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溫不火的張文慈,終究是為自己的炒作買了單

郭敬明曾當著魯豫及全國觀眾的面,吐槽上海大學是一所非常變態的大學,魯豫當即驚呼:「請注意你的用詞,那可是你的母校」。

小四不好意思地改口道:「好吧!那是一所非常夸張的大學」。

如果說北上廣不相信眼淚是一句接地氣的大實話,那麼,很多來內地撈金的港臺明星,他們最有發言權,例如張文慈。

張文慈是誰?她是《肥貓正傳》里的當娜;《我和僵尸有個約會》中的山本未來;也是很多「風月片」里打醬油的無名小綠葉......

很多內地觀眾對她的印象并不深刻,因為她只算一個小明星,正因為咖位不大,因此敢說大實話,所以張文慈爆料的娛樂圈瓜料,還是挺有趣的。

1971年,張文慈出生于香港。

70后的香港藝人,是很苦B的一群人,因為他們的職業黃金期非常短暫,除非能成為一、二線的大咖,即便如此,最后也難逃到內地發展的結局,一旦踏上這條路,在內地也會淪為三、四線的明星,更何況一些原本并不出名的小明星。

張文慈出身寒門,進入娛樂圈,原因也很簡單,總想著能比一般的打工仔賺得錢多些,然而,夢想很完美,現實很骨感。

張文慈自幼是被奶奶帶大的,國中畢業之后,張文慈沒有繼續讀書,她只想盡快賺錢,回報奶奶的養育之恩。

或許是因為文化水平不高,一個思想單純的小姑娘,因為遇人不淑,張文慈在17歲那年就失去了清白之身。

多年以后,張文慈總結過往時這樣說道:「那個時候涉世不深,沒有防人之心,喝了男朋友遞過來的酒,沒想到對方在里面做了手腳,就這樣糊里糊涂地失去了童真」。

或許是那麼痛苦的失去,才讓張文慈變成了大膽向前走的妹妹,20歲那年,一個沒有背景的小姑娘,憑借出眾的外貌,獲得了拍戲的機會,其中經歷的辛酸,可想而知。

1991年,張文慈的大熒幕處女作,是在電影《天賜福星》當中扮演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小配角。

在此之后,沉寂了五年之久,那段時間,沒有收入的張文慈經歷了一段非常難熬的時光。

多年以后,回憶那段「月光族」的經歷,張文慈在做客《男人食堂》這檔節目時,曾經吐露心聲,為了控制自己去銀行取錢的欲望,剪掉了多張銀行卡,但是這個辦法根本沒用。

某一次,張文慈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只好去銀行柜臺前排隊取錢,她告訴柜臺服務人員,自己要取1000元錢,對方一臉疑惑的回答道:「張小姐,您的卡里只有500元哦」!

當張文慈一臉尷尬地取錢走人之后,她暗暗發誓,以后再也不要因為沒錢,讓自己丟臉了。

1996年,張文慈參加了亞視舉辦的「亞洲小姐」選美比賽,榮獲最佳儀態獎,之后進入亞視成為簽約藝人。

張文慈最初在亞視的時候,亞視對這位年輕貌美的姑娘,還算照顧有加,給到她不少的拍戲資源,但是相對于那些緋聞熱度較高,有金主撐腰、帶資進組的大明星來說,張文慈能夠拿到手的好角色并不多。

1997年,剛剛出道的張文慈,獲得了不少影視資源,這一年,算得上是她的事業巔峰期了吧!

真正讓張文慈稍微小有名氣的作品,是她在鄭則仕主演的《肥貓正傳》中扮演的當娜,之后又在劉德華主演的電視劇《天長地久》中扮演蔡小花。

之后又拍了兩部水花不大的電影,依舊是沒有名字的小配角。

演藝事業上的不溫不火,讓急于求成的張文慈,方寸大亂,為了引起更多關注度,張文慈不惜暴露當年失去童真的那段不堪經歷,沒想到不僅沒有獲得民眾的同情和關注,反而被公眾罵成不知羞恥的紅顏禍水。

亞視原本想讓她走清純路線,如今一看,連最基本的底牌都沒有了,于是就將她雪藏了起來。

張文慈沒想到這一波自曝的瓜料,會將自己的「錢途」埋葬在自家瓜田。

又悔又氣、還頂著全城非議的她,因為想不開,還曾試圖跳樓自盡,一了百了,但是想到90歲的高齡奶奶,她又不忍心讓奶奶白發人送黑發人。

在親朋好友的安慰下,才讓張文慈拋棄了那個不好的想法,為了活下去,張文慈只好破釜沉舟,拍風月片養活自己。

也是在那段時間,張文慈加入到王晶拍「風月系列」電影的大隊人馬當中。

肥水不流外人田,亞視看到自家小花如此不顧一切,很快就做出了反應,既然這種戲她都肯拍,自家電視臺也不是沒有這種類型的戲可拍嘛。

于是,亞視將她從冷藏室解凍,隨手甩給她一個《情陷夜中環》的劇本,給她去拍。

電視臺拍這種戲,畢竟要顧及臺里顏面,因此總是在一些敏感環節,打一些和風月片類似的擦邊球。

彼時,和張文慈演對手戲的,都是一臉色迷迷的油膩阿貝,這其中,也包括謝霆鋒的老爸謝賢。

2005年拍這部戲的時候,有一段張文慈和謝賢的戲尤為經典。

在拍完之后,謝賢依舊意猶未盡,面對媒體采訪,大贊張文慈為「藝術獻身」的勇敢,一臉吃飽喝足之相的追憶:「如果是在現實生活當中,做完之后我都會親吻女方啦!否則她們會不開心的」。

媒體當然不肯放過如此色香俱全的瓜料,繼續追問道:「四哥您給張文慈打多少分呢」?

謝賢大笑:「她值好多分啦,因為很多男人都對她流口水啦」!

謝賢此言不虛,為了獲得春宵賬暖的機會,張文慈的前男友都不惜以身涉險。

2004年的時候,張文慈和她的緋聞男友吳廷燁,拍攝亞視劇《爸爸兩邊走》,在開機儀式之前的拜神儀式上,張文慈衣著清涼,也吸引了不少前來圍觀群眾的視線。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趕往開機儀式之前的路上,張文慈因為衣著太過搶眼,還和尾隨的車輛發生追尾事件,當時緋聞男友吳廷燁恰巧路過,因為救她心切,將車子停在路邊時連手剎都忘了拉,結果車子滑向路邊護欄,和另一輛車子發生碰撞,也因此形成兩起交通事故。

當時吳廷燁的這部車是新買不久的愛車,張文慈覺得很不好意思,表示會拿出3000元給他修車,沒想到吳廷燁的回答浪花不小:「沒關系啊!你請我吃一頓飯就好了!若是能陪我一整晚我會更開心啦」!

一個女人,一旦被貼上艷星的標簽,很容易招來有色眼鏡之人的評價,張文慈并不想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但是迫于生計,她只能違心的拍一些「行為藝術戲」。

因為吃了不少虧,張文慈也漸漸懂得了如何保護自己,她堅持不暴露關鍵部位,然而,「行為藝術戲」也是吃青春飯的,隨著港臺戲的日漸式微,再加上年齡增長,之后受疫情影響,張文慈的日子并不好過。

起初的時候,張文慈是為了給奶奶賺養老金,之后又為弟弟的婚房出力,不僅如此,張文慈還打算在內地買一套房子,將自己的事業扎根在內地,因此經濟壓力一直不小。

2021年4月份的時候,張文慈接受了上海某公司的邀請,做起了直播帶貨的工作,當時這份工作的合約期是兩年,不過合約尚未到期,今年年初的時候,張文慈就以回香港過年為由,提出了解約。

對此,上海的這家公司也沒有強行挽留,并且為她舉辦了歡送儀式,由此可見,張文慈對公司創造的效益并不是很大。

張文慈現在在廣州發展,在自家廚房展示廚藝的時候,穿著一身碎花小圍裙,唱著懷舊老歌《千千闕歌》,煙火氣十足。

據張文慈回憶上海直播的那段經歷,她用苦不堪言來形容:「每天直播的時間都很長,如同被抓苦工的感覺,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來做,每天要換好多件衣服,還要應客戶要求,在很短的時間內找到價廉物美的衣服,上班如同上墳一樣,實在受不了」。

上海被稱之為魔都,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張文慈雖然是一個過氣的小明星,但是人家也是要尊嚴和面子的嘛!

張文慈決定離開上海之前,曾在直播間發生過一件非常不愉快的事情,當時有人進入她的直播間之后,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這是誰啊?我都不認識她」。

張文慈后來抱怨道:「既然不認識我,為什麼要進我的直播間呢」?

娛樂圈這碗飯不好端,想要成名,就要付出常人無法想象的努力,自我定位與方向感明確的人,都會成為帶貨大咖。

楊冪為了得到高端奢侈品牌的關注與代言,曾有多拼呢?這段距離可是在機場狂秀三百多件衣服才得來的,不要抱怨老天不給機會,機會從來都是靠實力和努力爭取來的。

如今的張文慈,已經51歲了,是否依舊單身?她的回答含糊其辭,所以無人知曉。

年過半百的女人,機會稍縱即逝,但愿每個寒門女子,都能明確自己的特質,一直深耕下去,天道酬勤,來日可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