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潤發:從窮小子到裸捐身家56億,「一代宗師」的他人生太勵志

大家好,我是可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了解影视、明星的最新資訊!

前段時間,網友曬出和周潤發的合影,照片中的發哥染了一頭銀發,讓人覺得帥氣十足,67歲的年齡絲毫還年輕,散發自信的光芒,氣質依舊拿捏得住。

這離不開他樂觀積極的狀態,畢竟縱橫四海自有本色。他用許文強詮釋了江湖,用小馬哥詮釋了情義,用阿郎詮釋了真愛,用高進詮釋了魅力,更重要的是,發哥用自己詮釋了低調做人,沒有一點巨星的架子。

在80后的印象中,他是香港黑幫動作片的一代宗師,總是風衣墨鏡、冷血雙槍、陽光微笑的老大,一代人的青春偶像,陪伴著他們成長。

有人曾說:「做人看劉德華,做事看古天樂,而做人做事就要學習周潤發。」

但是隨著時光的流逝,發哥的煞氣和狠勁已離他遠去,難道再也回不到過去了嗎?

正所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別人小時候,父母都捧在手心上,可周潤發早一步踏入社會,為家里人分擔壓力。

1955年,他出生在香港南丫島一個農村家庭,父親是船員,母親是幫傭,生活貧窮,周潤發從小就開始打散工掙生活費,讀到高中三年級,家里已經無能為力供他繼續讀書,他只好出來社會尋找工作。

因為學歷不高,該干的底層工作,他都做過,其中就包括流水線工人、服務員、打雜、照相機售貨員等等,可他從來沒喊過辛苦,他認為:「人工作不是為了名牌、奢侈品,只不過是為了可以吃到一條魚,吃到一些菜。」

當他18歲時,他偶然在報紙上看到TVB藝員培訓班征人廣告,那時的他沒有考慮太多,只是為了討生活,就勇敢去嘗試。

他在現場1 分鐘唱歌,念 1 頁台詞,還沒考完所有的項目,其他的考官就已經坐耐不住,想告訴他考核失敗,然后一走了之,但鐘景輝說服了其他人:「這是一個表演天才,只是他還不能收放自如。」多年后,鐘景輝承認:「我當時覺得他會紅,但確實沒想到,他能紅到現在。」

就這樣,周潤發得到鐘景輝的支持,順利進到TVB學習,對于自己被錄用,他曾說過:「我不是來做明星,不是來做藝人,而是來打工的。」

他跟電視台簽了十多年的合約,剛開始一直跑龍套,由于長相英俊,領導都很看得起他,愿意給他機會出演男主角,但他沒有選擇權,無論劇本和團隊是否優秀,他只能乖乖去演繹,90%的戲都不得不拍,關鍵周潤發還要供房供車,所以有時候總會看到他的一些爛片。

皇天不負有心人,他遇到了《上海灘》和《英雄本色》,這讓他的演藝生涯到達巔峰。

周潤發代表著香港電影的一種草根拼搏精神: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1980年,他在《上海灘》中飾演許文強,那是無數人依然忘不了的角色,也只有周潤發才能演出來的經典,在亂世中亦正亦邪,看起來文質彬彬,沒想到儒雅狠辣。很多人看到許文強倒下的那一刻,都流下眼淚,感嘆為何他和馮程程的愛情沒有一個好結局。

原本這個角色是為鄭少秋量身打造的,可惜那段時間他生病了,無法出演,才推薦周潤發,而發哥為了演好這個角色,專門研究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歷史,雖然他憑借該劇一炮而紅,但他認為:「我演得還不夠成熟,只是三分演技,七分偶像。」

1986年,周潤發飾演《英雄本色》中的小馬哥,他戴著墨鏡,叼著火柴力爭上游,絕不認命,讓人看得熱血沸騰,那句台詞「我失去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一直鼓勵著年輕人奮發圖強。

黃百鳴回憶劇組選角,表示周潤發不是「小馬哥」第一人選,畢竟那時發哥人紅,而《英雄本色》講述兄弟情,狄龍和張國榮才是主角,沒有理由讓當紅藝人演配角,他們就考慮林子祥,遺憾的是那邊沒有檔期,只能重新邀請周潤發。

發哥看到是自己喜歡的角色,不管之前合約如何規定,通通不作數,就跟導演說:「我現在不按天收片酬,任拍。」

劇組看到發哥誠意滿滿,現場給他加了很多戲份,由原來的配角變成主角,結果使他突圍而出。

1987年,發哥穿禮服陪跑了三屆金像獎,終于憑借這部電影拿到影帝,可是他卻急急忙忙從澳門片場,穿著便裝趕來領獎,那時的他感慨發言:「我等了三屆,但我今晚沒心理準備,只穿得隨便,這很遺憾。」

那個年代他沒有經紀公司和助手,全都是靠自己一個人,看著他似乎光鮮亮麗,可不知道他背后吃盡苦頭。

在《老虎出更》中,周潤發要一口氣生吞12個生雞蛋。《監獄風云》的周潤發要跳糞坑,別人聞到那股臭氣遠遠走開,發哥偏要跳下去,完成那個鏡頭,對于他來說,只要導演一開機,他就進入狀態,周圍一切都不重要。

這也是他作為演員的職責,敬業和認真缺一不可。周潤發常說:「年輕時多吃一些苦,老了才會輕松。」

1989年,他出演王晶的《賭神》,高進一角迷倒萬千少女,前一秒是叱咤風云的賭神,后一秒轉變成憨傻可愛的普通人,他最后打敗了所有人,但該失去的也都失去了。周潤發擁有強大的氣場和魅力四射的表情,讓對手聞風喪膽 。

這部電影拿下3700萬票房,他又陸續出演《縱橫四海》和《花旗少林》等作品,都取得不錯的成績,周潤發也由「票房毒藥」逐漸變成「票房保證」。

1995年,周潤發拍完《和平飯店》,就不怎麼接港片,選擇進軍好萊塢,對于英語零基礎的他,花了3年多的時間學習,終于能用英語跟外國人交流。1999年,他的《安娜與國王》,獲得外國導演的一致好評,周潤發也是第一個不靠打戲就闖進好萊塢的香港演員。

他又發展內地市場,一開始的《臥虎藏龍》和《讓子彈飛》反響還不錯,可是他后續作品口碑平平,少有佳作,57歲才被邀請回香港拍《大上海》。

可此時的香港電影已經衰落,畢竟很多人都說電影好像沒什麼「港味」。而發哥也不再是當年的許文強、小馬哥、賭神,他身上那股煞氣和狠勁已遠去,連王晶都說:「發哥現在太平和,不夠兇狠,演技退步了。」

其實這也很正常,畢竟發哥這幾年在香港非常接地氣,老少通吃,出了名的「摳門」。

想遇到周潤發,就到香港捷運和菜市場,說不定還會見到發哥在地攤買15塊錢的拖鞋,連手機都是用古董諾基亞,為了省理發錢,他寧愿讓頭髮變長。

發哥簡直是沒有明星光環,在香港街跑步健身,他都不需要帶司機助理,像普通人那樣與小攤販聊天開玩笑,他曾說:「這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可能說你當了演員,就沒了這個習慣。」

他對任何人都體貼照顧,進到劇組,沒有小輩那般耍大牌,在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就做起勤雜工,給大伙做吃的,騎著板車送飯,什麼雜活都做,反正不收一文錢,工作人員都稱他為「活雷鋒」。

《銅雀台》是新人導演的作品,而周潤發卻愿意出演曹操,他說:「我知道這片票房可能不好,但這個導演很有想法,我想幫他。」

后輩蘇有朋透露拍戲時,跪到腳沒知覺,他又不敢講,可發哥發現后就提醒劇組人員為他準備護膝,還請自己去他休息的賬篷里聊家常,讓他感受到暖心和體貼。

拍《大上海》,作為前輩的周潤發,還會指導黃曉明演戲,他希望年輕演員把電影行業搞得風生水起,他有責任傳承給后輩,幫他們推一把。

2012年,周潤發憑借電影《銅雀台》和《大上海》獲得年度風云人物,他時刻顧慮到電影圈未來的發展,為這個行業付出了很多貢獻,值得每一位后輩學習。

2018年,他和郭富城主演的《無雙》在中國大陸最終獲得12.7億的票房,這部電影是發哥演藝生涯中,四十多年演戲的總結,導演莊文強把八十年代發哥所演的電影,每一部都截取出一小段,然后集合起來,做了籠統的角色回顧。

所以很多年輕人看完電影,對周潤發有了重新的認識,而老一輩的影迷表示:「記憶中的周潤發又回來了。」其實發哥只要選對劇本,就不會有這麼多爛片,分分鐘鐘能票房奪冠。

如此不在乎名利的明星,在娛樂圈也是少有,而周潤發有今天的成就,離不開背后的女人陳薈蓮,她為丈夫奔波勞碌,年輕時更是忍辱負重,相愛多年,發哥一直不提結婚,她都沒埋怨過,處處為男友著想,直到發哥拍完《秋天的童話》,才意識到女友的不容易,花15美元結婚,給發嫂名分。

婚后的陳薈蓮被寵成了世間最幸福的女人,可惜卻沒有孩子,但對于發哥來說,兩個人已經很幸福,只要互相喜歡彼此就足夠。

后來,他們成立慈善基金會,決定裸捐全部家產56億,表示這些錢不屬于他們的,未來帶不走,把它貢獻給有需要的人,這才有意義,詮釋了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價值觀。

發哥除了是個慈善家,還是個熱心市民,在台風天,他愿意冒著強風在街道清理樹枝,當發哥徒步鍛煉,只要看到游客,都會主動幫忙叫車,如果碰到義工搬流浪狗,他二話不說,就會伸出援手。

以前他總是為了討生活,現在是為了討開心。在周潤發跨入演藝行業之前,曾在攝影器材公司打工,他成了一位攝影發燒友,當拍完《臥虎藏龍》后,就找攝影老師拜師學藝。閑余時間他都會到處拍照,有時為了沖洗照片,他可以待在暗房里一整天不出門,這就是他的樂趣。

人一旦年紀變大,所有名和利都不重要,只想平淡生活,把更多精力追求自己真正喜愛的事物上。

正如他的新電影《別叫我「賭神」》,意味著發哥的輝煌時代已經過去,導演、演員和觀眾似乎都難以找回曾經的味道,給予我們更多是溫情和勵志。

毫無疑問他是演員的標桿,現在很多年輕演員一出來就當主角,沒有太多實踐,演技各方面達不到要求,其實慢慢一步步走上去的過程也很重要。

67歲的周潤發演了超過100多個角色,經歷了苦,嘗過了甜,現在也活得很灑脫,

他的人生如《臥虎藏龍》一句台詞:「把手握緊,里面什麼也沒有。把手松開,你擁有的是一切。」

感謝观看,歡迎評論區与小编一起沟通交流。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人生,掌握新的情報,就差你一个点赞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