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周潤發百萬豪車,一幅畫賣出百萬高價,徐錦江到底有多傳奇?

一張臉看起來能砍翻十八條街,一顆心卻是個萌萌噠的小公舉。他就是演員徐錦江。

對于這個名字,許多80后、90后同學往往都不會陌生。徐錦江就是承包了他們小時候無數童年回憶的經典反派演員。有粉絲笑稱他是中國版雷神和圣誕老人,那一句經典的「我全都要」直到現在依然流行。

然而曾有一段時間,一直非常勞模,帶給我們歡笑的徐錦江卻突然因為抑郁癥消失在了娛樂圈,再出現時,便是以國畫畫家的身份。他去干什麼了?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一見鐘情、三見扯證的愛情

1961年,徐錦江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出生了,他的父母都是有名的醫生,家中更是有十多個親戚從事醫療行業。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醫學世家卻偏偏出了徐錦江這樣內心敏感的喜愛藝術的孩子。

徐錦江從小就對學醫沒有半點興趣,他一直苦心鉆研繪畫,后來更是拜在了關山月門下成為了大師的弟子。從廣州美術學院畢業后,徐錦江前往香港闖蕩,夢想靠畫畫養活自己。

很快,自信滿滿的他就碰壁了,對于這樣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畫家,根本沒有多少人愿意買他的畫。實在是不甘心的徐錦江,咬咬牙決定掏錢自己舉辦畫展。然而畫展上也沒有多少人理睬。在香港碰了一鼻子灰的徐錦江非常失意。

此時,身上的錢也已經花完,徐錦江不得不開始通過其它手段賺錢。因為當時的香港電影電視行業正在蓬勃發展,母親是南美人,徐錦江本身186的身高非常出眾,加上相貌也很有特點,便開始接觸這方面的工作。他最先做的是模特寫真,后來姐姐看到香港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在招收第十期的學生,于是就偷偷給弟弟報了名。

或許是徐錦江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他的表演天賦讓他很順利就被錄取了,當時和他同班的同學還有劉德華、梁家輝。

徐錦江和梁家輝的關系非常好,多年后,梁家輝還在徐錦江的兒子徐菲面前開玩笑吐槽徐錦江演技不好。而徐錦江則反擊自己紅了那麼多年。

1987年,徐錦江在香格里拉酒店吃飯,遇到了引他入行的著名導演兼制片人麥當雄。麥當雄導演看到他后第一句話就問他要不要演戲。

當時麥當雄正在拍《省港旗兵2》,里面正巧有一個高大威猛、亦正亦邪的角色,與徐錦江的形象非常契合。麥當雄立刻邀請徐錦江參演《省港旗兵2》的「李向東」一角。

該片在兩岸三地上映后迎來滿堂彩,導演還拿到了金像獎,而徐錦江也因為片中的精彩表演給觀眾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后來麥當雄又開始接觸風月片也稱三級片,他認為徐錦江的形象極具男人味,非常適合演這種電影,力邀徐錦江參演《玉蒲團》。最終證明導演果然目光如炬,徐錦江在《玉蒲團》的精彩表演讓他一躍成為風月片的代表人物,被更多的觀眾熟知。

不過徐錦江雖然拍攝了很多部三級片,但對女演員卻態度很好,非常紳士。被眾多三級片女主評為「口碑最佳」的三級男星。

就這樣,徐錦江的事業蒸蒸日上片約不斷。1994年,徐錦江拍攝了電影《水滸傳之英雄本色》第二次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也是在這一年,他遇到了自己的妻子殷祝平。

說起來兩人的見面頗有戲劇性。據徐錦江回憶,他本來在酒店吃飯,結果看到窗外一隊女兵走過。他一眼就看到了殷祝平,一見鐘情。還對旁邊的演員說:「糟糕了,我要結婚了。」

說完,徐錦江就跑出店攔住了殷祝平表白:「我是演員徐錦江,我明天就要離開這里了,我喜歡你,我想和你結婚。」

這樣的狂野的告白對于當時20歲的殷祝平來說簡直不可理喻。當即就回絕了。徐錦江本來以為兩人會從此錯過,沒想到命運的紅線并沒有斷,半年后徐錦江跟黎明、張敏一起在北京拍戲,殷祝平也被朋友拉著一起去看明星來到了片場。一見面就認出了對方。

徐錦江離開再一次對殷祝平表白,臨別前說一周后兩人就在第一次見面的地方相見,然后就去領證結婚。殷祝平也對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會去充滿了好奇心,沒想到那一天,徐錦江竟然真的在等,兩人當即就去登記結婚。

徐錦江夫婦見了三面就領證的閃婚直到今天看也頗為大膽。然而兩個人竟然真的攜手走過了近30年。

從一擲千金到一貧如洗

雖然徐錦江的外表粗獷不羈,但他的內心卻十分細膩敏感,一度因抑郁癥想過輕生。

那段日子是徐錦江剛走紅那幾年,彼時正值香港股市一片大好,徐錦江便將拍戲賺來的錢都投了進去,賺得盆滿缽滿。擁有了大把塊錢的徐錦江過起了揮金如土、紙醉金迷的生活。

去澳門就直接坐直升飛機去;下雨天打不到出租車,他就直接在附近的車行去刷卡買了一輛豪車,掛著臨時車牌回家。開到中途遇堵車,他就把車扔到一邊。直到警察找到他,他才想起來他有買過一輛豪車。

跟周潤發合拍《監獄風云》時,因為發哥隨口一句你的車好靚啊,他就毫不猶豫就把車送了出去。如果要去遠一點的地方,他就直接換乘直升飛機,拍一部戲就在當地買一套房。

然而這樣的生活沒能持續多久,香港發生金融海嘯,徐錦江的錢全都賠了個干凈。不僅錢沒了還身背了巨額債務。他一下子就成了窮困潦倒的窮光蛋。車都被銀行拉走,房子也被收走,只能租小房子,連吃飯都只能走好遠不敢呆在同一個地方。

為了還債,徐錦江只能晝夜不停地拍戲賺錢。一年能拍十三部電影,但是這樣連軸轉的工作強度和經濟壓力讓徐錦江的精神狀態岌岌可危。同質化的角色也讓他身心俱疲。徐錦江回憶當初的日子,透露他回到酒店就會痛哭,甚至看到劇組的車都會恐懼。

一天夜里,徐錦江打開了酒店的窗戶,被驚醒的妻子問他想干什麼,徐錦江回道:「我覺得哥哥(張國榮)走的時候應該很美。」幸好他被妻子及時發現攔下。

接二連三的打擊讓徐錦江確診了嚴重的抑郁癥。殷祝平用無限的溫柔包容著他,陪著他四處看病。后來徐錦江在節目中回憶當初的情況依然止不住流淚。

一開始他們去看病都是偷偷摸摸的。沒想到當天在醫院恰好遇到演員賈靜雯生孩子,醫院門口全都是娛樂記者,徐錦江夫妻被拍了個正著,大家全都知道徐錦江得抑郁癥了。

為了治好徐錦江的病,殷祝平便不斷地去邀請朋友陪他說話,交流,去各種醫院求醫。而徐錦江也不再工作,淡出了娛樂圈,開始專心從事藝術方面,去畫畫,去做雕塑。家里的所有的大小家務,都由妻子一手操辦。最終妻子不離不棄的貼心守護讓徐錦江從輕生的狀態中走了出去。

但所有的事情都被妻子攬下后,徐錦江就成了生活方面的「巨嬰」。

因為徐錦江的外表非常的兇神惡煞,飾演的角色也大多是反派,比如最經典的周星馳版《鹿鼎記》里的「鰲拜」,《九品芝麻官》中的「豹子頭」,《仙劍奇俠傳》的「拜月教主」等等。因此便有人誤以為徐錦江本人在生活中也是一個硬朗的霸氣的硬漢。

不過事實恰恰相反。在徐錦江和兒子徐菲一起參加《一路成年》后,表現出來的浪費情懷和時不時流淚的少女心,常常讓觀眾大呼反差萌,尤其是《一路成年》作為一檔親子類節目,本來親子節目都是父母照顧孩子,而徐錦江家的畫風卻截然不同,是兒子照顧父親。

節目里的徐錦江家務全廢,不會生火,不懂做飯,玩不會iPad,連捷運卡都不會用。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特別依賴兒子徐菲,徐菲就很耐心地幫助他,像照顧小孩一樣照顧爸爸。他們倆的相處模式被觀眾戲稱為《兒子去哪兒了》。

有一幕是徐錦江想要做飯淘米,就舀了一大勺米倒進盆里,放水放洗手液準備洗米,嚇得兒子連忙制止。節目播出后,徐錦江還特意發微博提醒大家,淘米不能用洗手液。

有時候徐菲走快了一點,他就委屈抱怨:走慢一點。吃餅的時候,還嫌棄餅太大,徐菲就親自掰開餅去喂自己腸胃不好的老父親。就是這檔節目,讓觀眾們了解了徐錦江粗獷的外表下,細膩的少女心。

而現在很少再拍戲的徐錦江已經重新撿起了自己最初的夢想,2015年11月,徐錦江在北京時代美術館舉辦了自己的藝術展。取名為「徐徐丹青似錦江」。

這次藝術展上,徐錦江很多的朋友,比如唐杰忠、張紀中、張豐毅、黃秋生、翁虹等400余位藝術界名人及娛樂圈眾好友紛紛前來祝賀。

沉浸在畫畫之中,徐錦江已經足夠圓夢,他的畫作有一幅還拍出80萬的天價。徐錦江還曾經和中國郵政合作,發行了一套徐錦江主題的郵票。聽說動畫電影《大護法》有角色特別像自己,還主動還為電影宣傳。

對于徐錦江而言,戰勝了疾病后的他已經得到了世間最美好的幸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