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有不慎損失慘重,30年水電維修工,向你訴說行業的「重重黑幕」

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毫無疑問會讓人在一個城市中充滿歸屬感,房子在哪里,哪里便是自己溫暖的家。

但這溫暖的家,卻并不一定隨時都能為人們遮風擋雨,有時它也會發些脾氣,在突然之間,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

「電線老化、水管爆裂、墻皮脫落、房屋滲水」

這些始料未及的問題,往往會讓人應對起來措手不及,更何況許多問題,也并不是沒有相應技能的我們,所能解決的。

因此,專業的維修師傅,則在此時顯得無比重要, 而本期的主人公,在這個行業中工作多年,卻在近些日子,愈發看不過去這個行業中存在的亂象。

「剛想著賺錢去了」這位「老師傅」痛心疾首地和我說道。

以第一人稱,講述他的故事我是一位水管工,雖說是水管工,但在現在這個行業中,許多活我都在接,哪怕是自己干不了,轉手介紹給同行,既能收獲情誼,也能賺點介紹費。

但和許多同行不同,我對于賺錢沒有那麼強烈的欲望,或者說我更愿意掙「有良知」的錢,因此我的收入和同行相比,可謂是天差地別。

以往,雖然我也知道同行有些行為稱不上「光明」,但多半不是太過分,因此對這些事也不以為意。

但最近我發現,同行的舉動愈發得過分,為了錢甚至是可以說喪失了「良知」, 因此我不得不分享一下我的見聞。

讓大家做好防范。

能騙一個

算一個

賺錢,很多時候靠的是信息不透明,一個人對技術的掌握,在另一個人眼中便是有價值的,因此每個人都愿意為他人的技術付費。

但正是由于這種信息不透明的存在,使許多人開始突破道德底線,賺了「違心」錢的他們,反而經常得意洋洋地在我面前炫耀。

如果你很不幸地遇到家里的管道出了問題,或者是你家里有什麼需要修葺的地方,那麼當你打電話詢問價格時,對方如果含糊不清的回答你,你便要小心了。

「請問我這水管漏水,想換個水龍頭多少錢?」「最便宜的50,看你的具體情況了」

當你滿心歡喜地請這麼一位「師傅」到家維修時,便可以收起事先準備的50塊錢,因為這50塊錢,必然是不夠的。

我曾經聽一位同行向我吹噓,他去一個顧客家里換漏水的水管,不僅通過「忽悠」顧客的方式要求顧客換了一整路的水管,還順走了顧客的一個前置過濾器。

「5塊錢的ppr管我賣他30一米;10塊錢的閥我賣他100」,他無比自豪地向我訴說,他如何通過一個單子賺了近千元。

但同行所說的這個小區我是知道的,不僅十分高檔,而且大多是新裝修的房子,因此我問他:「這不暗管就變明管了?而且剛裝修的房子怎麼就漏水了?」

同行嘿嘿一笑,和我說道:「水管其實沒漏水,是水龍頭的水滲到了水管上,明管就明管唄,反正我賺到錢了」。

聽到這句話,我頓時有些「惡心」,因為我一直以來奉行的是盡可能地幫雇主以最小的代價解決問題。

這或許也是我為何賺不到那麼多錢的原因。

良心

是什麼?

在近些年,本地出現了很多聚焦于家庭維修的企業,這些企業不僅提供的服務齊全,而且價格也是明碼標價。

當這些企業剛剛興起時,我還擔憂于對自己的沖擊,但我的同行一直在寬慰我:「不用怕,都一樣」。

我一開始不理解同行的意思,但后來發現這些企業,不過是把單子分發給了我的同行,而我的這些同行,總有辦法賺到錢。

哪怕是明碼標價,也躲不過同行的「屠刀」,甚至于說,正是這種明碼標價,反而成為了同行的「幫兇」。

「我早就判斷出來不是下水管的事,但我在開鑿的時候把他下水管給特意砸開了」,同行諄諄的向我傳遞他的經驗。

說到這,他又洋溢起那副自得的表情,繼續說道:「我指著那個下水管,說怪不得漏水,你看這都破了這麼一個大洞」。

聽到這件事,我的三觀又受到了沖擊,不甘心的我問他:「難道顧客不懷疑這個洞是怎麼來的?」

他好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一般,笑著回應道:「他又沒證據,而且都這樣了,他還能怎麼辦?」

平臺成為了同行的「幫兇」,為他們介紹了更多的顧客,并且所謂的明碼標價,似乎給同行們鍍上了一層「良心」。

但顯然,一天、半天的時間能賺上千元,已經讓同行早已忘了「良心」是什麼,更忘記了自己的職業道德是什麼。

看著同行志高意滿的炫耀,我不免想要逃離這個行業。

「老師傅」

或許到了離開的時候

我回想起曾經,在這個行業中我總是能收獲足夠的尊重,不管是我的顧客還是我的同行,都對我滿口稱贊。

但我在近些年,愈發感受到顧客對我的不信任,也能明顯感受到同行對我的不屑,「裝清高」是同行對我最多的描述。

確實,當同行們都開始「出賣」自己的良心,賺取到驚人的回報時,我的堅守本心,不僅在他們看來是一種「清高」,也是一種對市場的破壞。

畢竟,一個顧客由我接手,只能賺幾十塊錢,而由他們接手,便是成百上千的收入,他們自然會覺得我的「清高」破壞了市場。

但我很難像他們一樣,以刻意、謊言的形式,去蒙蔽顧客,只為賺取到那些額外的收入,因為在我看來,這才是一種對市場的破壞。

曾經,在行業內有許多像我一般良心的「老師傅」,正是我們這群「老師傅」,以低微的收入,賺取到了顧客的認同。

而這些「老師傅」,或是由于收入微薄而轉行,或是見錢眼開而變心,或是與我一般,活成了這個行業的「異類」。

我不知道這個行業還需要多久才能迎來變革,顧客又需要多久,才能在維修中不被欺騙,但我很明確地知道,即使是這個行業在明天消失、在明天迎來變革。

即使是這些如今昧著良心賺錢的人,是第一批被行業所淘汰的,也無法改變,他們才是賺得盆滿缽滿的那群人。

在這個行業摸打滾爬30年的我,如今已57歲,愈發得彎不下腰,愈發的看不懂這個行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