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裝機店老板:昧著「良心」賺錢的我,在行業的今天,只剩悔恨

大城市的小人物,做平凡生活的真實記錄者 以第一人稱視角,帶你走入平凡的真實生活 本期人物:電子信息城里的「奸商」

本期主題:一種的商品往往可以造就無數「暴富」的機會,而在二十一世紀中,電腦的出現,可謂是創造了一個無比龐大的市場。

許多城市都有「電子信息城」的存在,依托于電子信息城,有無數微小的公司在其中賺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但「電子信息城」如今卻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這一曾經購買電腦用品的不二場所,逐漸被人們所唾棄、猜疑。

那麼,在「電子信息城」中謀生計的商戶,又在如何看待這種變化,他們經歷了什麼,又體會了什麼?

本期的主人公,便是一位在電子信息城中浮沉了近10年的老板,他的視角,我認為有助于我們看清很多事情。

他所經歷的,也正是無數行業所正在經歷的。

以第一人稱,講述他的故事我在98年便在本地的電子信息城開了一家裝機店,憑借這家裝機店,我購買了房產、養活了家庭。

曾經的我,可以說是站在「風口」上的那只豬,在那時想要賺錢,對我來說,可謂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那時的我,開始憧憬著自己未來高質量的生活,甚至是開始盤算著多久便可以實現財務自由,但很快,現實便告訴我,這些不過是我的幻想而已。

一個人開始幻想的那一刻,或者說是即將要實現幻想的那一刻,往往意味著幻滅的開始,可惜那時的我,并不懂這點。

裝機店的

輝煌

時間回到98年,一直在其他行業工作的我,對電腦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不同于他人對游戲的癡迷,我對電腦的興趣,聚焦于電腦本身。

我并不知道,電腦是如何通過一個個電子元件實現它強大的功能,我對電腦的興趣,來自于組裝、維修的過程。

今時不同于往日,今天會組裝、維修電腦,可謂是許多年輕人的基本技能,但對于那時來說,這毫無疑問是一項稀缺技能。

那時的人們,還沉浸在品牌電腦的「榮耀」之中,對組裝電腦多少有些不屑一顧,認為組裝電腦,是低質、貪便宜的表現。

但我知道,品牌機與組裝機并無區別,我拿著不多的積蓄,可謂是投入全部身家,在本地的信息城開了一家小店面。

那時的電子信息城,還沒有像今日信息城這般有著穩固的三大件壟斷情況,我們的配件大多是來自于其他地區的供應商,或者是一些二手的翻新件。

在98年,人們對電腦的配置還不知甚解,許多顧客只關注價格,并不懂得電腦有著配置的高低之分。

在那時,一臺電腦我們便可以賺取到千元左右的利潤,遇到那些「有錢人」,通過話術來捆綁殺毒軟件等產品,更是讓我賺得盆滿缽滿。

很快,憑借消費者的「無知」,我便賺取到了常人難以企及的收入,購買房產、購買汽車、擴大經營,可謂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最為巔峰的時期,我有著近200平米的店面,有著近20人的銷售、技術團隊,業務涵蓋零售、供應、技術支持等多個領域。

在本地信息城,我也逐漸闖蕩出了名氣,周邊也開始充斥著員工、同行的奉承與贊美,這多少讓我有些飄飄然起來。

而就在我開始盤算著未來美好生活的時候,夢想的幻滅也隨之到來。

時代車輪的

碾壓

一個人在志高意滿的時候,是他最為危險的時候,因為他在一個領域中的成就,使他無法客觀的觀察世界真實的變化。

隨著時間來到2010年,那時的我處于最為「巔峰」的時期,就在我幻想著未來的時候,一個不起眼的消息被他人所逐漸提起。

網購開始真正的興起,雖然網購存在了很長的時間,但直到那個時候,人們似乎才開始真正的信任網購的質量與價格。

那時有許多人都開始擔憂網購對電腦行業的沖擊,但當這種消息傳到我耳中時,我卻表現得毫不在乎,因為在我看來,無論網購如何興盛,它注定無法占據我的市場,畢竟人們總需要人來撰寫配置,也總需要人來裝機。

可實際上在那個時候,我已經可以意識到市場的萎縮,不管是裝機還是技術市場,業績都在逐步的下降。

但我傲慢的認為,那是一個市場正常的規律,電腦的更新換代速度本就不高,出現業績的下滑也無可厚非。

這種傲慢,與其說是來自于對自我評判能力的自信,不如說是來自于慣性,我并非是不認同網購,而是不愿意、不希望我所從事的行業產生任何變化。

行業的任何變化,都意味著我需要隨之變化,而對于那時的我來說,變化是我最不愿提及的事情。

但無論我如何的抗拒變化,在接下來幾年的時間中,我逐漸縮減著營業面積、員工數量,因為市場的萎縮,已經肉眼可見。

曾經的我可以一年賺取到近百萬的利潤,如今一個月能賺取到一萬元已經是謝天謝地;曾經的我幻想著自己將成為何等的「人物」,如今的我,只想著如何能維持生計。

可即使是再為不愿變化的我,在世界的變化下,終究還是繳械投降。

落寞的行業

繼續亂象不斷

在市場不斷萎縮的情況下,我也試圖改變自己是商業形式,但即使是我再為積極的改變,也無法扭轉「電子信息城」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

坑蒙拐騙、以次充好、強買強賣,這些無法理解的銷售方式,在曾經的我、曾經的同行眼中看來是再為正常不過的。

與其說是網購搶奪了我們的市場,不如說是網購拯救了消費者,使消費者有了選擇權,必備再遭受我們的盤剝。

實話說,在網購的沖擊下,我也試圖去以一種合理的形式進行銷售,可惜,我們的渠道能力與那些大型的互聯網公司無法相提并論,他們的售價,甚至正是我們的進價。

更為重要的是,即使是我開始合理的銷售,我的同行卻依然在破壞著市場,以變本加厲的方式去盤剝消費者。

可悲的是,即使是我給出的價格再為公允,也很難獲得消費者的認同,相反那些盤剝消費者的同行,往往可以通過一筆生意來賺取到客觀的回報。

如今的我終于理解,憑借自己的能力無法改變行業,我能做的,只有同流合污,亦或是退出這個行業。

曾經的我,沒有足夠的良知,而如今的我,面對這個被我們所重創到千瘡百孔的行業,唯一想做的,便是退出。

這是我最后的良知,促使我做出的選擇。

以我的視角

看他的人生

許多人都與「電子信息城」打過交道,而相信許多人在網購出現之后,都主動的選擇了遠離「電子信息城」。

因為電子信息城給大眾的印象,便是高價低質,在以往消費者無法選擇的情況下,或許還會捏著鼻子「認了」,而如今消費者有了其他選擇,自然要對其進行遠離。

一個行業的沒落,必然會影響到這個行業中的所有人,但他們并非是行業沒落的「受害者」,而是致使行業沒落的「施暴者」。

「電子信息城」商戶通過惡意的交易手段來賺取「快錢」的那一刻,便應該意識到這一天的到來。

即使是如今他們的處境再為艱難,也無法取代他們曾經對消費者所造成的傷痛,唯一可惜的,便是那些真正秉承誠信經營的商戶,要與他們一同覆滅。

「我應該如何寫你的身份?是電腦從業者,還是裝機店老板?」我問本期的主人公這個問題。

他思考良久,自嘲的笑了笑,回答道:「這些都不夠精準,不如你就寫奸商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