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娜:穿藍色紗裙睡著宛如睡美人,是英王室的夢露,天生的王妃

1981年11月,新婚王妃戴安娜在一場美術館開幕式活動上,靜靜地睡著了。

當時的戴安娜穿著一身淺藍色與紫色交織的大擺蓬蓬裙, 這套裙裝來自于澳大利亞設計師貝爾維爾的設計。

貝爾維爾并非以睡美人作為創作靈感, 但是戴安娜穿上它,卻如同童話里面逃出來的睡美人新娘一般。

蓬松的金發和藍紫色交織的裙子,相映生輝,處處透露出一種唯美和夢幻。

一字肩的設計能夠完美展現出深邃的鎖骨和纖瘦的肩膀, 綢緞束腰更是勾勒出她的腰線,整體打扮無一處不是完美,就像是被精心設計過一般。

戴安娜嬌憨又慵懶的睡顏反而為這條裙子注入了靈魂,此刻新婚的她是多麼幸福,幸福也抵御不住來回奔忙應酬的疲憊,出席活動也會覺得枯燥,也會忍不住打個盹。

興許是快門聲大了,睡意突然消散,戴安娜又抬起頭來,重新望向前方,抬眸的那一刻更是驚艷, 她雙手交握,大眼一眨不眨,臉頰泛著紅暈,禮服散發著精靈般的光輝。

也是在這個時候人們才確定:戴安娜天生就是適合當王妃的。

王子要娶一個美麗的女子當王妃,顯然不只是為了符合人們對于童話的美好幻想,還有更現實的原因, 是需要一個美麗的女子用她的優良基因中和王室的血統;需要在出席王室活動、迎接外國來賓的時候,帶一個讓自己更有面子的女人。

連查爾斯在早年接受采訪的時候, 都曾暗示說自己未來要當國王,自己的妻子會成為王后,所以需要更為謹慎地做選擇。

而戴安娜就無比貼切地符合這一點,擁有一張艷壓群芳的臉和媲美超模的身材。

撒切爾夫人曾尖銳地指出, 戴安娜是一個天真閑散的貴婦、模特

本以為這句話只是批判,可細想來也有褒獎的含義, 至少連挑剔的撒切爾夫人都承認戴安娜的美,認為她是「王室門面」。

戴安娜也并不閑散,只是她平常出席的公務,大多數都是一些名流聚會和時尚活動,她只需要打扮優美,和其他人一起談笑風生就可以了,以至于給人一種錯覺,就仿佛她的工作非常輕松簡單。

可是, 要在無數媒體挑剔的鏡頭下保持完美,保持不失態,順便還艷壓一下其他女人,為英國王室爭得顏面,并不簡單,或許只有戴安娜這樣的女人能夠完美做到。

因此,還有人給戴安娜取了一個名字,叫做「英王室的夢露」。

瑪麗蓮·夢露的全盛年代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當時的她憑借著自己那種嬌憨的性感、迷人的風情,燃燒了一代人的青春,走入很多花花公子的美夢。

戴安娜和夢露相似也不似,戴安娜或許不如夢露那麼的「性感」, 她的美是飽含一種純凈和圣潔的感覺,但是她們確實有一點非常相像: 都是金發,都有一張五官精致的臉,走在人群中,氣質十分出挑。

戴安娜沒有來得及親眼目睹夢露的輝煌,這位世紀美人創造的驚艷神話,隨著她的死亡而逐漸煙消云散。

戴安娜雖說沒有真正跟瑪麗蓮·夢露同框過,但是她跟其他美國頂級女明星同框,仍然是一場又一場激烈的視覺盛宴。

1981年,戴安娜穿著一身黑色禮服裙,來到了倫敦皇家歌劇院, 與曾是好萊塢的女星格蕾絲王妃見了一面,此時的戴安娜還沒有步入婚姻殿堂,以查爾斯未婚妻的身份出席了活動。

略顯青澀的她,還是抗住了鏡頭的考驗,完美無瑕的直角肩被璀璨的銀色項鏈裝點起來,耳垂的一抹銀色吊墜,讓盤發顯得更有層次感。

戴安娜面對著格蕾絲·凱莉,這位奧斯卡影后、摩納哥王妃,內心還是有幾分羞怯和敬仰的,她怯怯地注視著格蕾絲和查爾斯談笑風生,有些放不開。

不過,哪怕是在人群中一道格格不入的身影,戴安娜也仿佛是用華麗的和弦,譜寫了一場獨唱。

鏡頭掃過她,哪怕她只是在人群的角落,人們也總是會第一時間注意到她高挑、美麗的身影。

哪怕是低眸沉思的隨意一瞥,一個個細微的表情,都顯得如此好看。

此時的戴安娜懷揣著對婚姻的憧憬,像是一個未過門的小媳婦,愛情賦予她一絲嬌艷,讓她如玫瑰般溫柔盛開。

戴安娜很適合穿黑色禮服, 她后來在慈善晚宴上的復仇小黑裙,曾經讓無數人驚艷,極簡的版型剪裁搭配純黑色,正適合戴安娜這樣皮膚白的女生。

她同樣也可以把其他顏色的禮服,都駕馭得十分出色。

1992年,戴安娜穿著一身華美的黃色禮服裙,出席了阿湯哥電影的首映式,跟妮可基德曼來了一場對決。

年輕的妮可基德曼身穿一身簡約大方的白色禮服,手上戴著白手套,一頭卷發披散在肩上,膚色雪白,容顏精致不可方物,讓旁邊的阿湯哥看起來像一個保鏢一般。

戴安娜的膚色略微比妮可基德曼深一些,可是這并不妨礙她的美, 如果說妮可的美是白雪公主式的美,柔弱且青澀,此時戴安娜的美卻是一種富含王妃風范的高貴美。

簡約的抹胸禮服襯托著她的肩頸線,黑色的耳飾和指尖碩大的戒指流光溢彩, 見慣美女的阿湯哥,看著她也忍不住笑開了花。

這一年對于戴安娜來說,已經不是開心的一年, 她已經和查爾斯正式決裂、分居,王室的負面娛樂愈演愈烈。

越是如此,越是讓人為查爾斯的選擇感到荒誕而又不值: 身側的美人艷絕天下,可以滿足全世界男人的虛榮心和炫耀欲,為什麼他偏偏去選擇了一個貌不驚人的卡米拉?

多年后回望,仍然是讓人一聲嘆息。

或許就跟查爾斯說的那樣,卡米拉能讓他感到輕松;又或許,命運在冥冥之中是守恒的,上帝賜予了戴安娜無量美貌,也收走了她身邊人的真心愛意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