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62歲的齊秦:我與王祖賢糾纏了15年,余生不會再愧對小24歲的妻子

古月 2022/12/10

2015年,齊秦參加《中國之星》。

坐在評委席給他打分的是劉歡、崔健、林憶蓮。

評委給齊秦打的分很低,他只拿到第五名,第四名是吉克雋逸。

吉克雋逸之前在《中國好聲音》里是劉歡的學生。

現在,吉克雋逸和齊秦以同一種身份站上舞台比賽,接受劉歡的打分。

而齊秦和劉歡都當過《中國好聲音》的導師。

如今卻一個在台上比賽,一個坐在沙發上點評。

這種境遇難免讓人心酸。

第四期節目中,齊秦再次被導師打了低分。

8位選手中,他排名第七,也就是倒數第二名。

排在齊秦前面的是譚維維、孫楠、許志安、吉克雋逸、常石磊、袁婭維。

第五期節目中,齊秦獲得第六名,獲得第一名的是吉克雋逸。

在團隊pk賽中,齊秦和袁婭維、譚維維比賽。

然而,齊秦獲得的分數最低,敗給了袁婭維和譚維維,最終淘汰出局。

最心酸的不是淘汰,而是齊秦在這幾期節目中要被晚輩點評。

劉歡點評起了齊秦出道以來創作過的作品。

崔健則一點情面都不留的給齊秦打了最低分。

而早在80年代,齊秦代表tw省,崔健代表內地,張國榮代表香港,一起參加過亞洲音樂節。

與他們同行的都是各地的音樂代表人物。

亞洲音樂節

如今,時過境遷。

一代「天王」齊秦,竟然淪落到要和新人一同參加比賽,還要接受其他導師的點評。

但齊秦已經毫不在乎名氣和地位了,只要有工作就行,因為這些年他真的經歷了太多太多傷心事。

01 被女朋友折磨很多年

齊秦年少時交友不慎,整天在街頭鬧事。

16歲那年進入感化院,被一圈圈鐵絲網牢牢鎖住。

每天抬頭只能看見頭頂那一方天地,像井里的青蛙。

他非常向往外面的世界,每天都在想著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也在這期間,齊秦用感化院里的一把破木吉他寫出了《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我還在這里耐心的等著你

3年后,齊秦從感化院出來。

這時姐姐齊豫已經憑借《橄欖樹》紅遍大江南北。

填詞人是三毛,李泰祥親自為齊豫作曲。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什麼流浪

流浪遠方 流浪

齊秦 齊豫

姐姐為了讓弟弟走上正途,用自己一萬元的獎金,給弟弟買了一把八千元的吉他。

還帶弟弟去見恩師李泰祥,希望弟弟也可以走上音樂道路。

2年后齊秦和在風月場所工作的方美芳相識。

他們在酒吧一見鐘情,沒多久就成為情侶,過起同居生活。

方美芳 齊秦

1985年,齊秦發表《狼的專輯》,從此名聲大噪。

而齊秦的走紅對方美芳來說是一種噩夢。

她害怕自己和齊秦差距越來越大,更害怕他會愛上別人。

于是方美芳選擇了一種「損人不利己」的方式來對待齊秦。

齊秦成名后,財產全都交給方美芳打理,在外工作也帶著她。

然而,方美芳還是不放心,每天各種挑刺,對齊秦大吼大叫。

不讓他出去工作,也不讓他和朋友喝酒。

每次齊秦收工回家,方美芳就對他破口大罵:「你給我出去!」

鄰居們有時候出來看熱鬧,還會被方美芳指著鼻子罵。

方美芳

更過分的是,齊秦在錄音室工作時,她突然跑過去大喊:「齊秦你給我出來,趕緊跟我回家!」

整個工作室的人都在看他們,這讓齊秦很沒面子。

甚至在齊秦開線下演唱會的時候,方美芳跑到現場趕走所有粉絲。

種種操作,讓齊秦覺得方美芳越來越不可理喻。

終于在一次大吵后,齊秦被趕出家門再也沒回來。

方美芳

分手很長時間以后,方美芳瞞著齊秦生下兒子方偉。

但后來齊秦還是知道了,便委托朋友每個月給她5萬塊錢撫養費,以及3萬塊錢的保姆費。

每個月都如此,他們的朋友就是中間人,一直在幫他們維保持聯絡。

當方偉4歲時,中間人告訴齊秦方美芳不想再照顧兒子了。

齊秦就把兒子接到家里,母親和姐姐齊豫都對方偉很好。

沒過多久,方美芳又說想兒子了,齊秦便讓兒子回去陪他。

可這次方美芳帶著兒子直接消失,中間人都聯系不上她,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后來的事大家都知道,齊秦和王祖賢走到一起。

在外界看來他們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那段時間王祖賢和齊秦因為工作關系,時常相隔兩地。

在一次分別后,齊秦僅用15分鐘就為王祖賢寫出了《大約在冬季》。

他也沒想到這首歌會這麼火,更沒想到這首歌會火了30多年。

更沒想到32年后,饒雪漫把《大約在冬季》的歌詞,改編成了一部電影。

輕輕的我將離開你

請將眼角的淚拭去

漫漫長夜里 未來日子里

親愛的你別為我哭泣

《大約在冬季》電影

劉歡以歌手身份出道時,還在自己的專輯中翻唱了齊秦的《大約在冬季》和《冬雨》。

在那個年代,誰唱齊秦的歌,誰都能獲得一波熱度。

而多年以后,靠翻唱《大約在冬季》獲得熱度的劉歡,卻當起了齊秦的評委。

同在1987年,王杰在李壽全的幫助下發表《一場游戲一場夢》。

王杰和齊秦的性格很相似,都比較憂郁,齊秦稱自己為「狼」,王杰稱自己為「浪子」。

在上個世紀,王杰、齊秦、周華健、童安格被稱為tw省的四大天王。

這四位曾撐起華語樂壇半天邊,見證了樂壇的興衰史。

可惜,現在四位天王已經被觀眾稱為「過氣歌手」、「過氣天王」。

齊秦曾是中國第一個舉行大型演唱會的歌手,也是第一批登上春晚舞台的tw省歌手。

專輯《狼I》成為大陸引進港台音樂的先河。

90年代,齊秦的人氣達到頂峰。

1991年,齊秦受邀來到大陸舉行巡回演唱會,演唱會遍布全國各地,成為在大陸開演唱會遍布省份最多的tw歌手。

那一年,全國各地的粉絲都在喊「狼來了」。

數不清的歌迷守在體育館門口等待齊秦的到來。

歡呼聲、吶喊聲、還有粉絲脫下外套站起來瘋狂為齊秦「搖旗吶喊」。

尤其是北京狂飆演唱會,是史上前所未有的震撼場面。

這場演唱會被王維明導演在電影《大約在冬季》中一比一重現。

可見,這場演唱會在歌迷心中有多難忘。

與此同時,步入90年代的王杰轟動整個樂壇,大量電影邀約、采訪以及海外媒體紛紛跑到中國tw來尋找王杰。

這時的王杰已經「爆紅」,已經不是李壽全能掌控住的場面。

畢竟李壽全只是一個制作人,并不是唱片公司的老板,沒有能力為王杰規劃未來。

于是李壽全把王杰的合約賣給飛碟,師徒二人分道揚鑣。

王杰獨自一人來到香港發展。

自此,簽下一年4張唱片的合約。

到香港后王杰迎來巔峰時期,一個人對抗四大天王。

電影、廣告、綜藝節目連軸轉,毫無空擋時間。

巔峰時期的王杰一個人養活整個公司,很多藝人的底薪都是王杰賺出來的。

只要他回來,老板都會低著頭喊:「杰哥辛苦了。」

他的唱片銷量比齊秦還要高,每天大筆進賬。

總公司的總裁看到王杰,都會主動來給他提行李,畢竟公司的整個華語市場都要靠他掙錢。

然而,高強度的工作讓他毫無休息時間。

沒多久,王杰患上憂郁癥和厭食癥,一度瘦到98斤,看見話筒就發抖。

他曾跟老板提出:「大不了我付你違約金,我想休息了。」

而老板怎麼可能放過一顆「搖錢樹」,還是讓他完成了所有工作。

1993年,王杰陸續移居加拿大。

與莫綺雯失婚后兒子跟了媽媽,王杰只能付贍養費,不能探望兒子。

另一邊的齊秦也如此。

當他和王祖賢公布戀情時,方美芳找他索要一大筆錢,讓他直接和兒子斷絕父子關系。

齊秦不同意,他不想和兒子成為路人。

可方美芳的性格很極端,立馬帶著兒子藏了起來。

從這點來看,王杰和齊秦的命運有些許相似。

王杰 齊秦

齊秦曾說:「我和方美芳都是邊緣人物,自卑,抑郁,抬不起頭,沒有人愿意加入我們,我們也自卑到不敢加入別人。」

當時他是個問題少年,進過感化院,沒有人看得起他。

方美芳生活在單親家庭,十幾歲就在風月場所掙錢,母親常年臥病在床,家里負債累累,雞犬不寧。

任何人都不看好他們,所以齊秦說他們是「邊緣人物」。

直到他們走到一起,擁有過短暫的甜蜜。

而這短暫的甜蜜隨著齊秦名氣的飆升,徹底被打破。

02 與王祖賢分分合合的15年

齊秦成名后,方美芳骨子里壓不住的自卑一下子全爆發出來。

輕度自卑的人會封閉自己,久而久之形成憂郁癥。

極度自卑的人會打壓別人,以此來獲得內心的滿足。

方美芳就屬于后者,不停打壓、辱罵齊秦,自己不進步也不想看到別人進步。

一旦齊秦變得優秀,她就會焦躁不安,越發瘋狂。

時而躲起來,時而出現,每次出現不是鬧事就是要錢。

而這些年齊秦從未斷過兒子的撫養費。

他也從未和兒子做過DNA比對,無論是不是他兒子,看在昔日情義上,他都會扶養,包括方美芳他也會養。

方美芳住院時,齊秦讓中間人送去一大筆錢。

他的情緒很穩定,比較憂郁、清冷。

可方美芳情緒一直不穩定,時而出現,時而消失,不停折磨著齊秦。

消失多年后,方美芳一紙訴狀將齊秦告上法庭。

污蔑他棄養兒子,這時候中間人出來作證,證明這些年齊秦從未想過棄養兒子。

方美芳教唆兒子在公堂上與父親反目成仇。

事情走到這一步,齊秦只能通過打官司來結束這一場荒誕的鬧劇。

在此之前,鮮少有人知道他有「私生子」。

最終這場官司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祖賢轉身離去,不再對齊秦抱有任何幻想。

他們在一起15年,

這15年中,王祖賢給齊秦戴過綠帽子。

當時齊秦為了陪王祖賢,把工作重心遷移到香港。

結果鋪天蓋地都在傳王祖賢給林建岳當了情人。

林建岳財大氣粗,隨手一揮2000萬就把王祖賢追到手。

齊秦黯然離場,面對記者采訪,他沒有說王祖賢一句不是。

獨自一人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再度回到老家tw。

而林建岳的母親余寶珠并不同意兒子和王祖賢在一起。

當時林建岳的妻子是謝玲玲,王祖賢介入了二人的婚姻。

還沒等謝玲玲出手,余寶珠就將王祖賢從林建岳身邊趕走。

并且在媒體上大罵王祖賢:「就當我兒子花2000萬找了只雞」。

王祖賢名聲一敗涂地的時候,齊秦把她接回身邊。

本以為齊秦是王祖賢最后的歸宿。

可關鍵時刻,方美芳鬧出私生子一事。

此后,王祖賢宣布無限期退圈,遠走加拿大。

王祖賢面對采訪談到:「我的字典里沒有結婚這兩個字。」

于是,齊秦和王祖賢成為觀眾心中的意難平。

事實上就算沒有方美芳這件事,他們的愛情也不一定是圓滿的。

15年都沒有結婚,足以說明一切。

不能說他們沒有愛過彼此,只能說他們已經錯過了最愛對方的階段。

相信當初愛是真的,后來不愛也是真的。

分分合合15年,熱情已經被消磨,彼此已經精疲力盡。

只有一點尚存的余溫,不出事還好,一出事就煙消云散。

在電影《大約在冬季》中一句台詞:「有些人見三百次也沒用,有些人見三次就夠了。」

王祖賢和齊秦屬于前半句,分分合合15年都沒換來一場婚禮。

齊秦和孫麗雅屬于后半句,相識5年就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看破一切的王祖賢,如今55歲仍是獨自一人生活。

而齊秦和孫麗雅已經生下一兒一女。

俗話說「前人栽樹后人乘涼」。

方美芳、王祖賢幫孫麗雅調教出一個完美的丈夫。

有人像方美芳一樣,得不到就「毀掉」,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

有人像王祖賢一樣, 情出自愿,不談虧欠

孫麗雅小齊秦24歲,出生在四川,家境優渥,從小就是父母手中的掌上明珠。

遇到齊秦時,他已經被生活磨平了棱角,經歷過數段感情,他變得更加成熟,更會照顧對方的感受。

所以,孫麗雅這個時候遇到齊秦,能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齊秦也對她死心塌地,再也沒有傳過別的戀情。

03 歷盡磨難的中年時期

2005年,齊秦失聲,音樂生涯跌入谷底。

已經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兒子,終于明白父親對自己的愛。

他抱著一束鮮花去看望齊秦,似乎一切都在變好。

可2011年,齊秦在拔罐時,因為拔罐師的疏忽,不幸將面部和背部燒傷。

隨后醫院確診齊秦為深二度燒傷,前前后后損失了將近2000萬。

齊秦在采訪時談到:「就像幾百萬只螞蟻在臉上爬」。

演出工作不得不全面暫停,還要承擔大量違約金。

但他沒有追求拔罐師的責任。

齊秦:「給我拔罐的是位四川小姑娘,一個人在外打工也挺不容易,所以我和家人一致決定,不要為難她,就讓這場意外成為我們共同的教訓吧!」

可這場災難險些讓他喪命,演藝生涯也越來越低迷。

另一邊的王杰也經歷了一場「災難」。

2009年,王杰與英皇合約到期,終于獲得自由身。

合約到期后,他在多檔節目中透露自己被公司「陷害」。

嗓子被d啞,逐漸跌落神壇,無論他的個人情緒還是事業都進入低迷狀態。

在此期間,王杰寫出《我知道我是一個已經過氣的歌手》。

只不過公司不想讓他發行,這件事也讓他久久不能釋懷。

在多檔訪談節目中,王杰坦露了他這些年經歷的種種挫折。

小燕姐在節目中明里暗里對他進行規勸,勸他不要寫這麼打擊自己的歌曲,也勸他換個樂觀的心態。

而經歷是他個人承受的,旁人無法體會。

王杰寫這首歌之前,人氣已經大不如前。

有一天他在咖啡廳,旁邊桌的幾位女生沒有找他要簽名,反而對他指指點點。

他聽到有個女生說:「他就是王杰,那個過氣的歌手。」

聽到這,王杰起身往門口走去,推開門的那一瞬間,《我知道我是一個已經過氣的歌手》曲子就已經想好了。

只不過一直到2018年,這張專輯才發行。

發行后,王杰就消失在內地歌壇,在加拿大過起隱居生活。

另一邊的齊秦倒沒有隱退,開始為孩子賺「奶粉錢」。

2013年,齊秦參加《我是歌手》。

曾是一代「天王」,如今卻要被站在台上被他人評判。

節目第一期,齊秦拿下第一名;

第二期,齊秦名氣跌倒第五名;

第三期,名氣升到第二名;

第四期,名氣跌倒第七名,也就是墊底歌手,即將面臨淘汰。

第五期時,齊秦宣布退賽。

有人說他怕了,有人說他輸不起,有人說他接受不了自己曾經的輝煌已不復存在。

2014年,《中國好聲音第三季》開播,原定的導師羅大佑臨時解約。

節目組便請來了齊秦。

而在導師宣傳海報時,齊秦被p到了汪峰身后。

在節目中,齊秦轉身次數最多,可拉學員時很吃力。

有人說樂壇風向已經變了,有人說齊秦不再受年輕人喜歡。

甚至有人說「樂壇已經沒有齊秦的位置。」

2015年,齊秦參加《中國之星》。

給他打分的是劉歡、崔健、林憶蓮。

最終,齊秦淘汰出局,一代「歌王」輸給了袁婭維和譚維維。

另一邊的王杰也是屢次被黑粉追著罵,

還有人問他為什麼不參加《我是歌手》。

王杰說自己唱不過現在的年輕人。

在定居加拿大前,王杰多次在商場商演,

齊秦也是經常在外商演,要不就是參加競技節目,接受導師的點評。

雖然知道齊秦現在要為孩子多存一點錢。

但是看到他上這些節目,還是感到很難受。

本就是一代「歌王」,如今時過境遷,羽毛也被自己折騰的所剩無幾。

正當紅時都很珍惜羽毛,上的節目很有水準。

如今「過氣」后,連商演都開始接了。

很多網友拿香港「四大天王」和tw「四大天王」對比。

前者風光依然在,后者難免令人唏噓。

劉德華線上開演唱會,觀看人數超4億。

郭富城、黎明出場費依然很高,想請他們很難。約半年也不一定能約上。

張學友就更難約了,中國香港以外的戲不拍,女兒放學的時間不拍,節假日的戲不拍,因為他要陪女兒。

春晚約張學友好幾次,但是他要在家陪家人過年。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香港四位天王身家依然很高。

再來看tw「四大天王」,

周華健上節目被批「過氣」,如今定居在國外,偶爾回來參加音樂晚會,其他節目一概不接,依然珍惜羽毛。

王杰已經退圈,自己接受了「過氣」的稱號。

他一直是一個孤獨的「浪子」,和第一任妻子生的女兒在香港結婚生子。

和第二任妻子生的兒子,他只能付撫養費卻沒有探視權。

發行完《我知道我是一個已經過氣的歌手》后,王杰獨自一人住在加拿大。

然而還有很多人追著罵他,導致他發了一篇《我對得起自己》的長文, 當即清空所有動態,徹底消失在國內。

童安格2013年后就消失在觀眾視野,結婚失婚又結婚。

2022年1月,童安格發行音樂作品《畫境》,反響很一般。

齊秦參加選秀節目,被其他歌手點評。

張學友曾說:「那些評委自己都不知道懂不懂,還要去評價別人。」

或許樂壇真的容不下「過氣天王」,或許齊秦的巔峰時期真的一去不復返。

甚至被嘲笑比賽唱不過吉克雋逸和袁婭維等新人歌手。

當初靠翻唱《大約在冬季》出道的劉歡,如今當起了評委給齊秦打分。

很多年輕人嘲笑齊秦已經過氣,可他曾經的輝煌誰又達到過呢?

現在又有哪個當紅歌手,得到過齊秦曾經的成就呢?

但不得不承認,那個滿大街喊著「狼來了」的時代已經過去。

就像我們的青春一樣,一去不復返。

現在流行的是這一代人的青春,這一代人的「歌王」。

齊秦這一生歷經坎坷,進過感化院、失過聲、毀過容。

如今62歲的他,已經無所謂名氣不名氣,

爭取為家人和孩子多賺點錢,是他現在最大的愿望,也是他作為一個男人的擔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