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愷威的前女友,扛著「小劉嘉玲」招牌的鄺文珣,為何紅不起來?

劉愷威在沒有整容之前是什麼模樣?看看他和前女友鄺文珣之前的合影就知道了,在沒有和王鷗讀「月光劇本」之前,鄺文珣和他的分手原因,也是因為劉愷威的緋聞太多,所以,楊冪在沒有嫁劉愷威之前,為啥就沒有做下調查呢?

也有網友調侃,因為彼時的楊冪忙著拍戲,結婚都像進劇組片場來去匆匆,哪有時間做調查呢?

不過也不能怪楊冪,畢竟劉愷威的這位前女友,在娛樂圈一直沒能揚名立萬,是一個小透明般的存在。

提到鄺文珣,你會想到她的哪部代表作呢?估計很多網友都會一臉懵圈地問,這人是誰啊?怎麼沒印象?

但是提起陳小春版的《鹿鼎記》,你對那個郡主沐劍屏是否有那麼一丟丟的印象呢?

都說限制是天才的磨刀石,這句話真的很適合鄺文珣,這也是她一直沒能紅起來的原因,她擁有的才華,在娛樂圈并沒有太多用武之地。

1976年4月3日,鄺文珣出生于香港。

鄺文珣11歲那年,跟隨家人移民加拿大,所以鄺文珣從小接受的就是西式教育,因此她的中文并不是特別好。

雖然她也會看中文劇本,但是在刻畫角色的時候,往往達不到導演的要求,由此可見,溝通和理解方面還是有所欠缺。

父母重視對三個子女的教育,因此鄺文珣從小就多才多藝,她自幼學習芭蕾舞,還受父親影響,學會了彈吉他,5歲就會彈鋼琴,8歲就能寫曲子了。

因為基礎太好,長大之后,鄺文珣的鋼琴有10級那麼高,然而,作為中國人,鄺家最不應該忽視的,就是一直沒能提高女兒的中文水平,無形當中,為鄺文珣日后的發展設置了障礙。

除了音樂天賦極高之外,鄺文珣還是一個學霸。

她在加拿大讀國中的時候,曾參加過華人歌唱比賽,后被邵氏電影公司發掘去拍戲,為了不耽誤學業,她跳了一級,提前一年畢業。

憑借優異的成績,鄺文珣考入了加拿大約克大學音樂系,憑借小清新的氣質、才華出眾的硬實力,引起某位香港經紀人的注意,之后和她簽約,將她推薦到無線,成為了旗下的簽約藝人。

離開家人和朋友,離開了熟悉的城市多倫多,只身回到香港打拼,鄺文珣對這座留下童年回憶的城市,除了熟悉的陌生,還有洶涌澎湃的孤獨,如同潮水一般向她襲來。

于是,帶著孤獨寂寞冷的無助感,鄺文珣在參演處女作《真情》時,就和那個向她展示暖男功夫的男演員越走越近了。

這個人就是劉愷威,楊冪的前夫,「月光劇本」的男主角,而在此之前,他的長相還是很清純的,并非現在濃眉大眼的模樣。

不過這段戀情的存活率非常短暫,短暫到后來有媒體舊事重提時,劉愷威給鄺文珣貼的標簽不是前女友,而是緋聞女友。

不過鄺文珣并不在意,因為當初分手分得很干脆,據坊間傳聞,兩人分手的原因不少,據說劉愷威因為咖位比女方大,而且又不思進取,再加上劉愷威的緋聞不少,讓鄺文珣沒有安全感,所以她才選擇了放棄。

分手之后,鄺文珣一門心思地搞事業,那些年的影視劇,她真的沒少拍。

只可惜,鄺文珣搭上的是TVB輝煌時期的末班車,90年末,TVB已經是強弩之末,很多明星紛紛選擇到內地發展,而鄺文珣因為理解中文劇本的能力有限,因此一直在影視劇里扮演一些沒有存在感的配角。

起初的時候,由于TVB看中鄺文珣多才多藝的本事,因此也有力捧她的意思,給了她不少好資源。

這個時期,有幾部可圈可點的作品,例如《千里姻緣兜錯圈》、《總有出頭天》、《錦繡良緣》、《鹿鼎記》等等。

因為鄺文珣神似劉嘉玲,當初TVB為她做宣傳時,曾經打出「小劉嘉玲」的招牌為她造勢,只可惜盛名之下其實難符,鄺文珣一直沒能紅起來。

因為在影視圈一直默默無聞,鄺文珣自己也很焦慮,而且或許是因為演技有限,所以她轉換到自己擅長的音樂領域,力求突破。

2002年的時候,鄺文珣在台灣推出自己的專輯《幸福后花園》,這張自掏腰包制作的專輯,銷量平平,并未激起太大的水花。

之前鄺文珣和「星光」有過合約,但是「星光」也不傻,因為鄺文珣的咖位太小,市場號召力不足,因此并未幫她出專輯。

2006年,因為事業上一直沒有任何進展,鄺文珣在演完《白色休止符》這部劇之后,給自己在影視圈的事業按下了暫停鍵,選擇了暫退娛樂圈,進入了婚姻的圍城。

原來,早在2003年的時候,鄺文珣認識了圈外富商應德榮,男方家境不錯,他是香港有名的時裝定制商人,鄺文珣自從和應德榮交往之后,他就成為了她的形象顧問,穿衣打扮這件事,再也沒有讓鄺文珣自己操心。

2005年,鄺文珣和應德榮一同出席《藝人之家》的聚會,當時應德榮的舉動,讓鄺文珣嚇了一大跳,當時應德榮單膝跪地,從懷里掏出戒指向她求婚,顯然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行為。

在好友們的歡呼和起哄聲中,現場的氣氛異常熱烈,因為沒有任何心理準備,鄺文珣還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在友人的祝福聲中,鄺文珣答應了應德榮的求婚。

2006年,兩人結束了三年戀愛,進入了婚姻的圍城。

只可惜,即使是王子、公主的婚姻,也是要面對雞毛蒜皮的瑣事,兩人之間摩擦不斷,據說應德榮后來生意曾一度出現危機,因為心情不好,還得了狂暴癥,經常拿鄺文珣出氣。

彼時的鄺文珣,因為連生兩子,自然是不能失婚的,只好默默忍受來自老公的拳腳暴力,再加上自己沒有收入,所以那段日子,只能用陶晶瑩的代表作《太委屈》來形容。

不過鄺文珣也不是一味地逆來順受,她后來推薦老公看了一些心理學方面的文章,里面講述的夫妻關系處理,如何經營好家庭,獲得幸福的干貨還不少。

愛他,就是糾正他的缺點,理解他的難處,讓他跟著自己一起成長。

雖然這些文章被有些人稱之為「毒雞湯」,但是應德榮看完之后,改變很大,兩人的關系也越來越好。

再后來,應德榮的生意漸有起色,鄺文珣也放心地備孕第三胎了。

2017年10月3日,鄺文珣生下了第三胎,并且開心地表示:「我媽媽生了三個,我也和媽媽一樣,生了三個」。

相夫教子的鄺文珣,將兩個兒子培養得一表人才,而對于這個年幼的小女兒,依舊傾注了全部期待。

風雨過后,方見彩虹,其實鄺文珣這種水滴石穿,以柔克剛的性格,早在她上學的時候,就已經具備了。

據鄺文珣回憶,因為很小的時候,她就跟隨家人移民到加拿大,因此初到學校的時候,她和弟弟經常會被白人學生欺負,雖然學校呼吁不要有種族歧視,但是還是避免不了那些人的作弄。

她記得那些高年級的學生,經常會故意踩她的新鞋子,因為忍受不了疼痛,她痛得齜牙嘞嘴,而對方看到她一臉痛苦的表情,卻滿意的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那個時候,她就已經意識到,有些人的惡意,是故意的。

魯迅曾經說過:「強者憤怒,抽刃向強者;弱者憤怒,抽刃向弱者」。

那些欺負弱者的人,他們的內心永遠住著一個膽小鬼,因為欺負弱者,才能獲得絕對的勝利。

鄺文珣當時無法理解那些壞學生的行為,因為她并沒有惹到他們,只是從那之后,她很少穿新衣服和新鞋子上學,而這種被欺負的情況,也越來越少,那個時候,她才發現,原來嫉妒也是一個原因。

彼時的鄺文珣,為了平衡這種消極心態,作為一個被同學欺負的弱者,她后來也找到了一種安慰自己的方式,據說只要找到四葉草,就能找到屬于自己的幸運。

于是,在那個時候,加拿大校園內的一個小女生,經常在放學回家途中,沿著路邊的綠化帶,尋找屬于她的幸運草。

幸運草一般都是三葉的,能夠找到四葉草的人很少,幸運的是,鄺文珣竟然找到了很多四葉的幸運草。

更加幸運的是,自從找到幸運草之后,鄺文珣在上中學的時候,再也沒有壞小孩欺負她了。

從那之后,鄺文珣就發誓,無論在生活中遇到什麼,都要溫柔以待,因為她相信,心中有愛,行動有暖,臉上有笑的人,都會很幸運,而這種信仰,她不僅傳遞給了老公,還傳承給了三個孩子們。

一家五口的照片中,每一張笑臉,都是發自內心的,這種快樂,絕非虛偽的秀恩愛,也不是塑料花親情,而是歲月沉淀下來的,最美的禮物。

如今46歲的鄺文珣,重新出發,進入直播間,開始了網紅奮斗之路。

人生很短,路卻很長,走好腳下的每一步,認真生活,努力奮斗,或許這才是值得期待的,最勇敢的自己!

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