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陳思思:做不了你的妻子,也要做你的嬸嬸

既然你把我變成了前妻,那我就嫁給你叔叔,讓你開口叫我嬸嬸,這就是陳思思當年干的事兒。

陳思思是誰?這個思思,和唱歌的那個陳思思可不是同一個人。

她是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紅遍香江的演員陳思思,本名陳麗梅。

1938年,陳思思出生于上海,在那個烽火狼煙的年代,能夠存活下來的人,都挺幸運的。

1953年,十年運動初見端倪之際,15歲的陳思思正在上海正行中學讀書,陳爸爸察覺風聲有異,于是當機立斷,舉家南遷至香港定居。

陳思思在香港貞德中學就讀期間,這個既有格調又有腔調的上海女孩子,幾乎成為全校男生矚目的對象。

陳思思憑借出眾的外表,穩坐校花之位,彼時身邊的親朋好友都紛紛預言,陳思思將來一定會成為大明星的。

然而,陳思思最初的夢想,從未想過憑借色相橫掃娛樂江湖,她想過做教師、醫生或者空姐,也從未想過做演員。

中學畢業的時候,恰巧長城影業招考新人,在同學的慫恿之下,陳思思出于好奇心的驅使,也報了名。

初試那天,陳思思身穿一身潔白的連衣裙,略施粉黛,前去面試。

在那些濃妝艷抹的女孩子當中,陳思思清純艷麗的形象,如同鶴立雞群一般,一擊而中。

女兒進娛樂圈爭名奪利,父母并未感到意外,畢竟陳思思長了一張祖師爺賞飯吃得好的容貌。

陳家雖然并非大富大貴之家,但是多年經商積累下的資產也算深厚,陳爸爸原本也沒指望女兒賺多少錢。

出于凡事三思而后行的考慮,父母送給女兒思思的藝名,希望她能遇事多動腦,莫沖動。

1954年,陳思思進入長城影業之時,從未想過,她的到來,不僅成為另一個女演員事業上的絆腳石,還和她反目成仇,從閨蜜變成了情敵。

這個女演員就是樂蒂,她比陳思思早兩年進入長城影業,按照先后順序,陳思思見到她時,也是要畢恭畢敬地尊稱她為師姐的。

彼時的長城影業和鳳凰影業,屬于左派的兄弟單位,兩家影視公司同氣連枝、唇齒相依,跟后來的右派邵氏影業,屬于競爭者的關系。

長城影業當時最紅的兩位當家花旦是夏夢和石慧,兩人并稱為長城二公主,彼時樂蒂風頭正勁,原本有望坐上三公主之位,沒想到陳思思的后來居上,讓她淪為陪跑的綠葉。

起初的時候,陳思思和樂蒂相處得還算融洽,兩人還一度視對方為知己,但是隨著陳思思演技的日臻成熟,這段友情漸漸演變成了塑料花一般的虛情假意。

大家進了娛樂圈這個名利場,原本就不是來處朋友的,當長城影業將重頭戲都安排給了陳思思之后,樂蒂那邊至少積了一缸的老壇酸菜,那滋味可是相當酸爽了。

長城影業的高層覺察出樂蒂的心思,為了將兩碗水端平,不能厚此薄彼,于是拉上鳳凰影業這家兄弟單位,將樂蒂安排到那邊去拍戲。

然而,高層領導這種平衡之術,還是被一個變量打破了,這個人就是長城影業的一線扛把子高遠。

高遠是誰?他的背景可非同小可,叔叔蔣仕是攝影師,嬸嬸任意之是導演,憑借這樣的影視圈資源,再加上本身形象過硬,演技不凡,高遠在長城、鳳凰影業相當吃得開。

當時跟高遠走得很近的女明星,是長城影業的二公主石慧,石慧屬于那種蕙質蘭心,才華橫溢的女演員。

最初的時候,高遠與石慧合作了兩部電影,如《丁香姑娘》和《生死牌》。

彼時的兩人,一度被觀眾認為是銀幕情侶,然而石慧似乎早已察覺高遠是那種不安于室的男人,因此并未跟他有進一步的發展。

高遠憑借電影《金鷹》一炮而紅之后,獵艷信心倍增。

彼時的樂蒂,她跟長城影業的合約即將到期,高層考慮到她猶豫不決的態度,于是派出名聲大振的高遠,讓他和樂蒂搭檔,到鳳凰影業那邊拍《風塵尤物》。

憑借這部戲,樂蒂獲得了不少關注度,她跟高遠的曖昧之情,也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

這個時候,有一個人不開心了,這個人就是陳思思,原來,她早已對高遠心生向往。

陳思思向高層請愿,以一碗水端平為由,要求跟高遠搭檔演戲。

于是,沒過多久,陳思思和高遠合作的《飛燕迎春》隆重上映了。

樂蒂也不甘示弱,向高層抗議,兩女爭一男的名場面,讓高層左右為難,索性將他們三個人安排在了同一部戲里,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于是,《捉鬼記》上映的時候,陳思思、樂蒂、高遠三個人就這樣同框了。

游走在兩個女人之間的高遠,原本打算坐享齊人之福的,但是三個人的戀情太過擁擠,在兩者之間,他選擇了陳思思。

樂蒂不想整日面對他們的你情我儂,再加上這兩個人原本就是長城和鳳凰及左派影業公司的力挺之人,于是趁著五年合約到期,一怒之下,樂蒂轉投了右派的邵氏影業。

1961年,陳思思頂著全城唾罵她的小三之名,義無反顧地嫁給了高遠。

當時為樂蒂打抱不平的粉絲,對陳思思口誅筆伐,所有人都以為是陳思思從中橫刀奪愛。

然而,卻沒有質疑高遠的左右搖擺,因為高遠是當紅的百萬小生,這樣一位名聲顯赫的大牌明星,觀眾對他的好感度,已經淹沒了對他的理智判斷。

陳思思和高遠結婚之后,生下一女,原本以為會過上歲月靜好的生活,但是之后的日子過得并不舒坦,高遠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對樂蒂一直念念不忘。

1962年,樂蒂繼高遠和陳思思結婚之后,沒過多久就嫁給了邵氏影星陳厚,兩人還生下了一個女兒。

樂蒂嫁人的這一年,正是陳思思事業如日中天之時。

這一年,陳思思憑借出演《三笑》中的秋香,名聲大振,成為萬眾矚目的大明星。

跟陳思思的風光無限形成強烈反差的,是樂蒂并不順利的婚姻生活,起初嫁給陳厚之時,這段婚姻并不被世人看好,就連樂蒂的娘家人都極力反對,但是賭氣嫁人的樂蒂一腔孤勇,婚后不久就將出軌的老公捉奸在床。

天下所有的前男友,都有一個類似的通病,就是見不得前女友婚姻不幸,高遠以關心舊愛為由,跟樂蒂的藕斷絲連,漸漸演變成了舊情復燃。

陳思思沒想到樂蒂的回馬槍這麼厲害,于是采用了更加極端的方式,一哭二鬧沒有用,干脆屢次上演自盡戲碼,高遠跟樂蒂怕鬧出人命,于是只能偃旗息鼓。

1967年,樂蒂和陳厚失婚,財大氣粗地撂下狠話:「女兒我養得起,只要你同意失婚,給我一元錢贍養費,你就可以走人了」。

樂蒂霸氣的做法,贏得粉絲的一片歡呼之聲,高遠自然對她更加傾慕不已。

然而,為母則剛的樂蒂,因為家族中有心臟病史,因此在31歲那年就早早病逝了。

得不到的一直在騷動,高遠難解相思之苦,后來竟然找了一個和樂蒂容貌極為相似的空姐劉莉莉,再次婚內出軌。

陳思思直到此時方才明白,她是永遠無法跟一個死人競爭的,但是對高遠用情太深的她,無法忍受輸給一個空姐,于是百般阻攔,借用輿論之勢向劉莉莉發難。

彼時的劉莉莉,跟高遠已經同居,并且生下一個孩子。

高遠家外成家,跟陳思思分居五年,也因此讓陳思思傷透了心。

1974年,陳思思向高遠提出了失婚,第二年,法院批準了他們的失婚請求。

極具諷刺的是,陳思思效仿當年樂蒂的失婚做法,象征性地只收了高遠一元錢,說出的話和樂蒂如出一轍:「女兒我養得起,收你一元錢,你可以走人了」。

高遠始亂終棄的做法,大傷人心,也因此招人非議,事業一度下滑到無戲可拍的地步,只好遠走他鄉,到台灣經商。

陳思思雖然解了一時之氣,但是依舊無法在短時間內恢復婚姻失敗造成的沉重打擊。

因為心理陰影面積太大,坊間傳聞,曾一度染上了吸食[毒·品]的毛病,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不過陳思思后來的做法,卻堪稱神來之筆。

不知這位絕代佳人是怎麼想的,后來竟然和高遠的叔叔越走越近,接著干脆讓高遠的嬸嬸直接下崗,兩人領證結婚了。

據說高遠從台灣回香港探望叔叔時,面對眼前這位嬸嬸,場面尷尬到語無倫次的地步,從此之后,再也沒有出現在香港這片土地上。

1994年,陳思思帶著老公,回到上海定居,從此也遠離了香港那個傷心之地。

如今再提起這位長城三公主,很多人對她的印象,最深刻的依舊是那部經典電影《三笑》。

一笑當年,錯遇情郎,花前月下,也曾溫暖如春。

二笑用情太深,錯把癡情所托非人,險些命喪鬼門關。

三笑負心郎,再見面時,請叫我嬸嬸。

2007年10月7日,陳思思去世,享年69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