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跑男VS男人幫,鄧超鹿晗陳赫被黃渤KO?這打工人綜藝要笑死我

跑男VS男人幫,鄧超鹿晗陳赫被黃渤KO?這打工人綜藝要笑死我
2022/01/10
2022/01/10

國產綜藝真的膨脹了,居然把極限挑戰和跑男打包在一起。

大概是手裡握著鄧超鹿晗陳赫再合體的王牌,連綜藝名都懶得想,直接就叫——《哈哈哈哈哈》,又名《五哈和他們的朋友們》。

這麼懶的綜藝,真能行?

結果,開播當晚開始刷爆熱搜,一直刷到第二天,殺上綜藝榜第一。

果然,大家都等太久了。看網評,無他,節目組的算盤,真打響了。

這檔綜藝,有什麼特別?就藏在綜藝名字裡——

一是「哈哈哈哈哈」,這名字,有什麼玄機?答:跑男和雞條綜藝以後,燃爆酷炫的爆款綜藝出了不少,但真正讓所有人哈哈哈哈哈的爆款綜藝,你記得多少?

而現在的熱度和反應證明,這款新綜藝已然完成它的MC最擅長的事:爆笑出圈。

二是「五哈之極限男人幫對決跑男」,啊不,是《五哈和他們的朋友們》。

看陣容,全素顏登場、打工都被吐槽的鹿晗,生活自理能力大曝光、被嘲笑是巨嬰的鄧超,一上來就瘦了八斤的陳赫,跑男黃金時代三位核心MC,直接被極限挑戰三精之一的黃渤「丟」在了服務區。

有沒有,兩大王牌綜藝王牌MC對決內味兒了?

這幾年, 「國綜之光」《極限挑戰》和《奔跑吧》MC陣容早已換新,可有觀眾愛上新陣容新綜藝,就有觀眾懷念當年的味道。而「五哈」一出,當年內味兒,全回來了。

但,是內味兒,又不是當年的老套路——公路電影式開放型真人秀,什麼新搞頭?五哈和他們的朋友們,真能找回《極限挑戰》和《奔跑吧》那個戶外綜藝黃金時代?

來,好好盤盤。

黃金時代《極挑》和《跑男》聯手什麼樣?這節目都拍了

看節目簡介:鄧超、陳赫、鹿晗三人擔任固定MC和飛行嘉賓們組成旅行團開啟一段由東向西穿越中國的真實旅程。

看出來沒,節目組第一張牌——情懷。

「情懷」,這個詞被過度消費得有點可憎。

但在《五哈和他們的朋友》裡,絕對是個褒義詞。

無他,鄧超、陳赫、鹿晗這跑男三兄弟在一起多好笑,完全不是「硬凹」的。

就看三人抵達舟山之後,開始找吃早飯的地方,喊了一位司機師傅,又不知道目的地是哪兒,4個人愣在街頭面面相覷,司機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們。觀眾想哈哈哈哈哈。

五哈裡的三哈有了,誰是他們的朋友們?

黃渤。

所以,節目一開場,是不是,三人照著本子騙黃渤上船?

但,那只是我們想象中的節目現場。

然而……真實的節目現場,是這樣——節目組以聚餐為由,將鄧超、陳赫、鹿晗「請」到上海黃浦江遊輪上。

鄧超什麼人,跑男隊長一代目。豈是節目組說騙就騙的?一番拷問,答案是:不化妝、不錄影,就請吃飯。

妝都不化?節目組能玩這麼大?哥幾個都信了,穿著T恤短褲,身上還帶著女兒貼的花貼紙就來了。

結果——還沒等他們吃飽喝足,人群之中突然哢哢鑽出了一群攝像:開船!收手機!直接拉到舟山海域,開錄!

連換洗行李都沒帶的他們,從現在起,每站還得自己賺路費才有走下去的機會。目標——從東到西,穿越中國。

真,玩這麼大?旅行經費曝光,環顧四周,吃喝拉撒,處處都是消費陷阱:上個廁所五塊錢,竟然還得付兩次費?!一次開衛生間門,一次開馬桶鎖。

三兄弟沒錢買紙巾,拿褲衩擦臉擦嘴紛紛上了熱搜。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說好的老友結伴旅行節目,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揭下peace & love的面具,分明想搞事情——

享清福變打工人變形計,旅行變窮遊。

都知道自己「上了賊船」,下一個靈魂拷問是:「我們都在坑裡了,還要坑朋友嗎?」

然後——良心掙扎不過0.1秒:「要吧!」

坑誰?黃渤。

老鄧頭這張嘴,是騙死黃渤的嘴。「就是想你了」、「我們都不錄節目的」、「來就是享福的」……和導演忽悠鄧超時的語氣好像有點像?

接下來的場景如法炮製:極限三精黃渤,反復確認了好幾遍不會被坑——然後,成功被忽悠上了「賊船」。

前一天,還在華麗舞臺上和硬糖少女同台當唱跳歌手,下一秒,大早晨就被鄧超忽悠來了舟山,大餐沒吃到,先搬冰,一天必須通過自己辛苦的努力掙到200塊錢才能去往下一個城市,就像黃渤自己說的:認識的朋友裡邊好人不多!

所以,「跑男團」忽悠「極限三精」成功?沒想到,反轉從這裡開始——

反轉一:賺三百。

海鮮市場,黃渤一秒從打工人身份切換,大手一揮為家人帶走一箱子黃魚,花掉了所有人辛苦賺來的300元,鹿晗整個人驚到傻眼,只能打電話向鄧超求救。

沒想到,這還只是開始,還有反轉二:一起從舟山前往義烏,鄧超、陳赫和鹿晗剛下車上洗手間,黃渤和導遊王勉商量著將三人直接拋在夜晚的高速公路服務區。

陳赫跟鹿晗,眼睜睜看著車子漸行漸遠,還轉頭問攝像大哥,車子為什麼不停下?最後才反應過來,自己被丟在服務站了。

于是,見慣了綜藝大場面的鄧超、陳赫和鹿晗集體陷入崩潰狀態,只能在服務區通過電話向黃渤要說法。

到這裡,觀眾算看明白了,選手各就各位,節目先撂下規則就是:沒有規則。

這真的真的是旅行節目?

明明是跑男變形記+反轉版極限挑戰吧。

明擺著,就可以不按常理出牌。

玩這麼大,怎麼收場?不用收場。

面對質問,黃渤直接假裝睡著,讓兄弟們有苦也說不出。

最後蹭上一對剛好要去義烏的父女的車,被這位父親特意繞路送往目的地。

鄧超「賽後」總結:這就是黃渤的「極挑」式玩法,每次錄綜藝都愛整朋友,這次一來就「搞三百、拋三位」。這莫非就是傳說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哈哈哈哈哈。

話說剛知道這檔節目的時候,我心中有個疑問是:跑男團的這種即興玩法到底還行不行?

但看到了黃渤反轉這些段落之後,我反而覺得當年的老套路,確實能玩出新意思。重點在于,玩遊戲的高手有多厲害。

怎麼說呢,就是覺得這幾個人好和諧,大家嘻嘻哈哈,互相挖坑,也不作妖,能嗨能鬧,旅行不該找這樣的夥伴?看著跑男三兄弟被整成無辜小可憐,我心情也莫名變好。就想看極限幫最強戰力黃渤怎麼對付這幫鐵憨憨F3。

看起來,《哈哈哈哈哈》做對了第一件事:找人。

因為國內能玩得起這種高難度綜藝的明星,太少了啊。有他們在,綜藝想難看,就難了。

男人幫極限幫都到了,打工人綜藝怎麼玩兒?

人找對了,下一個問題:手握「情懷」和「流量」這兩張牌,應該怎麼打?

如果打得不好,還是會被認為是炒冷飯和消費情懷。

要在情懷之上有創新,流量之下有底氣,那就需要完成國產綜藝真正的翻新:公路電影式開放型真人秀。

說白了,就別做一檔一票明星不知道為啥反正一直跑跑跑的節目,而是將所有MC放在路上,共同完成一場打工人綜藝的「綜藝實驗」。

說白了,打工人的任務,才是真正考驗實力的「大考」。

接下來,就讓你見識什麼叫——全員弱爆 !

所有人的驚喜都在一句話——原來,明星打工人綜藝可以這樣玩。

旅行第一站舟山:導演組不是沒給明星們選擇,他們可以選擇去卸貨、運冰、包螃蟹,甭管什麼活,想掙夠旅費就得幹。關鍵是,不能利用明星身份,不僅要每個人賺夠200元,被喊出名字還要被扣錢。

第一天中午,包括黃渤在內,四人就因為被別人喊名字被扣了111元。難怪鄧超在節目播出後會特意「懟」節目組:「有本事彈幕上喊我名字你們也扣錢啊哈哈哈哈哈 」。

這樣的打工人綜藝,就變成了結構式喜劇,故事線索各自獨立又環環相扣,每個打工設定都承載著一定意義,並和當期主題相關。

說白了,就是體驗各種職業,展現人間萬象。

要想節目好看,就得真,怎麼真?

把明星放到陌生且真實的勞動環境,面對新鮮而繁重的活,想偽裝?就算明星本能地想做效果,參與的路人不允許,老闆,更不允許。

看鹿晗那叫一個慘。

素顏出鏡,完全沒有偶像包袱,一上來,就綁螃蟹。

邊綁邊溫柔跟螃蟹「對話」,「好了、不鬧」「你再鬧、不聽話、太淘氣」「好、欸、乖」,粉絲說好想當那只螃蟹。

看到王勉不小心被螃蟹給夾到手,先嘲笑了再說,直接笑出皺紋,笑成表情包。

結果,天道好輪回,先是被老闆嫌棄綁得太慢,「螃蟹等一下被你綁死掉了!」 還直接伸出手拍打鹿晗的手背,吐槽一句「笨得很!」 接著又吐槽一句,「這樣以後討不到老婆」。

關曉彤表示莫名被cue。

打工人鹿晗被迫加快速度,結果就被螃蟹夾了手,連著兩次,疼得「嗷嗷」叫。

旁邊的社會姐也是狠,騙鹿晗有毒,讓他把血給擠出來,直接把小鹿嚇傻。咬了半天手指,旁邊的阿貝看不下去:「海水裡泡一下就好」,行吧,就當咬了個寂寞。

都這樣了,還遇上了冷酷老闆娘,邊結賬邊抓起一隻死蟹說螃蟹都綁死了要賠錢。

好在社會還是好人多,旁邊的女同事解圍:「這個死的我綁的。」

好容易任務完成了還要受驚嚇,陳赫說:螃蟹有時候被夾到是要截肢的!黃渤說:「還要打狂犬疫苗!」我說你們大人能不能不要隨便嚇唬傻孩子?沒看鹿晗的臉都嚇綠了!

但說實慘,還是老鄧頭——鄧超。

以前通過別的綜藝,尤其是孫儷的吐槽,觀眾對鄧超的生活自理能力也有一些心理準備,知道差,沒想到——竟然這麼差。

剛上船就被陳赫吐槽1:不會用支付工具。

沒下船的時候,節目組給他們3位發放了一個電子工牌,如果在打工過程中被認出來,只要有人叫一次他們的名字,就被扣1塊錢。

電子工牌需要佩戴在衣服上,鹿晗陳赫很快就完成了,老鄧頭,感覺可以搞到明年。

陳赫忍不住吐槽2:「跟這種人在一起,怎麼可能活下來」。

還沒完。

在陳赫的一再堅持下,幾位嘉賓找到了一家海鮮麵館,陳赫讓鄧超先點餐,老鄧頭:我不會點餐!

老鄧頭問老闆一般都點什麼,老闆說喜歡什麼就點什麼,老鄧頭看後繼續不知所措。節目組花字也打出來了——「我有很多錢,但是我不會點菜」。

最後鹿晗和陳赫都分別點好了自己的面,鄧超就選擇跟陳赫來一份一模一樣的面。結果在網上被線民吐槽巨嬰。

但你以為讓明星慘就是節目的精髓了?錯,真正的精髓是:打工人的人生,變幻莫測。

就在本期節目快結束,嘉賓們以為已經賺到了到下一個目的地的路費,

結果命運一聲晴空霹靂——他們所在城市正在「禁漁期」,所以他們辛苦打撈上來要賣錢的海鮮不能賣,只能像遊客一樣當場製作成美食吃掉。

黃渤也是精,一轉身,把海鮮分給節目組,就在大家吃得很開心的時候,突然走到節目組那面詢問味道如何。接著跟工作人員說200一位。

結果萬萬沒想到,導演組幾位導演,直接掏出來一塊錢硬幣,黃渤多卑微?「蚊子再小也是肉,畢竟這些海鮮也賣不出去。」

被玩到這份兒上,有沒有想起當年的《極限挑戰》+《跑男》,接著一拍大腿想說——

是內味兒了

話說到這兒要問一句:到底是什麼讓國產綜藝人想起,找到老跑男王牌陣容做這樣一出戶外綜藝?而且第一期嘉賓,就請來極限三精的一精?

當然可以說,節目組算得精,算准了觀眾的懷舊情懷?但這份情懷背後是什麼?

難道不是當下國產跑男式新綜藝,都「老」了?

老牌的,《奔跑吧》第四季,本季嘉賓大換血,上了蔡徐坤沙溢郭麒麟。豆瓣6.4。

《極限挑戰》第六季,極限男人幫只剩張藝興王迅,換上鄧倫雷佳音郭京飛。豆瓣4.6。

綜藝還是那個綜藝,又早已不是當年的綜藝。

節目組各種換血、變陣,收視率的確救回來了,但口碑再難回巔峰。從綜藝維度看,多少有點江郎才盡。

《跑男》跑得再遠,也沒跑出巔峰的前三季。

《極跳》挑戰再多,也再難像嚴敏時代那樣能走進觀眾的心。

除了審美疲勞,所有的問題其實都是一個問題——戲太重。

明星們演著套路的劇本,拼命搞出綜藝效果,但用力過猛,就難免物極必反。不

還能找回當年的味道嗎?看《哈哈哈哈哈》。

美麗的舟山海鮮市場,處處是漁民的辛勤勞作場景。勞作的只有漁民?還有老鄧頭,搬螃蟹,搬到「老腰」都吃不消。

為了能拿到兩筐贈送的螃蟹,還要接受用掰手腕挑戰,剛想做點綜藝效果,大哥一聲大吼:「還來不來?!」嚇得他虎軀一震趕緊認真比賽。

也是這位大哥,臨走時又留下一句「超哥!下次請你吃飯!」

還是咱老鄧頭,身無分文的時候坐上好心父女倆的順風車,和女孩聊天,很自然地送她一隻筆。這筆可是有來頭,孫儷還上節目吐槽過的,說老鄧頭筆用爛捨不得扔,逼得孫儷大喊:你就不能換一個。

結果,送給了小女孩。

禮物背後,怎麼不是 「陌生人跟陌生人之間的溫暖。」

這些,是真的人情世故還是節目效果,細節之處,觀眾一看便知。

除了鬧哄哄的腦力遊戲,節目還逼著成員們身體力行地走進打工人生活:開出租、擠羊奶、貼手機膜、做劇組場務、當外賣小哥。

對于那些受夠了綜藝花字,受夠了綜藝手撕的觀眾來說,終于有款綜藝,跟明星來真的,也跟觀眾來真的了。

尤其是,帶著觀眾走進打工人現場的,還是這難得重聚的兄弟團。

三人各自擁有團內「人設」。鄧超「生活不能自理」,不會別針,不會點菜、不會電子支付。

鹿晗,幹活受傷,沿路被吐槽。

出門在外,居然還得靠陳赫救場。

跑綜藝,再也不是一句「what are you 弄啥嘞?」一句「we are 伐木累!」就能搞定。

昔日的「天霸動霸tua」也得靠勞動打工掙錢。

再加上新加入的成員和五哈的朋友們,節目就能在實打實的勞動中 建立一段有清晰成長線的感情。

就像節目裡,《脫口秀大賽》冠軍王勉作為導遊,沒啟動資金,只能蹭吃蹭喝,結果連面都不會點的老鄧頭的面端上來,第一反應就是讓王勉先吃,看王勉不好意思,二話沒說直接奪過來王勉的小碗,主動往王勉碗裡面加菜。

真的,被吐槽巨嬰的老鄧頭一旦溫柔,太致命了。

有了故事有了人情,跟著這群老跑男把這一路多個地區的美景美食、人文生態,社會實況一網打盡,去天南海北的打工人生活裡走一走,在陽光底下幹一天活,和陌生人攀上原本這輩子也打不著的交情。光是想想就令人覺得挺有意思,這趟旅程也就變得有意思起來。

雖然,綜藝還是遊戲,明星們再怎麼打工,也不會真的變成打工人,就說跑男團最後賺到離開舟山的路費,也不過集體給老闆娘做了一場按摩而已。

但過去的綜藝問題恰恰在于——太輕視綜藝了。

當年的跑男雞條為什麼好看,就在于嚴敏這樣的綜藝人,做的不僅是收視率,是話題,是爆款,更是一場綜藝實驗。

沒人知道這趟旅途的終點在哪兒,這綜藝才有意思。

這也是豆瓣評分曾高達9分+的《跑男》《極限挑戰》,後來口碑一路下滑的原因——過于孜孜以求地營造每一絲節目效果,卻忘了綜藝真正的共情。

真正的問題是,刨除那些真人秀濾鏡,被放大的衝突,場外的緋聞與聒噪之後,這節目到底還能在觀眾心裡,留下什麼。

讓觀眾哈哈哈哈哈,只是開始。只有不斷地尋求「新」,綜藝才能致遠。

這不是拔高,而是戶外綜藝的本意,本該是以 「平視」而非「俯視」的角度,去講芸芸眾生的故事。

好的綜藝,個中滋味,會因為觀眾境遇、心情的不同,咂摸出屬于自己的感受。看得懂的人,會在其中看到自己,而不是只看到一出綜藝劇本。

這一次,跑男團、極限幫,都到了,這出打工人的人間喜劇,能不能見真章?且看昔日的天霸+父子組合,能否讓觀眾跟著他們一路哈哈哈哈哈的同時,見到真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