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晶瑩:不管結婚多少年,也要擅用「演技」加溫

团团 2020/10/19 檢舉 我要評論

陶晶瑩與李李仁,是娛樂圈為人所稱羨的模范夫妻,但面對婚姻這個修羅場,依舊有許多層層障礙在不斷考驗著親密關係。

她的書《二十一》,更是關係現形記,寫出了人工智慧時代下,媽媽如何面對「婚內失戀」、虛擬出軌、科技冷漠等難題。

陶晶瑩認為人一隨性就犯懶,所以關係更需要刻意的經營、努力。

陶晶瑩是這麼介紹自己的:

「10歲唱歌,20歲以說話為業,30歲寫作,40歲有了四口之家,50歲則希望把上述事情都能反復做好。「

1990年,她用透亮、純淨的嗓音唱著「天空不要為我掉眼淚」,此後十年間,臺灣娛樂圈便多了一位能歌、能主持的明星。

時間再往後推移一點,她又執筆寫作、變身作家,出版了《愛唷》、《小二月的故事》、《小眼睛》、《我愛故我在》、《╳!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等書,將她對愛的看法、對愛的信仰,以及對自我與家庭關係的剖析落成文字。

2005年,她與演員李李仁結婚,生下女兒荳荳與兒子李小龍,成為眾人稱羨的模范夫妻檔,「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句古老的預言,似乎未應證在陶晶瑩與李李仁身上。

關於「愛」這個千古難解的大難題,陶晶瑩是這樣看待的:

20歲,先用妳的本性、野性去戀愛,縱然跌跌撞撞,也能從不同物件身上學習,修練更棒的自己。

30歲,能分辨男人的種類,也較能分配愛情在生命中的比重。擁有花樣年華般地自在自信自由。

40歲,積極的要讓自己更美、更能抓住生活中那稍縱即逝的歡愉,也找回了少女時代的青春活力。

自信的自我,這句話看似多麼輕巧,實踐起來卻相當困難,尤其是當少女走入家庭、進化成為媽媽之後。

媽媽的不快樂來自於被遺忘

她的書《二十一》,寫的便是關於走入婚姻這座城之後,女性怎麼逐漸坐困愁城的處境。

上市不到一個月,已邁入八刷,它既是個未來科技可能發生的寓言故事,故事中的情境卻也是不少家庭的現在進行式: 受到先生冷落的太太、被兒女冷言冷語的媽媽、被當成家事機器人的媽媽、失去自我的媽媽、不再有愛的夫妻。

在新書分享會上,更有不少媽媽來到現場,激動的向陶晶瑩分享她們的故事,

「我回到家,家人就是沉浸在自己的手機裡,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看著他們,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局外人、隱形人,」會上一個媽媽說著說著便掉下眼淚。

這個小型的媽媽取暖會,卻在在反映著婚姻這個修羅場多麼考驗人性與關係。

人的惰性、追求新鮮感的特性,讓經營親密關係似乎變成世界上最需要智慧的功課之一,尤其當科技時代來臨,面對面的互動遭到虛擬世界所取代,相較現實,看不見的世界反而更有吸引力。

在那個世界,新鮮感永遠不是一個問題。

小說故事設定在一個充滿 AI 人工智慧的時代,一切勞動家務,都可以被機器人取代。

媽媽不再有家事焦慮,得以從繁忙的家務獲得解放,眾人開始追求娛樂至上,那樣的時代看似是個烏托邦,但若這真是個幸福而美好的社會,為什麼媽媽不快樂?

陶晶瑩不直接拋出這個提問,而是細細描繪出女主角的處境,邀請讀者一同經歷身為女性、作為母親必須走過的每一哩路,於是媽媽這個習慣付出的隱形角色,才慢慢地變得立體,她的喜努哀樂才漸漸被大家看見,我們才知道,原來媽媽也有自己的夢想。

模范夫妻也不敵科技殺手

提起小說的創作緣由,陶晶瑩劍指先生李李仁。

原來是因為他太沉迷於電動,即使到了峇裡島度假也不放過可以滑 iPad 的時光,甚至在陶晶瑩暗中將 iPad 藏起來時,更放話要報警而起。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