛然而止

1998年7月21日,在這個夏日的傍晚,紐約長島體操館熱鬧非凡。

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們,正在為第四屆友好運動會進行著賽前訓練。

場館里聚集了無數的觀眾。

很快,一名衣服背面寫著桑蘭的運動員,吸引了大多數觀眾的眼球。

在短短幾秒鐘的時間里,桑蘭就將奔跑、跳躍、騰空、降落四個動作展現得干脆又利落,臺下的觀眾轟鳴,紛紛為之驚嘆。

然而,就在桑蘭進行最后一輪熱身,在第四個動作即將落幕之時,「意外」卻發生了。

本應該雙腳落地的桑蘭,頸部卻徑直撞在了墊子上,隨即就響起了骨折的聲音。

桑蘭被緊急送往了醫院,盡管在第一時間進行了手術,她的第6、7頸椎還是發生了粉碎性骨折,導致中樞神經受到了嚴重的損傷……

這意味著,桑蘭將面臨胸部以下高位截癱的結局,從此斷送體操生涯。

而在這場爭奪世界冠軍寶座的比賽熱身中,一代橫空出世的跳馬天才,一夕之間淪為了重度殘障。

這種變故,讓年僅17歲的桑蘭承受了巨大的打擊。

但她很快就鼓起了一顆勇敢堅毅的心,在面對身邊人發出的遺憾、淚水時,桑蘭紅著眼睛笑著說道: 「我一定會好起來的!我有信心!」

2.積極面對生活,重新步入正軌

在美國,桑蘭接受了最先進的治療手段和康復訓練。

盡管桑蘭努力做著康復訓練,但是胸部以下始終沒有知覺,最多兩只手能夠慢慢活動。

刷牙、洗臉等簡單的生活動作,每次嘗試都讓她大汗淋漓。

不僅如此,桑蘭每天都要吃大量的藥物來緩解和治療身體的各種問題。

最為嚴重的時候,大小便都難以自理。

解決這一問題需要用導管,可如果出門每隔一兩個小時都要導尿一次。

在國外,熬過了十個多月的康復訓練,桑蘭終于恢復了一些的知覺,軀干也可以完成幾個簡易的動作了。

1999年5月24日,桑蘭回國,她來到了北京繼續進行康復治療。

為了方便照顧女兒,桑蘭的母親辭去老家的工作,在北京城南租了一個60平米的小房子開始定居。

但漸漸地,桑蘭不想拖累母親,開始嘗試運用輪椅重新回歸生活與工作。

桑蘭希望自己仍然能夠投身于熱愛的體育事業。

2000年5月,她申請成為了中國第五屆「殘障人運動會」的火炬手。

9月,桑蘭代表「中國殘障人藝術團」遠赴美國演出。

在輪椅的輔助與積極樂觀的心態下,桑蘭的生活與工作終于重新步入了正軌。

而與此同時,桑蘭的生命里,還驚喜地出現了一位在未來讓她通向幸福的男人。

3.朋友聚會相識,從此陪伴左右

2000年,悉尼奧運會前夕,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上,桑蘭與黃健相識。

黃健曾經是一名擊劍運動員,但由于鮮有成績,于1997年選擇從北京隊退役。

隨后,黃健將職業定位瞄向了當時十分吃香的職業經紀人,并順利通過經紀人考試實現了目標。

有著相同的體育背景,那次聚會兩人相談甚歡。

期間,黃健了解到桑蘭因傷退役后失去收入來源,而黃健正好手握著豐沃的資源。

兩人商談后,黃健最終成為了桑蘭的經紀人。

黃健幾乎大大小小地操辦了所有的事情,每次的商業活動,黃健都會一路陪伴在桑蘭左右。

2002年,在黃健的陪同下,經過兩年艱苦勇敢的奮斗,桑蘭迎來人生另一個轉折點。

桑蘭受邀加入星空衛視,主持一檔叫做《桑蘭2008》的體育節目。

幽默風趣的主持,讓桑蘭很快就受到了觀眾的力捧。

星空衛視決定,將這個特別的節目,一直做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那天為止。

每次錄節目,黃健都會親自接送,他對待桑蘭猶如妹妹一般,悉心照顧。

由于工作的原因,兩人在長時間的頻繁相處中漸生情愫。

但不久后桑蘭被北京大學新聞系破格錄取,入讀了廣播電視專業。

2002年至2006年,桑蘭求學期間,黃健前往深圳入職足球經紀人的工作。

兩人的交往逐漸變淡。

直到2007年桑蘭畢業,她成立了個人的全球官方網站,同時被聘為了中國奧委會官方網站特約記者。

此后,黃健從深圳重新回到北京,繼續擔任了桑蘭的經紀人。

久別重逢的兩人,沒有因為時間而生疏,相反,復燃的感情火花愈加旺盛了。

在工作的密切交往中,黃健更加深刻地領會到這位「輪椅天使」的美麗。

他徹底被這個一直以教科書式的方式自強不息、傳播著正能量的女孩深深吸引。

而黃健的細心呵護與體貼,也讓桑蘭覺得有了避風的港灣。

她曾說過: 「非常感謝黃健的到來,尤其是在爸爸媽媽離開北京后,完全是他在照顧我。我們現在是誰也離不開誰了,他說的話完全能代表我。」

字里行間里有了一絲甜蜜。

2008年北京奧運會在即,桑蘭成為了北京奧運會首批確認的火炬手。

得知這一消息時,桑蘭激動地與黃健談到: 「有一種夢回賽場的感覺,仿佛又回到了當初那個意氣風發、活蹦亂跳的年紀,回到了當時為奧運奮斗努力的時候。」

黃健在一旁也聽得格外激動。

攜手又走過了五年的朝夕相處,兩人從未進一步表露過關系。

桑蘭終于忍不住試探了黃健的心意: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黃健聽后沒有猶豫,很自然而然地拋出了一句真摯的表白: 「我對外聲稱是你的經紀人,但我對你是處處的關心、理解與支持啊!不喜歡你的話,我會這麼掏心掏肺嗎……」

2013年8月,桑蘭將自己的后半生托付給了這個男人。

他與黃健訂了婚,并計劃于年底前舉辦婚禮。

同時,桑蘭將社交平臺的頭像,悄然換成了一張她身披雪白婚紗的照片 ,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網友們議論紛紛,但更多的是對桑蘭的祝福。

而一時間,桑蘭的老公黃健也不可避免地走進了大眾的視野。

4.丈夫家境殷實,產子幸福美滿

網友評論黃健此人,中等的身材,瘦削而干練,非常陽光帥氣。

而在他良好形象的背后,殷實的家境、不菲的個人資產,更是引起了公眾的注意。

早在2000年左右,黃健以其強勁的經濟實力,曾在深圳某地段買下一套300多平方公尺的房子。

這些年,除了房價翻了幾番外,這套房子每月租金收入就能達到1.5萬元。

除此之外,黃健家里也很有錢,但除了自己在北京有的房產外,在北京頤和園附近還擁有一套房子——家族留給他一套寬綽疏朗的四合院。

北京、深圳皆有豪宅,據悉黃健的資產保守估計已上億。

可見,黃健與桑蘭在一起,與財富沒有必然的關系。

兩個人都有著運動員的經歷,都很小離開了家,在彼此的朝夕相處中,他們產生的更多的是愛慕和情感。

桑蘭曾在北京望京站附近的季景沁園購買了一套一百多平方公尺的房子,室內的裝修都是黃健親自親為她做的「無障礙設計」。

所有的門都比一般的寬,也去掉了不必要的門檻;所有的開關都安裝得比常規要低,桑蘭坐在輪椅上都能夠得著。

黃健用心地將整個設計從桑蘭的生活出發,每一個細節都方便她的起居,令她獨立生活的愿望成為現實。

當時黃健居住的地方和桑蘭相隔很遠,但是他依舊是每天都去照顧和陪伴桑蘭。

婚后,桑蘭懷孕,黃健更是操碎了心。

懷孕期間,桑蘭接連出現了貧血和高血糖,血壓曾一度達到過210。

加上桑蘭平日里吃的藥物,存在可能會對孩子產生不良影響的成分,這讓桑蘭的生子之路變得十分艱難。

黃健毅然推掉了所有的工作,把桑蘭排在了第一位,對她事無巨細的照料。

孕期,哪些食物能吃,哪些食物不能吃,黃健都細心地做好了分類。

桑蘭水腫跟痙攣時,黃健也會貼心地按摩。

2014年4月14日凌晨00:19,33歲的桑蘭在黃健的照顧下終于歷經了所有的艱辛。

在北京航空總醫院,桑蘭剖腹產下一名男嬰,重2850克。

母子平安,黃健也榮升為了父親。

桑蘭給兒子起了個小名叫做「黃小寶」,她希望孩子從小不被過多關注。

當了母親,桑蘭會和其他媽媽討論孩子喝什麼牌子的奶粉,到了哪個成長階段該吃怎樣的輔食,孩子哭鬧怎麼辦。

而黃健不僅學習了母嬰知識、康復按摩手法,還自學烹飪技巧成為了「一名大廚」,常常變著法子給母子倆做好吃的。

桑蘭很喜歡丈夫做的名菜,她常常夸贊黃健: 「這個人,認真的時候真的很可怕。」

認識桑蘭幾十年,黃健說桑蘭的到來是對他人生的洗禮。

而對于桑蘭來說,上天給她關上一道門,卻打開了一扇窗,她的人生也被黃健傾灑的陽光照耀。

如今,兩人結婚八年有余,桑蘭也會經常在社交平臺上曬出一家人的幸福。

2022年2月13日,北京下了一場大雪。

桑蘭陪著家里的兩個大男孩到樓下玩雪。

恰逢北京冬奧會,黃健與兒子一起做了一個雪人版的冰墩墩,引來很多鄰居小孩子的合影。

桑蘭穿著一件紅色的羽絨服,坐在輪椅上也與爺兒倆堆的冰墩墩合了張影。

2022年2月27日,桑蘭張望著兒子的足球訓練,還為兒子加著油。

黃健早在兒子6歲的時候,就對兒子進行了足球啟蒙,而小寶遺傳了兩位運動員父母的基因,訓練有所成效。

2022年4月15日,桑蘭在社交平臺曬出兒子過8周歲生日的照片。

黃小寶身穿寶藍色上衣,在閃爍的蠟燭面前許了一個愿望。

桑蘭猜測,兒子許的愿望,一定是將來可以真正的穿上藍黑球衣,在綠茵場上奔跑。

桑蘭也寫道: 「因為我也是從小練體育,我相信,這孩子身上的勤奮和努力,堅強與不服輸,我看到了自己和他爸爸小時候的樣子。加油!藍黑少年」!

相信未來的未來,在桑蘭與黃健的陪伴下,小寶的愿望會變成現實。而這一家人,也會一直幸福美滿下去。

結語:

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桑蘭以堅強、樂觀的心態度過重重難關,觸動了無數人的心。

而黃健的到來,為桑蘭黯淡的生命照進了一束陽光。

他們用事實傳達出了,無論順境逆境,無論貧窮富貴,真摯的感情永不會褪色, 在人生的酸甜苦辣間,幸福也能夠觸手可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