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檬、賈靜雯拜他為干爹,綽號「鬼見愁」吳敦的風云往事

善惡到頭終有報,想必這句話,現在是全國網民最愛聽的一句話了吧?

人在做,天在看,當年叱咤風云的竹聯幫總舵大護法,惡貫滿盈,結果落得個父子對簿公堂,讓全國人民看到他跳梁小丑的丑態,想要了解詳情,關注一下吳敦的故事吧!

不怕流氓有文化,就怕流氓有錢花,吳敦的財富積累,橫跨黑白兩道,相當有手段。

吳敦,江湖綽號「鬼見愁」,1949年出生于台北。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東漢末年,曹操賬下有一員猛將,也叫吳敦,這個人,趨利避害的手段絕非一般,他原本效力于呂布賬下,后來呂布在下邳被曹操擊敗處死,吳敦改投曹操賬下效力。

有奶便是娘的做法,為世人所不齒。

1750年以后,吳敦這個名字重出江湖,長大之后,依舊是一員驍勇善戰的大將,趨利避害的手段,如出一轍。

眾所周知,想要兜里有錢花,就得跟對大哥上對車,吳敦長大之后,學歷不高,心眼不少,憑借街頭混混敏感的社會洞察力,很快就學會了校園里的秀才學不會的東西。

最初的時候,吳敦從江湖小蝦做起,憑借敢打敢殺會拍馬屁的那一套,很快得到竹聯幫大佬的重用。

當然,幫里職務的升遷,地盤的劃分,除了看小弟會不會來事,還得看小弟能給大哥孝敬多少米,吳敦憑借跑馬圈地搶資源的戰績,很快就在幫里混得風生水起,成為帶頭大哥身邊不可或缺的一員戰將。

上個世紀7、80年代,港台地區的黑惡勢力滲透到大有可為的娛樂圈,為啥叫大有可為呢?

因為娛樂圈不僅美女如云,更重要的是她們為了賺錢,不得不服從拳頭制度下的予取予求,不給錢就要付出代價,至于什麼代價,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懂。

據江湖傳言,從過去到現在,吳敦有這樣一句口頭禪,他認為:「強BAO女明星,就是給手下小弟分配的福利,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女人說不要就是要,所以千萬別客氣」。

別看吳敦沒文化,但是左手有權,右手有錢,流氓文化那套手段,玩得那叫一個如魚得水。

70年代的時候,吳敦就在影視圈當上制片人了,之所以能進入這個圈子,也是近水樓台的結果。

吳敦的岳父家有一個鄰居,這個鄰居就是賴慧中導演,因為一直給別人打下手,眼看著導演吃肉,自己喝湯,自然是不甘心的,于是一直勸說吳敦涉足影視圈,暗示他娛樂圈這個花花世界,大有可為。

吳敦聽完他描述的種種好處,心花怒放,很快就拉來一幫影視圈的朋友,干起了制片人。

吳敦參與的第一部電影,就想干一票大的,他瞄準了別人不敢拍的題材,那就是和官員走得很近的人物,這種題材別人不敢拍,但是吳敦敢,為啥呢?因為「刀把子」里出權勢啊!

那個年代的台灣,左手有刀、右手有錢的黑幫大佬,即使是官場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也得對這號人物畏懼三分。

原因很簡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敬酒不吃吃罰酒,分分鐘小命難保。

吳敦拍的這個人物,可真了不得,他就是蔣氏手下的舊部吳政輝。

吳敦擔任制片人的電影處女作《金榜浪子吳政輝》橫空出世之后,他很快就獲得了蔣氏兒子的注意。

1984年8月,吳敦在蔣家大公子門徒的授意下,帶著幫里的兄弟遠赴美國,謀害了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

這樁令世界震驚的「江南案」曾轟動一時,主犯吳敦更是罪不可恕,在證據確鑿的面前,名噪一時。

在此之前,吳敦殺人如麻的江湖過往,早就令人聞風喪膽,不過作為竹聯幫的二當家,吳敦殺人從來不需要自己動手,很多砍地里不順眼「西瓜」的事,他都交給手下去辦。

除非是重要人物,吳敦才會親自出馬,江南案中,陳啟禮、吳敦、董桂森三人,在美國洛杉磯一家餐廳,展開了謀殺行動。

劉宜良眉心的那一槍,正是吳敦的得意之作。

因為這一槍,吳敦付出了六年鐵窗生涯的代價。

高曉松曾說過最毒的雞湯:「男人這一生,一定要坐一次牢,才懂得何謂滄桑,不可不來,不可再來」。

經此一劫,出獄之后的吳敦,「大徹大悟」,搞錢過日子,流連花叢,才是男人該過的日子。

對于吳敦來說,他能認識到這個「深刻」的層面,已經很不容易了,畢竟他是武行出身,并非文曲星下凡。

憑借竹聯幫有功之臣的背景,吳敦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若是誰不給他面子,拒絕出演他制片的電影,只要他一聲令下,小弟們的刀架在對方脖子上,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或許,因為懼怕,也或許是因為對這位梟雄的崇拜,娛樂圈不少女明星,跟吳敦的關系,都非同一般。

在吳敦的身邊,有拜他為干爹的張檬,也就是于正曾經的手下愛將,曾經在《美人心計》中扮演過衛子夫。

因為做了一個高出天際的「鼻子」,她被于正嫌棄,無戲可拍的她,后來轉身拜在吳敦門下,成為干女兒。

吳敦可是真沒虧待這個干女兒,給到她不少好資源,關于兩人之間的關系,張檬的解釋是,她的父親和吳敦原本就很熟,并非是外界猜測的那樣。

不過對于這個解釋,網友不太買賬,畢竟吳敦的過往,太過江湖,若是張檬的父親曾經跟他過往甚密,難道張檬是個「黑二代」嗎?

有網友善意提醒張檬,關系曖昧就算了,畢竟「干爹干女兒」的關系,在娛樂圈也不少見,何必自黑還坑爹呢?

憑借干爹的照顧,張檬離開了于媽,依舊混得風生水起,參演了《天涯明月刀》、《天龍八部》、《鹿鼎記》等多部影視劇,但是因為一個被大眾審美不認可的人工鼻子,張檬卻陷入了劇紅人不紅的尷尬境地,若干年后,在《演員請就位》跟于媽重逢之時,不得不為當年的沖動,向于正認錯。

除了張檬,吳敦還曾認賈靜雯做過干女兒,當年賈靜雯因為爭女案,和前夫相愛相殺、哭得昏天黑地的戲碼,想必不少吃瓜群眾還記憶猶新吧?

歷此情劫之后,賈靜雯也傍上了吳敦這棵大樹遮風擋雨,加入了吳敦干女兒序列當中。

當年《倚天屠龍記》有多火?吳敦就有多疼愛賈靜雯。

除了這兩位知名女星之外,還有不少女星榮登吳敦「干女兒」花名冊。

然而,雖然吳敦指導干女兒的功夫很高,并且一手捧紅了釋小龍、金城武等人,但是在教導親生兒子這方面,卻是差強人意。

舉個例子,這個例子,跟李雪琴講的那個段子,有些類似,李雪琴說:「我媽以為她不行了,就把家里的存折交給了我,并且告訴了我密碼,后來發現是誤診,老太太就算坐著輪椅,也要去銀行改密碼,我說至于嗎?

親媽防親姑娘防成這樣,沒想到我媽說了一句話,差點沒把我樂死,她說,你不知道啊,你姥姥的錢就是這麼沒的」。

吳敦跟長子吳庭言之間,也發生過類似的故事。

有一次,吳敦因為心臟病突發,入院搶救,吳敦怕自己性命不保,于是把自己名下的五處房產,以及450萬台幣全部轉移到吳庭言名下。

沒想到,結果卻是啼笑皆非的反轉,吳敦的手術進行得非常順利,大難不死的他,想繼續過游戲花叢的生活,但是手頭沒錢,這種事自然是玩不轉的,于是他向兒子討要資產,沒想到吳庭言卻拒絕歸還,之后躲到北京去了。

這筆價值2.5億的資產,并非小數目,吳敦認為,自己若是有一天大限已到,這些資產終究還是兒子的,但是兒子此舉,分明有圖謀不軌之嫌。

被兒子坑得身無分文的吳敦,一怒之下,將兒子告上法庭。

一代梟雄,跟親生兒子打官司,這件事鬧得滿城風雨,這場父子反目的戲碼,也成為不少吃瓜群眾茶余飯后的談資。

到嘴的肥肉,兒子不肯放棄,還特意高價聘請了知名律師,在法庭之上,將老子當年那些花邊新聞,抖落得人盡皆知,并且以此為由,表示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擔心他敗光家產。這些花邊新聞,信息量之大,令人嘆為觀止,包括吳敦包養干女兒的桃色新聞,還有吳敦和「懷玉公主」鄭家瑜的親密關系......

吳敦沒想到親生兒子會利用這些事,在全天下人的面前,給他背后插刀。

原本以為經此一事,兩父子會決裂,再無來往,沒想到后面竟然再次反轉。

2019年10月12日,台媒爆料,吳敦和長子吳庭言重歸于好,吳庭言表示,當初之所以跟父親爭家產,是因為擔心他揮霍無度,所以幫他代管,沒想到他竟然發新聞詆毀我,既然如此,我也不想管了,我把名下的資產還給他吧!

大概吳敦也覺得不太好意思,后來面對媒體采訪時,用了一招甩鍋計,表示父子反目,都是因為兒子的前女友從中挑唆。

不過這個說法,并不能取信于人,因為在此之前,吳敦經常盛贊這位來自北京的準兒媳,夸其不僅年輕貌美,而且還特別懂事,沒想到兒子和對方分手之后,老爺子竟然將父子不和的黑鍋扣到對方身上,這未免顯得太不厚道了吧?

不過追憶吳敦的過往經歷,這種手段,大概他也沒少玩過。

如今的吳敦,已經73歲了,當年積攢的那些家底,也夠他頤養天年的了。

縱觀歷史風云,那些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的人,都活得不錯。

2022年新版《唐山大兄》的故事,告訴我們這樣一個道理: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雨,從來沒有停止過,所以賣傘的生意,才會那麼好,呵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