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之琳:19歲出道,愛過6個男人,結過2次婚,至今60歲還風韻猶存

美麗動人的女人,她的身邊總會圍繞著不少的男人跟著她轉圈圈,而且不管這個女人過得如何,不管這個女人變成什麼樣子,很多男人都還愿意不停了付出。

在娛樂圈中有這樣了一個女神,她叫關之琳,關之琳相信大家都非常的熟悉,因為曾經的關之琳和李嘉欣就被別人認為是第一美女之爭的兩個人。

現在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的關之琳已經60歲了,60歲的她看起來還是風韻猶存。

其實從關之琳現在的樣子,就可以看得出她這麼多年來過的還是非常幸福的,之所以關之琳能夠過得如此的幸福,還得從關之琳的人生經歷說起,關之琳19歲的時候就出道了,而且這麼多年來她愛過6個男人,結過2次婚,其中一個比自己大16歲。

這6個男人在和關之琳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傾盡所有的付出,都是想盡一切辦法的讓關之琳獲得幸福,讓關之琳開心。

19歲出道,父親卻在18歲時出軌

不過關之琳在擁有這些幸福的同時,她也是經歷不少磨難的。

1962年關之琳出生在香港,關之琳的爸爸媽媽都是一名比較出色的演員。

所以關之琳從小到大就被培養成優秀的孩子,從小到大她的父母就想讓她站在舞台上面綻放光彩。

也是有了家庭背景的支撐,在1981年,也就是關之琳19歲的時候,關之琳就拍攝了人生中的第一部電視劇《甜甜廿四味》。

通過《甜甜廿四味》這部電視劇關之琳也是正式的出道了,之后的她更是出演了很多我們熟悉又喜歡的電影,像我們非常喜歡的《整蠱專家》,《黃飛鴻》系列的等等這些電影都有關之琳的身影。

當然我們看起來關之琳是一個非常幸福的女人,但是很多人卻不知道關之琳的背后經歷了什麼。

在1980年,也就是關之琳18歲的時候,她的父親因為感情上面的出軌,所以就拋棄了她們母女倆。

這個時候的關之琳面對了父親的拋棄,她就渴望得到愛情,所以這個時候的關之琳也迎來了第一段感情。

關之琳的情感史

在1980年,也就是關之琳18歲的時候,她就認識了一個模特文彼得。

兩個人一開始相處的時候還是非常融洽的,不過這個時候的關之琳出道了,出道后的她為了追求心目中的那些欲望,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關之琳又認識了一個比她大16歲的男生王國旌。

關之琳的初戀文彼得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后,所以才選擇和關之琳分手。

關之琳在和文彼得正式分手之后,就想和這個比自己大16歲的王國旌走進婚姻的殿堂。

婚姻之事都要經過父母的同意,這個時候的關之琳也是告訴自己的父親。

關之琳的父親雖然在婚姻上面選擇出軌,但是關之琳的父親還是非常深愛著這個女兒的。

關之琳的父親知道她想要嫁給一個比自己大16歲的男人,之后也是選擇以死相逼來阻止他們結婚。

沒想到當時的關之琳還是鬼迷心竅,不顧一切的還要嫁給這個男人。

關之琳的父親只好妥協,沒想到的是在關之琳結婚之后的幾個月時間,比她大16歲的丈夫就選擇花天酒地而且亂搞男女關系,最后兩個人選擇了失婚。

關之琳在經歷過第一次婚姻之后,她又認識了另外一個地產大亨馬清偉。

可是兩個人之間只是傳出緋聞,兩個人之間也是被媒體抓拍到一些照片,兩個人一直沒有公開承認這些事情。

在這期間關之琳又認識了另外一個富商劉鑾雄。

劉鑾雄相信大家都非常的熟悉了,是一個實打實的土豪來的。

劉鑾雄和關之琳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分分合合,而在這期間關之琳又認識了另外一個比他小8歲的男模特黃家諾。

關之琳和黃家諾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大概是三年的時間,而在這期間關之琳和劉鑾雄,黃家諾三個人之間的感情其實是撲朔迷離的。

直到2004年的時候,關之琳和她小八歲的男模黃家諾分手之后,關之琳的緋聞也是斷了一段時間。

直到2007年關之琳又認識了另外一個富商陳泰銘。

兩個人之間傳出緋聞,兩個人還多次的被拍到一起外出,一起親密的照片。

陳泰銘是一個非常有實力的富商來的,而且他的資金都是上百億。

幸運的是關之琳和陳泰銘總在一起之后,從2007年到現在已經13年過去了,在這13年期間,兩個人還是非常恩愛的在一起,兩個人也是享受著晚年的婚姻。

結束語:

現在的關之琳已經60歲了,60歲的她還會出現在舞台上面,也還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活動,60歲的她不僅僅享受著家庭的幸福,還過得非常的有風采。

60歲的關之琳現在看起來是風韻猶存的,60歲的關之琳現在看起來依然像一個大美人。

可以說關之琳這麼多年來,遇到的男人都是比較有錢的,而且也是比較有實力,雖然經歷過幾次失敗的情感,也經歷過失敗的婚姻,但是經歷風雨后的關之琳,現在就擁有了幸福的彩虹。

其實從關之琳的身上我們可以學到很多的東西,作為一個女人一定要勇敢的追求自己的情感,勇敢的追求自己的幸福,千萬不要經歷一段失敗的情感,一點人生的磨難就徹底的放棄,因為美好的幸福,也許就在你人生的下一瞬間。

關之琳的人生既伴著風雨也伴著幸福和微笑,那麼對于60歲的關之琳,你是怎麼看待的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