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為何沒有躋身香港四大家族?深扒霍英東輸給李嘉誠的三場商戰

「在香港,沒有哪一個富豪在發家后,像我一樣如履薄冰地生存,就像是走鋼絲、險象環生。」

——霍英東

香港,城是李嘉誠的城,香港商界的江山卻不是李嘉誠打下來的。

嚴格來講,香港算是白手起家的富豪,只有霍英東一個人。

李嘉誠借了舅舅的力,何鴻燊家族更是香港第一任首富,李兆基本來就是富二代,鄭裕彤岳父也不是吃素的。

只有霍英東,出生在一條兩米寬的小舢板上,卻活出了氣象萬千的大格局。

有人曾這樣評價霍英東:「他在每個行業的發揮都堪稱獨到,是個標準的經商天才。」

是的,霍英東精準判斷了每個風口,香港每一步大發展都有他的推波助瀾,包括賭王何鴻燊的發家,也有霍英東從旁協助。

霍英東曾說:

「沒有我當日開通外港碼頭,所有澳門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何鴻燊的地位。」

人們總是用開玩笑的方式說最真心的話。

可是這樣一個天才,卻在后來被李嘉誠,李兆基,甚至郭炳湘們遠遠超過,他輸在哪兒了?

李嘉誠的名言是: 不賺最后一個銅板,也不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只談商場,李超人自然是精明到腳趾。

今天咱們講講霍英東和李嘉誠間三場經典決策性商戰,看看愛國商人霍英東到底失去了多少,然后你會明白,一位商人,為何可以得到國旗蓋棺,下半旗致哀的國葬殊榮。

霍家第三代接班人霍啟文曾經說到過爺爺對他們進行的軍事化教育:

「我小時候,家教嚴格。

在餐廳吃飯的時候,違反餐桌禮儀,爺爺會讓我起來扎馬步。

再大一點,爺爺帶我們去踢足球。他會用籃球替代足球,鍛煉我們的體能。

爺爺要求家族里每一個小孩都要盡早學會游泳,甚至在電閃雷鳴的天氣里讓我們下海游泳,我有一次游完回家,邊哭邊大口大口吃飯。」

了解霍英東經歷的人,一定明白他的執念因何而來: 霍英東七歲那年,兩個哥哥和父親就是在一個雷暴天氣里,不幸在海上遇難。

霍英東肯定無數次地想過,如果爸爸和哥哥們沒有死,后來又會怎麼樣?

現實里,失去家庭支柱的霍家,靠唯一的兒子活成了傳奇。

1945年,日軍投降,他們遺留的各種海上物資讓開雜貨鋪的霍英東賺到了第一桶金。

上世紀50年代,李嘉誠拿著岳母給的5萬塊開辦長江塑膠廠時,霍英東已經在賣樓花。

我們現在買房時最常用的分期付款方式,就是霍英東首創,當時他名下的地產公司已經在實施。

1955年,李嘉誠還在做塑膠花,霍英東的商業版圖已經擴張到地產、建筑、航運、建材、石油、百貨、旅館、酒樓等各個領域。

1960年,霍英東已經和何鴻燊一起創辦澳娛,澳娛多賺錢大家都知道,如果不是他的個人選擇,香港首富的位子不可能有別人。

但霍英東選擇, 做個愛國商人。

他付出了多少呢?

朝鮮戰爭爆發后的第二年,以美國為首的43個國家集體對中國制裁,封鎖禁運。

港英政府在中間和稀泥,他們同意貨物經香港運輸至內地,但是要收一大筆費用。

霍英東本是船運業發家,在水上他有絕對的制霸能力。

他帶著一幫兄弟突破重重防線,為國家運輸了大批質量好價格低的物資,為抗美援朝出了大力氣。

這件事,兩岸政府都不會忘記他。

港英政府做得多絕?

1955年,霍英東在銅鑼灣建成當時香港最高建筑物——蟾宮大廈。

預售時,坊間突然流言四起。一說霍英東販賣軍火,要被遞解出境,又說霍英東涉嫌走私。

買了蟾宮大廈的人,信心動搖,紛紛上門要求退款讓霍英東的地產公司備受困擾。

誰散布的謠言?港英當局。

為了平息當局的怒火,霍英東只得主動和港英政府簽訂協議,負責提供全香港的沙子,這是一個出力不討好的項目,霍英東咬著牙接下了。

1965年,政府為了活躍地產市場,公開拿出一塊27英畝的黃金地皮招標。

奈何當時所有地產商全部看衰香港樓市,只有霍英東一個人參與競標。

為了打壓霍英東,政府竟然取消了這次拍賣。

兩年后,霍英東投資的「星光行」大廈建成,其中部分租客做進出口生意。

而美國駐港領館,竟下令禁止「星光行」租客買賣美國貨。

絕不絕?

香港其他地方都可以,就「星光行」不可以。

針對做到這麼明顯,也是嘆為觀止。

更離譜的是,港英政府還下令切斷「星光行」的商戶電話,直接讓這棟樓做不了生意。

之后,英資企業置地公司要求收購「星光行」。

條件: 出資1750萬收購成本價3750萬的「星光行」,余額部分用欠條抵押。

強買強賣啊!

霍英東屈辱地簽下了這張合同,他也因此退出香港地產市場。

亮點來了!

這個時候,李嘉誠成立長江地產有限公司,第二年就上市,上市一年后,公司土地儲備增長20倍。

一直觀望的李兆基,郭炳湘,鄭裕彤家族順勢跟進,瘋狂抄底,「四大家族」格局形成。

呵呵,聽話的孩子有糖吃!

兩年后,「星光行」及其周邊地區拍賣出了2.58億港元的高價,實屬當年的地王。

霍英東卻只拿到1750萬及一張白條。

1978年,霍英東帶領30余名香港富豪到北京觀禮。

李嘉誠也去了。

臨行前,李嘉誠思前想后,專門去做了一套中山裝。

站在城樓上,他也一度感慨萬千,聽到總設計師「打開國門」的愿景,李嘉誠激動地問:

我能做點什麼?

當時的李嘉誠手頭寬裕,但是結束了北上之旅,回到香港后,他卻整整十五年沒有為那塊讓他心潮澎湃的土地投下一毫一厘。

轉頭,隨著香港回歸已成定局,英資大量拋售在港資產。

李嘉誠宣布透過長江實業向香港上海匯豐銀行購入英資第二大洋行、市值約60億港元的和記黃埔22.4%股權,其后逐步增持,1980年底增至41.7%。

李嘉誠成功控制和記黃埔,長和實業幾乎是富可敵國。

1981年,《遠東經濟評論》用「李超人」作為封面,從此進入李嘉誠制霸商業的局面。

這時霍英東在干什麼?

他在內地建賓館。

中國第一個外商投資項目——中山溫泉賓館就是霍英東在這個時期建成的。

之后他又斥資2億,在廣州建34層高五星級的白天鵝。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無法了解「白天鵝賓館」的意義。

當時的中國,即使在北京最高級的酒店,洗手間也很少有浴缸,房間里不配置冰箱。

霍英東的「白天鵝」每一根柱子都是從菲律賓運來,設計師他堅持用英國人,家具建材還有裝飾品全部進口。

建成后,霍英東要求白天鵝賓館完全開放,任何人都可以進來參觀。

在白天鵝,沒有階層之分,來者都是客。

霍英東甚至希望廣州,以及全國的人都來看看,什麼是新事物。

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在留言簿上寫道:

我曾經住過美國和全世界許多酒店的總統套間,我認為沒有一間能夠超過白天鵝賓館。

改革開放前十年,霍英東在內地的投資可以用不計代價來形容。

他曾經說:

「我們家族每年在港澳的生意入息4億多港元,全部用到內地,不就是為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為了中國的現代化建設…」

1984年,霍英東帶領全家一起前往美國洛杉磯,參加中國重返國際奧委會后的第一次奧運會。

只有他知道,這個參賽名額多麼的來之不易,當國歌響起,五星紅旗升起時,霍英東情難自己,老淚縱橫。

90年代初,為了北京申奧,霍英東再次全球奔走。

他甚至宣布,如果北京申奧成功,他將出資10億興建一所可容納10萬人的頂級奧運會場。

咱的老朋友李嘉誠在忙啥呢?

哦,他也沒閑著。

1992年,和記黃埔入股深圳鹽田港,持股7成。

隨后,在天安門城樓東邊,他建了東方廣場。

從1992年起到1997年初,和記黃埔投資內地超過500億。

這500億就像一只爆肥的老母雞,錢滾錢,利滾利,到2000年,變成1850億,到2009年,市值突破萬億。

你每眨巴一次眼睛,李嘉誠就進賬200美金。

霍英東也不是沒有這種機會,如今的黃金貿易區海南三亞亞龍灣,當初開發權是給了霍英東的。

簽約不久,海南地價暴漲,亞龍灣更是黃金眼。

盯上亞龍灣的人,個個來頭不小。

按照簽約時的價格,霍英東將會有一筆天價收益,但那個合同最終沒能成功執行下來。

他沒說什麼,把心思都放在了南沙的建設上。

說到南沙,這中間恐怕不能少了前南沙開發區第一任黨委書記,梁柏楠的戲份。

梁柏楠曾任南沙開發區第一任黨委書記,番禹區委書記。

當年霍英東帶著400億來建設南沙,剛落地就吃了一個大虧。

霍英東建蒲州花園,某天來了一批人,在山腳下挖了一些土,然后種了幾棵樹下去。

轉身就敢寫1500萬的賬單給霍英東。

多年后,霍英東說:「我一生搞工程,從沒遇過如此離譜的事。」

霍英東投資1000萬建的洛溪大橋,每次要收取5元過路費,當時老百姓月收入200元左右,過路費的發票上赫然寫著出具發票的是霍英東方。

事實上,霍英東從沒收過一分錢。

這事兒讓他像吃了蒼蠅一樣難過。

梁柏楠手下的主管利用職務之便走私,違反外匯管理條例,被處罰的卻是霍英東。

這種「吃拿卡要」維持了十多年,當中復雜的情況不足為外人道,為了發展霍英東都忍了。

直到梁柏楠因涉嫌受賄被捕,這些與霍英東有關的細節才隨之曝光。

為了南沙這片美麗的土地,霍英東付出的太多了。

從1989年開始,霍英東基金會在南沙投入超過60億。

竣工項目業包括天后宮、南沙大酒店、東發碼頭、虎門碼頭、南沙客運站、蒲洲花園、中華總商會大廈、世貿中心大廈、南沙游艇會、高爾夫球會等各行各業,其中有大量基礎設施。

而李嘉誠給內地留下了什麼?

低價拿地,緩慢開發,坐等地皮升值,這就是李嘉誠的生意經。

內地但凡有風吹草動,李嘉誠第一個拋售資產跑路,當然,萬幸的是,他在全球都是這麼干如今拋售英國資產的動作也相當驚人。

李嘉誠曾經說 :我就是一個商人,不要用空洞的道德來衡量我。

用霍英東南沙22萬畝地皮和李嘉誠捂地不動相提并論,對霍英東是極不公平的。

根據資料,霍英東家族對南沙的投資從2003年開始漸緩,霍英東2006年就去世了。

霍震霆曾經回憶,霍英東纏綿病榻那幾年,有機會就找他們兄弟說南沙的事情。

2006年霍英東去世后,霍家其實群龍無首。

兄弟間對南沙歸屬有爭議,家族事業發展也一般,不像霍英東在世的時候,不計代價的往南沙輸血。

單從霍英東個人的角度看,他絕對配得上他晚年對自己的評價:

仰不愧于天,伏不作于人。

2006年10月28日,霍英東在北京與世長辭,他成為香港第一個享受國葬待遇的人。

霍英東一生財富從未排進香港富豪榜前十,但他是不折不扣的,真正的豪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