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3次婚禮娶同一個女人,57歲無子女,背后原因太讓人心酸

古月 2022/12/22

「天上真會掉餡餅,我今天白吃白喝了一頓」

這樣一則消息在網上炸開鍋,都在問在哪。

這時作者卻問網友:「有誰知道我那天是蹭了誰家飯嗎?」

「要不就別結婚了。」

「一家人都來了,不結婚機票多浪費啊」!

這是張衛健與張茜領證前一天的對話。

張衛健曾被導演說「不要以為演完孫悟空,在香港就很紅,你臉上沒毛,是最不值錢的!」

為了這句話,張衛健光頭23年來證明自己的價值,也是因為這顆光頭,成為了張茜的小太陽。

他們并不是屢屢糾纏,而是彼此身后的羈絆,太深了。

01

1965年張衛健出生于香港,家中有兩個弟弟,父親是一名船員每年只有3個月待在家中,一家人僅僅依靠父親微薄的收入來生活。

常年在海上生活,父親的脾氣變得暴躁,喜怒無常。

在張衛健兩三歲時,父親一回來就會用兩只手把他按住,問他家里有沒有陌生的叔叔來?母親有沒有跟誰講過電話?

但是不管怎麼回答父親并不相信,他就經常看見父母吵架,碗碟、掃帚、沙發、電扇,經常在他和弟弟的頭上飛。

之后就會見母親偷偷的哭泣,身上因吵架露出的肌膚青一塊紫一塊。

「家里的家具會飛」這是他的幽默調侃。

小學一年級時,他的成績并不好,數學經常不及格。

有次他高興的對父親說自己的數學及格了,他幻想著父親會不會有什麼獎勵。

父親問他考了幾分,他蹦蹦跳跳舉著試卷說六十分。

「啪」一個五指印印在了他白嫩的臉上。

「沒用的東西」

他沒有哭,只是看著父親越走越遠的背影沉默不語。

之后他只要一句話講的不對,沙發就會朝他飛去,也就練就了一身好本事。

有次他親眼見到弟弟的屁股被打成花,他想阻止卻被父親一腳踩在沙發上進行毆打,甚至拿出相機拍下他和弟弟的「照片」。

當時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快點讓父親把他打死。

為了讓三個孩子健康成長。

母親每次都會把孩子護在身下,任憑父親雨點般的拳頭落在她的背上。

半夜時,母親都會偷偷爬起來燙尿布,她不敢開燈,因為她知道如果被丈夫發現孩子們尿床,又會是毫無止境的毆打。

母親的一再隱忍只希望丈夫可以做出改變。

在他四年級時,他突然發現父親衣服口袋里有一張露一角的照片,他回頭張望生怕被父親發現。

他偷偷拿出,照片上是父親和一個陌生女人抱在一起的畫面。

害怕母親傷心,就把照片拿到學校偷藏在廁所水箱里。

后來父親發現照片不見在家中翻找,看見不停哆嗦的兒子,什麼都明白了,就向他尋要照片,他戰戰兢兢回到學校從水箱取出照片交給父親。

那是唯一一次父親沒有打他。

一轉眼到了1980年,他15歲,父親對母親提出失婚,母親并不愿意,抱著父親的腿求他不要離開,一直拖到門口才肯放手。

他清楚記得那天晚上,自己久久蹲在地上看著父親手拿皮箱拉長的身影,他清楚父親不會回來,但還期待父親能回頭看他一眼,盡管就一眼,然而父親并沒有回頭。

他只記得那晚夜很涼,微風吹著格外刺骨。

他不禁哼起了歌。

母親在屋中獨自哭了很久,再次見到母親時一臉微笑對三個孩子說:「今天開始,你們的父親不會回來了。」

他覺得母親笑的很丑。

弟弟卻很高興說自己是終于不用被挨打了。

誰知拿「拳頭」解決問題的父親剛離開,就迎來生活上的困難。

02

母親并沒有穩定的工作,為了養3個兒子只能把房子賣了當做家用,于是開始了租房生活。

母親一天下來要打好幾分工才能養活三個兒子,賣過早餐、去飯店洗碗碟,做服務員,每天母親的睡眠時間只有兩三個小時。

長時間的勞累,母親的頭髮有些都已經發黃干枯了。

為了不讓母親操心,他經常和弟弟們提前把家務干完,煮好飯,等待母親回家。

有次,最小的弟弟想母親大聲哭起來,剛好拖著疲憊身體的母親回來,就被孩子的哭聲吵的煩躁,控制不住發起了火。

他見到趕緊上前阻止,讓母親先休息,自己來安慰小弟。

他把小弟拉到屋里,哼唱起搖籃曲給他們聽。

之后他就很少見母親動手打弟弟們了。

1982年,賣房的錢終究是花完了,當時17歲的他已經考上一家名校的律師專業,為幫媽媽養家,他不得不放棄學業。

于是他白天在雜志社打工,晚上就去酒吧當駐唱,他為了養家糊口不管什麼工作都干。

有次在雜志社打工時,他看見電話薄上寫著張國榮的電話本,他抱著試一試的心里打過去,但又不敢吭聲就把電話掛斷。

他再次打過去,他顫巍巍問:「張國榮在嗎?」

電話另一頭傳來:「我就是。」

他手足無措不知道該說什麼,就說起了自己的遭遇,張國榮認真聽每

句話,四十多分鐘后,張國榮留下一句「我會幫你找工作的。」

之后張國榮鼓勵他去參加TVB的「新秀歌唱比賽。」

母親得知他向往歌壇,也鼓勵他去。

1982年,他在比賽中成功進入前30名,那一年的冠軍是「梅艷芳」,他并不甘心。

1983年,他再次參加比賽,他也沒有走到最后。

1984年,他參加了第三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張國榮《戀愛交叉》他成功拿到冠軍,張國榮親自為他上台頒獎。

貧苦的生活中終于有了一絲光明時,現實卻給了他一記重錘。

「新秀歌唱大賽」前兩屆冠軍梅艷芳、呂方,兩人奪冠后都開始了走紅之路。

然而這個冠軍并沒有讓張衛健一夜爆紅他的生活也沒有好起來。

他的潛質被香港無線電視台看中,將他收入囊中,由于他身高只有一米七,長相也不算帥氣,只能跑龍套。

八年期間他,先后在《瘋狂游戲》《開心女鬼》等多部劇中飾演一些小角色,但都默默無聞。

然而簽約后他并沒有改變生活的現狀。

當時房租和弟弟的學費就要3000元,而他一個月工資才僅僅3500元,每個月他都省吃儉用,吃饅頭配咸菜。

不甘心的他找到經紀人說:「我已經出演過很多角色了,我就差一個出演男主角的機會,我相信之后會給TVB賺大錢的。」

經紀人被他的話所折服。

03

1991年,他在《老友鬼鬼》中飾演男主角,他憑借幽默搞笑一鳴驚人,被觀眾所熟知。

1992年時,王晶與周星馳由于分紅等問題分道揚鑣,于是萌生出一個想法。

于是邀請他在《武俠七公主》中作為主角,吳君如、張曼玉等七位女神來給他做配,本以為陣容夠大了。

卻沒想到在《超級學校霸王》中劉德華、張學友、邱淑貞、鄭伊健任達華等人為主角的他甘愿做「配」。

又在《倫文敘老點柳先開》與郭富城合作。

張衛健與四大天王其中的三位都合作過,而且他都是主角。

當時他完全是被當成「周星馳的接班人」來培養的。

他賺到錢后立馬給母親賣了新房,供弟弟更好的讀書。

由于戲約不斷,成名后的他不管劇本的好壞,片酬第一,導致他的口碑不斷滑落。

為了維持生計只能把自己的房子賣了,去往台灣發展。

在台灣出演幾張唱片后,他立馬火了,獲得了「十大偶像」票選第八名。

然而禍不單行1996年,他在《西游記》中飾演「孫悟空」,與六小齡童扮演完全相反,深受大眾喜歡,為TVB賺了上億的利潤。

「帥到掉渣!」「YO!用得著害怕嗎!」

在粵港地區上至八十老孺下至三歲孩童都隨口便可報來。

但片酬一集才十幾塊,這點錢和「的哥」的收入差不多,根本供不上家里的開銷和弟弟的學費。

于是就找到導演,說明自己想漲薪資,令人意外的是,導演不僅拒絕了張衛健的要求,還毫不客氣對他說

「不要以為演完孫悟空,你在香港就很紅,你臉上沒毛,是最不值錢的。」

這句話深深扎在他的心里。

為了證明自己,他一氣就邁向公司的大門,離開了TVB。

解約后他開始了「北漂」生活,他剃下自己所有頭髮,從零開始。

短短一年時間,他從當紅小生淪落為過氣藝人。

他一心只想證明自己,但倒霉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

1997年當時香港刮起一陣金融風暴,他因炒房處于破產邊緣,家里人電話告訴他,房子下個月就要被銀行收走。

張衛健急的滿頭大汗,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他最后一部劇《少年方世玉》在TVB的對手「亞視」播出,收視率高達24%,他再次爆紅。

「我是天不怕地不怕,最怕沒架打的方世玉」

這時劉德華又提出邀請,讓他進入自己的公司,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對他來說簡直救命稻草。

于是答應了劉德華的要求,并讓劉德華幫自己先還一下貸款,他快破產了。

劉德華立馬掏出支票給他,他對此很是感動。

就聽劉德華說「學到的,就要教人;賺到的,就要給人。」

1997年秋,在北京拍攝《歡喜游龍》時,他遇見了張茜。

這個性格活潑的女孩,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8年,他與張茜合作《陳夢吉傳奇》兩人在戲中飾演情侶。

有天,張茜不知怎麼唱起了歌,一個腦袋圓圓眼睛也圓圓的身影出現在張茜面前。

「你知道這是誰的歌嗎?」

「不知道,俗死了。」

在拍戲的兩個月里,他處處都照顧著張茜,而張茜也不知不覺喜歡上了這個小太陽。

兩人就開始了地下戀情,那時候他普通話講的不是很好,女友張茜也不會說廣東話。

很多時候,兩人只能用電話訴說愛意,但每次都雞同鴨講,幾個小時過去,兩個人頭都大了。

于是就提出讓張茜學習廣東話,她學習的很快。

有次,張茜來香港看他,準備離開時,咔嚓一聲閃光燈亮起,張茜看向旁邊的一對夫妻,以為兒女給兩人拍照,沒放在心上。

緋聞滿街飛,張茜懵了,不知所措,就接到男友的電話,安慰她說「都是藝人需要經歷的。」

由于承受不住媒體的壓力張茜選擇分手。

1999年,王晶又邀請他拍《鹿鼎記》中的韋小寶,拍完后他主動找到TVB緩和關系。

當知道自己票房很高的時候,他不知道該把這個消息分享給誰,他才明白自己離不開張茜,主動求復合。

小魚兒:「出賣我爹!」

花無缺狠狠踹向腳下的江別鶴,一聲聲怒罵「狗賊!狗賊!」

在《小魚兒與花無缺》中他與謝霆鋒的「假戲真做」讓演員王伯昭受傷入院,被告上了法庭。

由于謝霆鋒背景深厚并沒有大事,但他卻沒有那麼幸運了。

04

這件事導致他被內地「排斥」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差點就搭上自己的演藝生涯。

后來后來張衛健憑借自己的演技,《少年張三豐》《天下無雙》《小寶與康熙》給觀眾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后來他站在香港演唱會舞台上說。

「我就告訴你,臉上沒毛我都可以好掙錢,一個男人頭頂沒有任何頭髮都可以很有名的!」

2004年,他與張茜結束長達10年的長跑,由于囊中羞澀,張茜并不介意,就從網上買了件二手婚紗。

他暗下心決定一定要對張茜好。

然而領證前一天,兩人晚上還在大吵,張茜因為太累想要睡覺,但他由于小時候的經歷很緊張,就與許志安一直通電話到三四點。

張茜忍無可忍說道:「要不就別結婚了。」

「一家人都來了,不結婚機票不就浪費」他撓了撓頭。

這話確實像一家人說的話。

2007年,張茜懷孕了,但是孩子卻在8個月時沒有了胎心,導致張茜一度抑郁。

于是張衛健放下手頭的所有工作,盡心盡力來照顧她。

張茜喜歡打電動,他就買游戲機回家陪她打,在院子里還用石頭壘了一個愛心形狀。

2009年,他在外出途中,路過婚紗店,覺得如果自己當了父親,一定會為女兒沒有真正的婚紗而難過。

于是他就在菲律賓和張茜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婚禮宴會。

宴會不管是誰都可以參加,隨便吃,隨便喝,甚至還能打包。

這個時候人們才得知。

2012年,兩人又在神父和修女的見證下又舉行了一場婚禮。

2014年,張茜再次懷孕,兩人這次格外小心注意。

不幸的是,幾個月后腹中小小的生命又停止了心跳,張茜疲憊不已,他跪在妻子窗前說著都是我沒照顧好你,都怪我。

張茜看到這樣的丈夫心疼不已。

2018年他的弟弟突然因病去世,讓53歲的張衛健感到生命的脆弱,于是決定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2019年,他表示自己不再考慮做父親,決定加入「丁克一族。」

2020年,疫情突如其來,導致這對「恩愛」的夫妻,進行了異地戀,一個在香港,一個在內地。

張衛健每天都和妻子通無數電話。

「老公,你洗澡時會不會被鏡頭拍到啊...」

兩人異地沒有孩子,絲毫不影響兩人之間的恩愛。

在《我是演說家》里張衛健回想起「臉上沒毛不值錢」話時。

「我就要證明給全世界的人看,一個男人頭頂一根毛都沒有,都可以很有魅力的。」

「我相信我做到了,我能做到你們也能做到。」

人在低谷時,不要抱怨命運的不公,而需要在自己身上找尋問題,想辦法提升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