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你別吃這些苦,祝願我們都能升級到抽象意義上的自我

点点点点点点点儿 2021/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平常在生活中,有沒有遇到過這種類型的人:

無論是大事還是小事,都極容易感到焦慮,稍有點偏差,就坐立難安。

我有一朋友,天生是個容易緊張的人。

日常生活中遇到些小磕小碰、工作上突然接到新任務,都戰戰兢兢的,生怕會出什麼問題;

一和伴侶產生小分歧,就急得發脾氣,一點小事就上綱上線,導致兩人很容易就爆發爭吵;

孩子成績稍有退步,就開始不停地擔憂他的前途,怕他會考不上好大學,以後會找不到好工作。

據了解,我身邊很多人都常處于這種狀態裡。

以前外出講課時,經常有人問我,能不能分享一些關于 「緩解壓力和焦慮」 的話題。

「焦慮」似乎已成為了不少人的困擾。

為什麼有些人會這麼容易焦慮呢?

壓力一來,就覺得整個人都不行了呢?

在我看來,這跟人的一種 「生死感」有關。

事實上,所有的焦慮背後,都隱藏著 「死亡焦慮」

意思是說,當一個人很焦慮的時候,其實是在擔心:

如果事情處理不好,自己就會面臨 「 死亡 」 。

這裡不僅指肉體生命的死亡,更多指的是精神生命的死亡。

比如我一位同事,她有次去買傢俱,在挑選過程中,夫妻兩人產生了一點小分歧。

後來再加上其他家人的建議,最後沒有買同事看中的那一款,沒有實現她的這個意願和動力。

對她來說,這就意味著,她的這個意願和動力死掉了。

精神層面上的生死,就是如此常見。

那麼,精神層面的生死,和人的焦慮有什麼關係呢?

對于有的人來說,一個小小的意願和動力無法實現和死亡,都會引發嚴重的焦灼。

就像去買傢俱的那位同事。

因為沒有買到自己選中的那一套傢俱,非常暴躁地回到家後,和丈夫發生了爭吵。

其實這些苦是不一定要吃的。

所以有的人處事能更加坦然、從容。

因為他們能夠接受自己意願和動力的死亡,很容易就能容納這種焦慮。

比如,面對突如其來的工作安排,有的人覺得無法保持原來的節奏,變得緊張起來;

但有的人會把它容納到自己的節奏裡,並且很好地完成它。

而這區別的背後,隱藏著更深層的東西。

人應對壓力帶來的死亡焦慮,有三個不同層級的自我。

① 動力層級的自我 在這個層級裡,人常常有著嚴重的意識狹窄,時刻會有這麼一種感覺:

我發出的動力就是我,我就是這份動力。

這份動力實現了,意味著感覺到自己活下來了,在這個世界上有了存在感。

若動力沒有實現,就等于我的死亡,因此有了焦慮的感覺。

對這樣的人來說,在自己的生命裡,沒有大小事之分,所有的事情都非常嚴重。

比如,在親密關係中兩個人起衝突,有人吵著吵著,突然就自盡了。

他們內心的感知是,你不聽我的,我受不了,我要以死相逼。

又比如,有些人一接到新項目,就很焦慮,他們害怕如果做不好,就意味著自己沒有了任何存在的價值。

再比如,一些因口角而起的惡性事件,兩人一言不合就生死相向。

他們覺得一句話、一個眼神的誰勝誰負,都事關自己的生死。

因此,當處于動力層級的自我時,會非常痛苦,他們會變得脆弱又偏執。

② 意志層級的自我 當一個人發展到意志層級的自我時,已經能區分事情的輕重緩急,知道哪些意願對自己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

但處于這個層級的人,仍存處于偏執的狀態。

哪怕在一件事中感到深切的無望,他們依然會不惜代價地死磕下去,不願意放棄。

比如,有些人不能放棄愛的意志。

哪怕他們談了段非常痛苦的戀愛,兩個人在一起只會給彼此帶來傷害,但仍會抓住對方不放。

對他們來說,分開這件事,簡直就是天崩地裂。

而更偏激的人在戀愛受挫的時候,甚至會想要把對方殺死。

因為于這些人而言,意志的死亡,同樣也等于自我的死亡。

但和動力層級的自我不同。

動力層級的自我是和時空緊密聯繫在一起的。

即人必須在當下的時空裡,立即完成自己發出的意志,否則就有種死了的感覺。

而處于意志層級的自我時,會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時空。

雖然仍要去實現自己的意志,但可以允許自己換個時間和地點去完成。

所以,對于這樣的人來說,他們會長時間執著地去追求一個東西,一定要把它實現。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