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俐:情斷張藝謀和富商,轉身嫁71歲的法國老頭,她到底圖什麼?

前不久,鞏俐與法國老公又被網友偶遇了,這一次是在日本。

兩人都穿得休閑隨意,而且一如既往地手牽手。

自從與全球聞名的電子樂大師讓·米歇爾·雅爾結婚后,鞏俐私底下被拍到的次數似乎多了不少。

夫妻倆事業有成、婚后有愛、駐顏有方。

加起來將近130歲,但過得卻遠比尋常的年輕夫妻要精彩許多。

告別了年輕時對待愛情的沉溺與執拗,如今的鞏俐對感情、對婚姻舉重若輕。

而縱觀鞏俐最為知名的三段情,雖對象迥異、情路殊途,但細數其間的脈絡,卻能串起她由青澀到成熟、由懵懂到灑脫的人生歷程。

張藝謀1965年,生活在沈陽的趙英發現自己懷孕了。

那時,她已經41歲,和丈夫鞏力澤已育有三兒一女。

雖然,丈夫是遼寧大學的教授,自己的工作也不差。

但每個月的收入既要撫育兒女,又要接濟老人,用起來還是捉襟見肘。

因此,夫妻倆對于到底要不要這個「計劃外」的孩子很是猶豫。

糾結間,家里的老人們勸他們生下孩子,告訴他們既然是條生命,就不能輕易放棄。

就這樣,在老人們的堅持下,1965年的年根兒上,鞏俐出生了。

在鞏俐之前,鞏俐父母已經有了一個女兒。

但大女兒性格內向、寡言少語,因此,夫妻倆就盼著小女兒能性格外向、聰明伶俐。

倆人本著這個心愿,便給小女兒取了「鞏俐」這個名字。

后來,用鞏俐母親的話說就是「也奇了」,鞏俐真的人如其名,從小就活潑好動、聰穎靈秀。

看著機靈聰慧的女兒,鞏俐父親十分欣慰。

他盼望著「老來女」鞏俐能用功讀書,將來考取一所好大學。

但鞏俐卻志不在此,從小,她就愛好文藝,喜歡唱歌跳舞,不光模仿能力強,還會自己編兒歌。

看出女兒的興趣所在,鞏俐母親索性也順勢而為,著手培養起女兒的特長來。

但那時,母女倆都以為,鞏俐以后會當一名流行歌手,對于演員這個職業是想都沒想過。

大學聯考時,鞏俐向著心中的夢想,報考了兩所藝術院校的聲樂系,但都名落孫山。

第二年,鞏俐再戰再敗,「歌手夢」漸行漸遠。

大學聯考屢屢落榜,迷茫中的鞏俐想起了高中時的一次「觸電」經歷。

那次,鞏俐跟著同學湊熱鬧,給一部電視劇當了一回群眾演員。

雖是「背景板」,但在導演自由發揮的要求下,鞏俐在一群學生中表現得十分搶眼。

引得導演不光多給鞏俐十幾秒鏡頭,還直夸她悟性好。

這次體驗給了鞏俐信心,她不再執著于兒時的夢想,而是立刻轉換方向:

歌手路走不通,那就去當演員吧!

行動力極強的鞏俐迅速請了老師,專心又虛心地學起表演。

1985年,鞏俐走上了中央戲劇學院的考場。

多年后,當時的考官仍然對鞏俐的表演記憶猶新。

那是可以把在場老師都「震住」的表演。

經驗豐富的考官們立刻意識到,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山東姑娘有著極強的感受力和想象力。

她的內心和內在情感今后必然能轉換成強大的吸引力。

正是因為鞏俐的表演天賦極為突出,當鞏俐文化課與分數線相差11分時,愛才惜才的中戲老師們直接將一封報告,上報給了文化部藝術教育司,申請對錄取鞏俐這件事予以特別批準。

很快,申請予以批準,鞏俐如愿進入了中央戲劇學院。

而被「特招」進入中戲的鞏俐也分外珍惜這難得的機會。

她學習認真、待人隨和,對待表演極為嚴肅。

同學找鞏俐排戲,不管角色大小,鞏俐都百分百投入,從不敷衍了事。

辛勤的付出很快就帶來回報,大二時,她便已在中日合拍片《暑假里的故事》里出演女主角。

而那時遠在廣州拍戲的鞏俐做夢也想不到,北京,正有一個巨大的機會在等她。

1987年,張藝謀準備拍《紅高粱》。

彼時,張藝謀已經拉好了投資,種好了上百畝的高梁,就等著找到女主角「九兒」了。

他帶著團隊在中戲面試了不少人,最終把鞏俐的同學史可列為了候選人。

就在張藝謀準備再去其他城市選角時,有人把剛剛拍戲回來的鞏俐推薦給了他。

初見鞏俐,張藝謀覺得清瘦的鞏俐與劇中人物的形象不符。

但等鞏俐試了戲后,張藝謀覺得感覺對了。

最終,張藝謀敲定由鞏俐出演女主角,二人也由此開啟了長達近十年的牽絆。

《紅高粱》上映后反響熱烈,一舉奪得了第3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獎,成為第一部獲得歐洲三大電影節最佳影片獎的華語電影。

張藝謀的導演才華由此展現,而鞏俐也迅速地躋身于知名演員的行列。

這一時期,鞏俐雖然也參與過其他影片的拍攝,但最讓人記憶深刻的,還是與張藝謀合作的那些作品。

《紅高粱》之后,鞏俐在張藝謀執導的《菊豆》中飾演了一位舊社會飽受壓迫的婦女。

為了能更貼近角色,鞏俐在拍攝地,和村里的婦女們一起下地做農活,還跑到染坊里學起了染布。

在艱苦的體驗中,鞏俐逐漸找到了菊豆的「靈魂」,演活了角色的剛毅與多情。

后來,鞏俐說,演員不需要很多技巧,但要學會當一個雜家。

貼合人物最好的方式就是盡量讓自己成為這個人物。

至于如何才能達到這個境界,鞏俐說:

「在扮演特殊角色時需要提前準備一些技能,并且 最好能把這些技能學到像長在自己身上一樣。」

在這樣的認知下,鞏俐拍《菊豆》學會了染布;拍《大戲燈籠高高掛》學會了敲腳;

拍《秋菊打官司》學會了陜西方言;拍《藝伎回憶錄》學會了扔扇子……

在持續地探索與積累下,鞏俐逐漸成為更加優秀的女演員。

而在這條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最初一直都有著張藝謀的身影。

在合作中,鞏俐與張藝謀之間逐漸產生了別樣的情愫。

一次,張藝謀當時的妻子在丈夫的衣袋里發現了一封信。

信是鞏俐寫給張藝謀的,里面的告白熱切而大膽。

鞏俐對張藝謀說: 「你走了,把我的心也帶走了。」

丈夫的背叛赤裸裸地呈現在枕邊人眼前,而外界同樣窺到了二人關系的非同一般。

作為婚外情的男女主角,鞏俐與張藝謀自然受到了抨擊。

但愛情來得如此猝不及防,未婚的鞏俐與已婚有女的張藝謀還是激烈的相愛了。

為了躲避輿論壓力,當時對商業片極不「感冒」的張藝謀,還以演員的身份接拍了《古今大戰秦俑情》。

為的只是能和鞏俐找個地方安靜地來場「公費戀愛」。

拍完這部戲,張藝謀繼續回歸導演之路。

而在洶涌的愛意下,張藝謀也與鞏俐不顧世俗的眼光,頂著壓力繼續相守在一起。

有了熾烈的愛情打底,鞏俐與張藝謀的合作更加默契,也更有戲劇色彩。

從最初的《紅高粱》,到后來的《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活著》……

鞏俐與張藝謀相互成就,攜手在藝術之路上屢創經典。

除了感情愈加深厚外,他們之間也建立起強大的信任。

張藝謀籌拍《秋菊打官司》時,決定讓鞏俐來演土掉渣的秋菊。

編劇劉恒急得直撓頭,反復找張藝謀「抱怨」說,照著鞏俐的模樣,怎麼能寫好一個農婦的形象。

但張藝謀還是堅持用鞏俐,他相信鞏俐能演好。

而鞏俐也沒有辜負張藝謀的信任。

在香港拍完戲,她從繁華都市一頭「扎」進了閉塞落后的農村。

穿上土氣的衣服,塞上假肚子,用洗衣粉連洗了兩個月的頭髮。

那幾個月,不管是街頭拍攝,還是在農村生活,從沒有一個人認出過鞏俐。

這樣深度體驗式的表演,讓鞏俐第一次覺得自己「開竅」了,對影像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而這種變化張藝謀同樣感知到了,他說:

「通過演秋菊,我從鞏俐身上發現了一些新的感覺。」

帶著這部作品,張藝謀參加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

在這個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電影節上,最佳影片會被頒發金獅獎,稍遜一籌的獲頒銀獅。

據說,那一年,評委只在爭論銀獅獎的歸屬,對于金獅獎,則是眾望所歸、眾口一致。

最終,《秋菊打官司》獲得金獅獎,鞏俐也因精彩表現獲封國際影后。

屢次合作、屢次成功,鞏俐與張藝謀儼然已成為事業上的「黃金搭檔」。

但相戀越久,鞏俐也就越想讓這段關系更進一步。

拍《秋菊打官司》時恰逢春節,鞏俐就和張藝謀一起留在拍攝地過年。

除夕夜,鞏俐包出一盤又一盤漂亮的餃子。

張藝謀意外,鞏俐卻是得意,她說:

「這是我媽教我的。她說不會包餃子的女孩嫁不出去。」  

提及鞏俐與張藝謀的關系,這句話總會被提起。

現在看來,那是女神動了凡心。

1993年,鞏俐凡心益盛,她去廟里求了一卦。

人家告訴她,你事業不錯,但最好30歲前結婚。

聽了這話,鞏俐立刻找到張藝謀說了結婚的事。

但沒想到,張藝謀卻很抵觸,他說 「結婚?我從來沒想過!」

這話令鞏俐當場淚如雨下。

得知相戀8年的愛人并不想結婚,鞏俐開始持續陷入負面、抑郁的情緒。

她不太對勁的精神狀態讓家人也察覺出不對。

那時,鞏俐正好在江蘇拍《搖啊搖,搖到外婆橋》。

鞏俐母親特意讓鞏俐的二哥去了劇組,陪著妹妹再找張藝謀談一次。

但張藝謀態度如舊,依然堅持不結婚。

甚至,他還對鞏俐說: 「結婚不就是一張紙嗎?你為什麼非得看重這張紙呢?」

至此,鞏俐徹底心灰意冷。

等到電影拍完,這對才子佳人也就散了。

黃和祥斬斷8年情緣,低落的鞏俐一時難以走出。

而轉機出現在1994年的秋天。

那時,鞏俐去香港的一場比賽當嘉賓,在朋友的介紹下,她結識了香港商人黃和祥。

黃和祥與鞏俐一樣,出身于教師家庭,靠著自己的打拼,坐到了煙草公司總裁的位置。

早在見到鞏俐真人前,黃和祥就已經被熒幕上的鞏俐所傾倒。

見面后,黃和祥立刻對鞏俐展開追求。

那時,黃和祥已經40歲,溫文爾雅、成熟穩重的他,追起女神來是潤物無聲又細心周到。

為了鞏俐,黃和祥開始學普通話,而鞏俐回老家,黃和祥則一定會陪伴在側。

到了鞏俐家,黃和祥會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話用心陪鞏俐母親聊天,還會耐心地教老人家使用DVD、手機這些「高科技」產品。

黃和祥的用心很快打動了鞏俐的家人。

而鞏俐在接受了黃和祥的追求后,也開始認真考慮二人感情的走向。

在相戀一段時間后,鞏俐和黃和祥說:

「我想結婚擁有一個自己的家,如果你不想結婚,我們現在就分手。」

面對鞏俐坦率的態度,黃和祥堅定地給出自己的承諾,他說:

「男人愛女人,最好的表達方式就是給她婚姻。」

于是,1996年,鞏俐與黃和祥在香港完婚。

雖然沒能趕在30歲前結婚,但愛對了人,一切都顯得剛剛好。

婚后,鞏俐淡出了一段時間。

她多出了更多的時間去陪伴家人。

黃和祥母親身體不好,鞏俐除了平日的噓寒問暖,還特地把婆婆帶到北京進行康復療養。

而黃和祥對鞏俐的家人依然十分照顧,一個大家庭相處得十分融洽。

曾經堅決反對鞏俐與張藝謀交往的母親,當時表態說:

「小俐嫁給黃和祥,我們完全放心。」

然而,變故很快到來。

先是黃和祥就職的公司出現狀況,他不得不賦閑在家。

隨后,鞏俐姐姐身患重病,母親也摔傷需要手術。

一直以來,鞏俐夫婦都在給雙方家庭提供經濟支持,而狀況頻發的現狀使他們也開始承受起巨大的經濟壓力。

不得已,鞏俐復出了,風言風語接踵而來。

黃和祥心里不好受,但鞏俐卻十分平靜。

她干脆讓丈夫陪著自己到處拍戲,既能維系感情,又能讓丈夫散心。

復出后,鞏俐江湖地位依然穩固,稍有風吹草動都會引起媒體的猜測。

拍攝《周漁的火車》時,鞏俐與孫紅雷在戲中配合默契。

然后在戲外,不知從何而起,鞏俐與孫紅雷的緋聞突然傳得滿天飛。

關鍵時,黃和祥堅定地站在妻子鞏俐身邊,給她充分的信任,幫她抵擋流言蜚語。

緋聞傳得正盛時,鞏俐去國外拍攝廣告,巧的是,孫紅雷也去同一城市參加活動。

于是,某周刊立刻大肆報道,說鞏俐與孫紅雷國外私會。

這一次,黃和祥再無法忍受無良媒體對妻子的詆毀。

他毅然提告,并最終勝訴,用法律維護了妻子鞏俐的尊嚴。

處理好妻子的事情,黃和祥決定再度出山。

2004年,黃和祥出任某基金會總裁一職,全權負責該基金會的亞洲區事務。

這之后,鞏俐與黃和祥便開始聚少離多的生活。

最初,感情倒是依然融洽。

張藝謀籌拍《滿城盡帶黃金甲》時,心中的「皇后」一角非鞏俐莫屬。

他聯系到鞏俐,希望再續合作之緣。

鞏俐有些猶豫,但黃和祥卻很支持,他對鞏俐說:

「張藝謀是最好的導演,你是最好的演員,你們的合作一定會非常精彩。「

「我們的感情這麼好,我相信你。」

彼時,二人感情確實甚篤,但這深厚的感情最終也沒有抵過聚少離多的消磨。

2009年,鞏俐與黃和祥都意識到二人之間早無感情,還有的,不過是友情。

他們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聊,像朋友那樣探討婚姻存續的可能性。

到最后,他們都知道,這段婚姻已無繼續的意義。

于是,在友好、平和的情緒中,兩人共同為13年的婚姻畫上了句點。

讓·米歇爾·雅爾雖然40多歲離了婚,但鞏俐早已不是當年情竇初開、為情執著的女孩兒。

張藝謀、黃和祥,一個初戀,一個初婚,全被她處成了好友。

張藝謀是事業上的好哥們兒,相互信賴;黃和祥則是生活中的好友,過年過節互至問候。

而在感情上愈加隨性、灑脫的同時,鞏俐也在事業上不斷開疆擴土。

她屢次獲獎,登上世界知名雜志的封面,成為東方美的代表。

因成績卓著,鞏俐還不斷獲邀擔任各大電影節評委會主席。

至今,鞏俐都是唯一一位擔任過三大電影節評委會主席的亞洲演員。

榮譽加身,人們對鞏俐的稱呼悄然變成了「鞏皇」。

在無數新人后浪奔涌的娛樂圈,鞏俐地位穩固,難以超越。

事業成功如此,愛情也好、婚姻也罷,便都成了錦上添花之物。

這時的鞏俐,再談起這些都淡然了許多。

她說: 「婚姻只不過是一張紙,重要的是去呵護好兩人之間的感情。」

懷抱這樣的心態,鞏俐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穩定的感情,直到一個法國男人的出現。

2017年,鞏俐在拜訪法國友人時,結識了讓·米歇爾·雅爾。

對方比鞏俐大17歲,是全球聞名的電子樂大師。

他最為成功的個人專輯曾創下1500萬張的驚人銷量,至今仍高居法國專輯銷量榜榜首。

憑借音樂領域的杰出成績,米歇爾不僅每年靠著版稅收入賺個盆滿缽滿,還獲得過法國現任總統馬克龍頒發的最高等騎士勛位。

而這位先鋒派的音樂大師還與中國有著不結之緣。

早在1982年,米歇爾就把當時還極為新潮的電子樂帶進了中國。

心中一直對中國文化抱有向往和好感,米歇爾見到鞏俐有著一見如故的感覺。

見面后,米歇爾開始追求鞏俐。

盡管已年近70,但他仍不失法國男人的浪漫本色。

他追著鞏俐滿世界跑,總能在鞏俐需要的時候適時出現在她的身邊。

他帶著鞏俐跑步、為鞏俐做法國美食,陪著鞏俐出席活動。

米歇爾用體貼入微的關心不斷打動鞏俐,并逐漸融入鞏俐的生活。

2018年,米歇爾過70歲生日時向鞏俐求了婚,但鞏俐拒絕了,因為她不想再步入婚姻。

米歇爾并沒有因此氣餒,他去醫院做了詳細的體檢,然后用健康的體魄、優越的經濟狀況,再次表明了他想要照顧鞏俐后半生的信心與決心。

終于,米歇爾的堅持與誠意打動了鞏俐,2019年,二人在法國注冊結婚。

婚后,鞏俐擔任了戛納電影節評委,她與米歇爾攜手走上紅毯。

那一天,二人結婚的消息迅速傳遍全球,引發了無數媒體的關注。

此后,二人雖然低調,但卓越的成就和影響力使他們注定會成為媒體追逐的對象。

每次,談起對方,他們都會不吝贊美。

米歇爾會驕傲地宣布自己喜歡妻子的每一部電影,說她是女性的杰出代表。

就連自己接受專訪都不忘替妻子的電影「打CALL」,讓大家多多關注鞏俐的新片。

而丈夫米歇爾的音樂會、生日會,鞏俐也全都不會缺席。

國際影后化身成為「小助理」,親自為丈夫打理雜務。

對事業不松懈的同時,夫妻倆也在盡情享受生活。

也難怪,他們經常會被世界各地的網友偶遇。

而每一次,人們都不禁要對他們充滿活力的狀態發出贊嘆。

似乎歲月對他們都格外寬容,不愿在他們的身上留下滄桑與衰敗。

而這,或許也是鞏俐再次走入婚姻的原因。

因為說到底,米歇爾與她是同一類人,都是把人生當成僅有的一次來過。

正因為有且只有一次,所以要拼盡全力、不留余地。

所以他們才能雙雙跑贏了時間,跑贏了自己。

在人生的后半段傲視同儕、共浴愛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