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狂魔黃百鳴:曾承認不忠,卻陪妻子抗病多年,始終不離不棄

01

2015年,浙江杭州。

香港導演黃百鳴,罕見現身綜藝節目。

只為了一件事——

給妻子徐文娟一個驚喜。

他穿上廚師服。

戴好學徒帽。

鄭重其事,拜師學藝。

但因為從沒做過飯,屢戰屢敗。

最后,一代巨星還得求著師傅,跟他打配合,披薩才完成。

我敢說,你絕對沒見過這樣的黃百鳴。

過去,他威風凜凜。

如今,緊張得像毛頭小子。

一邊搓手,一邊胡言亂語:「肯定好吃,不好吃也得說好吃……」

徐文娟如約而至。

黃百鳴左手拿著一束紅玫瑰,右手拿著心形披薩現身。

她又驚又喜。

忍不住捂住嘴,笑出初戀般的燦爛。

結婚45年。

這是黃百鳴第一次送驚喜。

笨拙。

直接。

這對年過60的夫妻,深情相擁,緊緊依偎。

最后,小提琴《月亮代表我的心》曲響起。

鏡頭一轉。

徐文娟溫柔唱著。

黃百鳴鼓掌配合。

愛意譜成曲,歲月化作歌。

這是我見過,對于婚姻最美好的詮釋。

執子之手。

白頭到老。

時間回到18年前。

正是黃百鳴春風得意的年代。

票房大賣。

事業正旺。

誰知,徐文娟被診斷出,卵巢癌末期。

黃百鳴交代好一切事情,驅車回家,為她整理住院行李。

期間。

一個可怕念頭閃過——

「如果我恢復單身,是否有更多選擇?」

你無法想象。

開頭那個深情的男人,居然想過放棄患病的妻子。

他為何心生惡念?

又是什麼令他轉變,成了新好男人?

這些年來,黃百鳴導演了無數經典作品,但最令他自豪的,仍是屬于自己的一部。

名叫: 《婚姻》

02

故事開頭看似完美。

懵懂初戀。

從一而終。

黃百鳴17歲,便與徐文娟私定終身。

彼時,他們是同事。

兩個剛入社會的小年輕,日久生情,暗生情愫,水到渠成。

相戀數月。

便見了家長。

當場訂下婚約。

當時,所有人都覺得,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除了,黃百鳴與徐文娟。

如今,想起當年的婚事,他們不約而同感嘆: 「這是一筆糊涂賬。」

年紀太小。

經驗不足。

他們壓根沒理解,何謂愛情,就匆匆入了婚姻。

那年,黃百鳴24歲。

婚紗照上,兩人還未褪去青澀,像故意穿上禮服,佯裝大人的孩子。

好在。

有雙方家庭幫襯,加上兩人收入不錯。

日子過得還算和諧。

但心懷電影夢的黃百鳴,不甘寂寞。正是血氣方剛時,他極想闖出一番名堂。

他先是小試牛刀。

做了幾年兼職編劇、場記、臨時導演。

他越來越發現,自己真正的志向,不在眼下的安逸。而是遠方的奮斗。

1978年。

他毅然放棄高薪,辭去洋行經理一職。

全身心投入影視行業。

當時,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決定將為他的婚姻,帶來狂風暴雨。

天賦+機智,黃百鳴很快冒了頭。

1979年。

他拉上麥嘉、石天,3個志同道合的影人,成立了奮斗影業。

也就是,后來享譽全球的新藝城。

一部《最佳拍檔》轟動全港。

之后。

《小生怕怕》《開心鬼》《恭喜發財》,3個系列齊頭并進。

一上線便是千萬票房。

短短幾年,新藝城已稱霸香港院線。

黃百鳴事業勢如破竹。

但婚姻卻頻繁觸礁,爭吵不斷。

徐文娟一開始就不同意,他辭工投身影視業。

原本,他們生活安穩。

一起上下班,買菜做飯,有大量時間相處。甜蜜恩愛,羨煞旁人。

如今,她幾乎見不到黃百鳴。

娛樂圈龍蛇混雜,徐文娟很是擔心。

她刻意躲開所有八卦雜志,試圖把自己封存在真空世界里。

奈何,親朋好友太過關注。

名人的桃色緋聞,是最好的茶余飯后。

他們圍著徐文娟說。

甚至,把黃百鳴的緋聞剪下來,懟到她面前。

漸漸地,徐文娟心理防線被擊破。

她愈加敏感多疑。

每天跟在黃百鳴身后,摳他字眼,揪他小辮子。勢要證明,他有異心。

黃百鳴不堪煩擾,兩人爭吵連連。

信任如紙薄。

一旦有了裂縫,問題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03

黃百鳴曾被問:「你最喜歡自己的哪部作品?」

他回答:「《家有喜事》。」

這個系列里,黃百鳴幾乎都有參演。

他的角色雷同。

都是家中長子。

遇到的問題,都與婚外情有關。

或是他出軌。

圖:《92家有喜事》

或是懷疑妻子出軌。

圖:《97家有喜事》

這些故事很深刻。

有著相同婚姻問題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包括,黃百鳴。

2009年,他突然自曝曾出軌。對方是圈內人士。

無論長相,個性,興趣,都與他心中所想,完全契合。

徐文娟得知后,悲憤欲絕。

她想讓丈夫回來。

黃百鳴不愿回家。寧愿躲在片場,沉溺在工作中。

戲里,黃百鳴給了婚外情一個好結局。

丈夫幡然醒悟,動員全家,唱《相逢何必曾相識》。

「留給我,請珍惜這段愛情,也許一天可以既話,準許我多愛一次……」

戲里的妻子呢? 再給了負心人一次機會。

兩人重新披上婚紗,為他們的婚姻再次宣讀誓詞。

戲外,黃百鳴卻給不出最好的答案。

夢想與現實。

情欲與責任。

已經站在頂峰的他,貪婪也愈加膨脹。

他認為,他該擁有更好的。

有一次。

兩人再起爭執。

徐文娟脫口而出失婚,他如釋重負答應。

決裂,一觸即發。

他摔門而出,卻瞥見女兒在房間下跪,流著淚,雙手合十。

他走過去問:「寶貝,你在干嘛?」

女兒哽咽著說:「我在求圣母。」

他很是不解:「為什麼要求圣母?」

女兒徹底崩潰:「我求她不要拆散我的爸爸媽媽,不要再讓他們吵架。」

圖:黃百鳴與女兒

黃百鳴瞬間紅了眼眶。

他被震懾了。

杵在原地,久久看著女兒脆弱又虔誠的樣子。

他留了下來。

并且,主動切斷了婚外情。

但不是因為愛,而是出于對孩子的責任。

他與徐文娟維持著表面和諧,但實際關系疏離,同床異夢,名存實亡。

直到后來——

一件事發生,才令這對夫妻重新燃起愛火。

觸摸到彼此的真心。

04

黃百鳴永遠記得,那是1997年6月13日。

黑色星期五。

他一大早就躲進剪片室。

期間,女兒突然來電: 「爸爸,你快點來,我好害怕。」聲音顫抖。

黃百鳴突然想起——

前段時間聽徐文娟說胃脹氣,要做手術。

他立馬開車去醫院。

第一眼,看見哭泣的女兒。

隨后,是昏迷的徐文娟,肚子大得像懷孕。

最后是醫生宣讀的噩耗: 「黃先生,你的太太得了卵巢癌第四期。」

那時,黃百鳴第一次理解——

什麼叫「晴天霹靂」。

但他沒有時間悲傷。

作為一家之主,他機械地處理眼下的情況。

與醫生溝通。

安撫女兒。

回家收拾衣物。

回到家門前,他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也許,這是上天給我重來的機會?」

但打開門后,他看見了客廳的全家福。

一家四口。

笑得很溫馨。

他緊緊摟著徐文娟的肩。

忽的。

他的眼淚不受控制,似暴雨驟降。

他發覺,自己是天下最自私的男人,痛罵自己千萬遍。

他以為,自己婚姻不幸。

實際上,幸福就在眼前。

是他心高氣傲,太過貪婪,完全沒正眼看過手中的美好。

他決定救妻。

不管前途盡毀,傾家蕩產,都要讓徐文娟活下去。

他動用了所有資源。

把徐文娟的報告,傳給了最好的醫生。

但現實很殘酷——

「黃先生,你還是別折騰了,盡可能珍惜最后的日子吧。」

黃百鳴很執拗。

他認定,徐文娟一定能好起來。

無論多少專業人士給出噩耗,他都堅決推翻。

他心生一計。

決定導一部偉大的喜劇。

病房是片場。

親人是演員。

病房外,黃百鳴精心策劃,每個人的戲份。

大到動作。

小到表情。

都必須練到精準,才能入場。

這部劇的核心,是瞞住徐文娟病情,讓她每一刻都放寬心,開懷笑。

05

待徐文娟稍微能動,黃百鳴再下活動。

全家度假游。

聽到這個決定,徐文娟不敢置信。

她還臥病在床,身上插滿儀器,連喝一滴水都不被允許。

旅游?

怕是天荒夜談。

但黃百鳴卻笑著說: 「放心,一定可以的。我已經買好機票,就定在8月底。」

這段時間里,黃百鳴徹底放下工作。

他日夜守在徐文娟身邊。

照顧徐文娟的起居生活,忍受她的情緒崩潰。

每晚夜深。

把徐文娟哄睡,他會長久看著她。

月光灑進房間里。

勻稱地鋪在她的臉上。

就著蟲鳴,回憶一點點涌上心頭。酸甜苦辣,悲歡離合。

剎那間,27年過去。

歲月給他們添了皺紋,生活淹沒了激情。 他問自己,還愛不愛?

心里有一個很小的聲音回應著: 愛,只是你忘了。

是呀。

怎麼可能不愛?

只是這些年,他把精力全分給了事業。

忘卻了,在婚姻的最初,他與徐文娟有過的尋常幸福。

很快,8月底到了。

黃百鳴詢問醫生后,洋洋得意出現在徐文娟面前。

「我就說可以吧!」

是的。

徐文娟真的可以去旅游了。

他們拉上2個孩子,如約前往馬六甲。

黃百鳴連電話都不帶。

他決定,要徹底放下工作,把所有時間給徐文娟。

白天,他們到處游玩。

晚上,他們同床暢聊。

這樣的場景,離他們的婚姻太遠了。

他們仿佛回到熱戀。

不。

更準確說,應該是第一次感受到,炙熱的愛著是什麼感覺。

期間,黃百鳴也密切關注著,徐文娟的病情。

他每天拿皮尺量徐文娟的肚子。

每次都是好消息。

原本像懷孕的尺寸,到旅游結束時,幾乎完全消下去了。

9月底。

徐文娟再次接受手術。

醫生驚呼奇跡——

因為,徐文娟的癌細胞居然消失了。

卵巢里,原本有一個9公分的腫瘤,也縮成了豆子大小。

后來,有無數人問黃百鳴: 「你究竟用了什麼方法,救活了徐文娟?」

黃百鳴每次都笑而不答。

他不知道答案。

唯一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他與徐文娟重新相愛了。

2012年。

黃百鳴把這段經歷,撰寫成書。

這本書出版后,徐文娟才知道,原來黃百鳴付出了那麼多。

直到今天。

徐文娟回憶當年,仍覺得不可思議。

因為,她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自己的病如此嚴重。

她只是每天吃吃喝喝。

跟黃百鳴牽手游玩,重拾愛意。

縱橫影視圈44年,黃百鳴已經數不清自己有過多少作品。

但他最驕傲的,仍是1997年那部。

女主角名叫——

徐文娟。

06

再后來,黃百鳴成了緊張先生。

他放下大部分工作。

把時間花在陪伴徐文娟上。

他要徐文娟身體健康。

于是——

每天清晨4點半起床,拉著徐文娟逛公園,練氣功。

徐文娟累到耍賴。

他還是堅持到底。

有人給他介紹中藥。

他立馬記下來,親身試藥。

確定沒問題,就給徐文娟喝了補身體。

從前,他不信鬼神。

如今,他非常迷信。

只要聽到哪家寺廟靈驗,就連夜趕往。

他祈求神明。

保佑徐文娟活得比他久,讓他有足夠時間,彌補過失。

癌癥還沒好時,徐文娟夜里經常渾身疼痛。

黃百鳴便會學著武俠片。

坐到徐文娟背后。

運氣發功。

逗得徐文娟哈哈大笑。

后來,這個習慣成了一個情趣。

只要徐文娟裝疼。

黃百鳴便會故技重施。

兩人越活越像孩子,在他們的世界里,玩一些他們才懂的游戲。

2015年。

黃百鳴走上舞台,大唱情歌。

曲目是《人鬼情未了》的主題曲,《Unchained Melody》。

他已不再年輕。

但眼里的深情,分毫不減。

他輕聲唱: 「I need your love(我需要你的愛)。」

大手一揮。

伸向舞台某處。

追光跟隨。

台下,徐文娟映入眼簾。

她默默跟唱著,為黃百鳴鼓著掌。

漸漸濕了眼眶。

后來黃百鳴再次談到誘惑。

他舉了這麼一個例子:

一個人肚子餓了,于是到餐廳買了想吃的面包。

離開時,新鮮的蛋撻又出爐了。

蛋撻熱氣騰騰。

香氣誘人。

如果是過去的他,肯定全都要。

但現在,他會想:「都吃進肚子,會不會消化不良?會不會腹瀉?」

婚姻不是童話。

更不存在完美伴侶。

在婚姻的長征中,每個人都可能面臨誘惑。

有人走上歧路。

最終,一敗涂地,悔不當初。

有人懸崖勒馬。

花光歲月,徹悟真愛的底牌,寫著風雨同舟,生死相隨。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