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男子3年前成非洲酋長,獲上百畝封地老婆隨便娶,他現在咋樣

說起非洲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廣袤的大草原和落后的非洲部落,如果讓一個普通人去非洲生活,那他們或許會非常難受。

然而在河南卻有一個小伙子,他不僅在非洲生活工作了近十年,還成為當地的酋長,并在2019年進行全球直播,而他也因此走紅網絡。

他究竟做了什麼才能以中國人的身份成為非洲的酋長?如今兩年過去他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1985年孔濤出生在河南省濮陽市,父母都是公職人員,從小就對他的教育非常嚴格。

在父母的影響下,他一直非常嚴格地要求自己,學習成績在班級里一直是名列前茅,大學時期甚至考入北京交通大學。

畢業后他并沒有第一時間選擇工作而是繼續留在本校學習深造,直到他覺得自己的能力足夠了,才出來找工作。

他的優秀很快就被中國土木工程集團看中,在他還沒有畢業的時候就已經定下他,于是畢業后孔濤就留在這里工作。

他所在的公司非常有名,還有過不少跨國項目,在他工作沒滿一年的時候,他就被派去非洲的尼日利亞工作。

可是當他滿心歡喜地把這個消息分享給家人的時候,父母的反應卻讓他非常意外。

對于父母來說非洲這個地方經濟不發達,人員落后,很容易發生危險,出于對兒子安全的考慮,父母都不建議他過去。

可孔濤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這是一次鍛煉自己的機會,他想要接受這次挑戰。

為此母親氣憤不已,直接怒吼:「 你要是去了,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兒子。

但孔濤的態度非常堅決,他耐心做父母的思想工作,在他的努力下,父母終于默認了兒子的決定。

可孔濤卻沒有想過,等他好不容易解決了父母的問題后,接下來會有更加嚴峻的難題在前面等著他。

非洲這里位于赤道附近,天氣非常炎熱,還有各種各樣的蚊蟲,剛到的孔濤不可避免地遇到水土不服的問題。

更讓他不能理解的是,這個看上去貧困的地方,物價居然出奇的高,在國內賣十塊錢的蛋炒飯在這里居然都要賣到六七十塊,一桶5塊錢的泡面這里居然也要花費20塊。

至于安全問題,他倒是沒有太多明顯的感覺,只是一來到公司后,公司就給他們這一行人配備了強壯的黑人保鏢,這也讓孔濤對這次的非洲行多了一絲忐忑之心。

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公司里會負責他們的衣食住行,這讓他們的開銷減少了不少。

孔濤和同事也在這里覺醒了中國人的種地天賦,幾個人一起開墾出一片菜地,差不多可以滿足自己的日常所需。

隨著時間的推移,孔濤漸漸習慣了這里的生活,他發現非洲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樣,這里雖然落后了一些,但風土人情也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差,他心里對這里漸漸發生改觀。

孔濤是在這里工作的,公司只給了他們兩三天的調整時間,沒多久他們就進入緊張的工作中。

但是沒多久他就遇到了問題,雖然他可以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可當地人說的都是當地方言豪薩語。

為了可以和當地居民交流方便,他只能重新學習這個語言,好在有了英語的基礎,他學習得非常快,很快就可以和別人流利交流了。

2011年他們的鐵路在鋪設地基時缺少合適的泥土,為了符合要求的土地,他和同事一起沿途收集泥土,走了上百里花費三天的時間才成功找到。

不過由于他們找到的地方是一個酋長的領地,想要購買這些泥土需要和酋長進行交涉,他們感覺到非常新奇。

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到非洲的酋長文化,此時的他不會想到未來的自己居然也會成為一位酋長。

好在交涉的過程非常順利,沒多久他們就征求了酋長的同意,開始緊張的工作了。

但他沒想到開工后沒多久,就有不少非洲部落的酋長找到他,希望他可以為部落的居民提供工作。

原來非洲的工資非常低,最低工資標準月薪只有600元,連填飽肚子都做不到。

可只要能夠在中國投資的項目工作,那他們就可以滿足家里的日常開銷,聽到酋長的需求后,孔濤也開始考慮這件事的可行性。

但當他把這席話告訴領導后,領導卻無奈地說:「 我們也希望可以用當地的民眾,可他們性格懶散教育水平低,根本沒辦法好好工作。」

孔濤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太單純了,可想到那一雙雙渴望的眼睛,他還是說到:「 你把人交給我吧,我去管理他們。

領導本不想冒險,不過看到孔濤信心滿滿的樣子,他還是答應了他,于是孔濤就這樣成為了這群工人的管理者。

想要這些人留下來,最需要的就是提高他們的工作效率,好在他說得了一口流利的當地話,在和當地人聊天時很容易拉近距離,這讓他在頒布一些條款時更加容易被接受。

除此之外他還善于發現其中的人才,只要他們表現突出就有機會成為帶隊的人,薪資也會提升不少。

還有一些表現特別突出,超前完成任務的人,也會得到獎金,他也會在制定條款時征求大家的意見。

平時孔濤則會在他們工作的時候關心他們有沒有遇到問題,如果他們有什麼器材不會使用,他也會一遍又一遍地教導。

在他的努力下,這些非洲工人都漸漸改掉懶散的習慣,每一次工作的時候都非常努力,他們獲得的薪資也越來越高,這讓這些非洲人對他充滿了感激之情。

而他做的卻遠不止于此,有一次他在項目的時候發現工地旁邊的學校搖搖欲墜已經成了危房。

為了不讓在里面學習的孩子受到危險,他主動拿出錢請人修建了三間教室。

后來他還出錢翻新了一座清真寺,修了足球場,以及兩條路,在他的幫助下當地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不少人都知道他的付出,于是非常喜歡他,他走在路上的時候,都會有一些非洲女孩善意地喊他「中國帥哥」。

等到鐵路修完后,孔濤又發現了新的問題,原來當地的人其實對交通安全的意識非常淡薄,開火車也不注意。

他組織過員工培訓,也給他們講過鐵路知識,可這些似乎都沒有太多用,最后實在沒辦法他只好定下規定,只要不遵守規定直接吊銷駕駛執照,這才讓情況得以好轉。

2016年他終于完成了這個項目,眼看著他就要回國的時候,公司又給他分配了新的任務,而他也只能留在這里。

不過孔濤卻不覺得孤單,他在這里這麼多年早就和當地人混成了關系很好的朋友,經常會一起出去玩。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這群朋友居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給自己送上一個巨大的驚喜。

2018年他去阿布賈吉瓦地區土皇穆薩,對方突然說:「我封你做酋長吧。」

當時孔濤并沒有放在心上,畢竟他是一個中國人怎麼在非洲當酋長,他以為對方在開玩笑。

可沒想到對方已經商量了很久才確定下來的,他們還專門向孔濤的公司發出公函,得到公司的同意后這才把這件事定下來。

2019年4月,孔濤的正式受封,直到拿到權杖和證書后,他還是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而這件事也在當時被全球直播,引起了不少的反響,畢竟酋長的權利非常大,不僅擁有封地,還可以擁有武裝力量,甚至可以擁有很多妻子。

不過對于妻子這個問題,孔濤則非常肯定地拒絕了, 在他看來自己雖然當了非洲酋長,但依舊是個中國人,應該尊重中國的制度。

更何況其實他早就有了自己的家庭,雖然他們夫妻經常過著分居兩地的生活,可他也不會背叛自己的妻子。

除此之外他還拒絕了酋長的管理權,只是把酋長當成了一種榮譽,而他的做法再次收獲很多人的好感。

孔濤之所以能夠成為非洲的酋長,其實離不開他這些年對當地的貢獻,他提高了不少人的生活水平,改變了工人的習慣,還做出了一系列有利于他們發展的事情,所以才會被授予這個榮譽。

其實對于他來說,酋長不僅是象征著權利,更是一種中國友誼和尼日利亞友誼的象征。

如今的他在非洲經過了十年的工作后終于回到家中,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對當地人產生了很深的感情,即使回國他也依舊掛念著這些人,有時候還會和這些外國朋友聊天。

他還表示如果有機會自己還是會回來看看這片土地,他雖然離開了,可友誼的種子已經在這片土地上種下來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