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四代鄧永鏘:不是所有豪門都稱得上貴族

「人成功最大的因素是運氣。你可以很努力,一天做25個小時,但如果沒有運氣,你一定不會成功。」

——鄧永鏘

1986年,吳宇森拍《英雄本色》需要一台豪車。

彼時,吳宇森尚未成名,因為新藝城和邵氏、嘉禾多年纏斗,令吳宇森被貶至台灣開辟新天地。

在台灣贏不過楊德昌,在香港搞不贏徐老怪。

吳宇森很苦悶。

籌備《英雄本色》時,他的人脈和號召力都跌至低谷,連台好車都借不到。

這時,周潤發來救場。他問吳宇森:

「吶,我有條友,不知得不得…」

原來周潤發有個粉絲,在大戶人家當司機。

家中少爺常駐北京,他不用開車接送,平時閑得很。

周潤發出主意,不如找他家借車啊…

司機一聽可以去片場看大明星周潤發張國榮,馬上就把家里的豪車開去了。

結果,吳宇森用這台豪車做靈車,拍了《英雄本色》里送殯那場重頭戲。

電影上映那天,周潤發膽子夠大,他專門請司機通知家里少爺,

「來電影院看戲啊,有你家司機和車子出鏡。」

那位豪門少爺施施然去了,走了紅毯看了戲,發現自家豪車竟然被吳宇森當做靈車用,氣不打一處來。

電影散場他就吩咐手下 ,「大吉大利,那台車賣掉!」

這位1986年就擁有全香港數一數二的豪車的大少爺,是鄧永鏘爵士。

被稱為「香港最后一位貴族」的鄧永鏘是地道香港老錢貴族,富四代,受英國教育長大又深深浸淫中國文化。

他是第一個去北京大學教書的香港人,教授的課目是西方哲學和文學。

這個和英倫玫瑰戴安娜是老同學的舊式富家子,在北京住了十年后,開了一家北京最神秘的頂級會所。

他第一任太太是鐘楚紅好朋友,香港老牌女明星,第二任太太是英國人, 傳說中是這位英國女士連續七年向鄧永鏘下跪求婚才終成眷屬。

他的朋友圈打開,除了戴安娜還有名模凱特摩絲。

他和英國女王跳過舞,是查爾斯王子在中國基金會的主理人。

和其他豪門相比,鄧家最突出的不是豪,而是貴。

這個能讓香港下半旗,花1.2億做結婚嫁衣的家族,貴不可言。

有人曾經問過鄧永鏘, 「你覺得你是上流社會嗎?」

鄧永鏘誠摯地回答:

「不,本人是中產階層,我出生于成長于普通的中產家庭。

但中產階層的一切我都心生厭惡,他們老操心著與自己的鄰居攀比。

男人們整天關心自己的座駕寶馬是3系還是5系;

女人則為自己穿的是Manolo Blahniks還是Jimmy Choos牌子的衣服牽腸掛肚。

如果可以,我當然想把自己歸為第一階層。」

鄧永鏘的人生里,的確沒有多少賺錢方面的威水史。

他的一生,玩轉了金錢。

鄧永鏘的祖父是當年扶賭王上馬的鄧肇堅,賭王何鴻燊遇難派二太藍瓊纓悄悄去求人幫忙,求的就是這位爺。

鄧家在香港九,屬于跺跺腳大地就要抖三抖的老資格。

鄧肇堅經營九龍巴士公司,錢不是頂級多,但足夠風光的過日子。

鄧永鏘在香港出生,13歲被送到英國,從一句英文都不會硬生生學到考進劍橋。

盡管拿到劍橋的法律碩士和哲學博士文憑,但鄧永鏘又絕不是死讀書的人。

他20歲的時候,爺爺給他4萬英鎊買房,被他賭博輸光了。

眼看爺爺就要派律師從香港飛來看房,鄧永鏘不慌,他找朋友借房子,還仔細地把房里的照片全換成自己的。

打發掉爺爺的律師之后,鄧永鏘問朋友借了5000英鎊。

轉身又栽進賭場。

一個星期后,他懷揣6萬英鎊出來,還完債買完房還有盈余。

這件事他講了一輩子。

鄧永鏘迷戀中國文化,從劍橋畢業后他又去北大讀書。

1983年,伴隨著中英談判的深入,香港進入回歸倒計時。

此時大陸高校開始聘任外籍教師,為邁向國際化做好準備。

在這一契機下,鄧永鏘被北大聘請為客座教授。

據鄧永鏘當年的學生說,他上課從來沒有教材沒有計劃,但因為見識廣經歷多,出口成章,隨便講講就很精彩。

鄧永鏘和北大學生們

鄧永鏘曾直說:

「我來就是為了交朋友,你們都是國家棟梁,我以后有求于你們。

北大每月600塊的工資不算什麼,我只是求有個地方住,還可以跟人打交道。」

這種風格在當時頗為新潮,學生和他打成一片,很快鄧永鏘就有了自己的人脈資源。

上世紀八十年代北大的研究生,后來很多都進入了智囊層工作。

之后,他從北大辭職,辦了兩件事。

一是結婚,二是開了一家頂級會所。

北京的小伙伴也許聽說過「長安俱樂部」。

那是唐僧師傅的太太開的。

位置就在象征中國心臟的那座著名廣場向東500米,入會費16.8萬起,李嘉誠、鄭裕彤、郭炳湘等一眾大佬擔任理事會成員,親自坐鎮。

而和「長安俱樂部」齊名的「中國會」級別比「長安俱樂部」還要高。

「中國會」位于西城區西絨線51號大院里一座不起眼的老宅子,前身是家四川飯店。

四川籍的那位老爺爺就是在這里吃著水煮肉片,打著橋牌,提出了黑貓白貓論。

1984年,歷史進程催促著中國加大開發沿海石油礦產資源。

英國克拉夫石油公司總裁打聽到鄧永鏘在中國具有極廣的人脈,于是邀請他擔任駐香港代表,全權負責開拓中國業務。

鄧永鏘不負眾望,全力擴張。

香港中銀大廈13到15層,就是鄧永鏘的「中國會」香港總部。

北京分部就設在了那家四川飯店的原址。

鄧永鏘拿下這個宅子后重新花800萬美元裝修設計,再開業時就是京城第一會所「中國會」。

戴安娜王妃到北京,特意去參觀了「中國會」。

那時,「中國會」已經是港圈和內地富豪的信息集散地,左右逢源的鄧永鏘一步步邁向權力中心。

鄧永鏘娶老婆也是在北京。

他前妻叫做張淑儀,曾經和米雪同為邵氏藝員訓練班的同學,外型神似鐘楚紅。

也許鄧永鏘的人生太精彩了,婚姻對于他來說沒有那麼重要。

坊間很少關于兩個人婚后的故事,只知道張淑儀生了一兒一女,婚姻僅維系9年,兩個孩子尚且年幼,他們就失婚了。

不過鄧永鏘和張淑儀失婚后關系依然很好,父親滿世界跑,孩子們跟著媽媽生活,爸爸每天都會打電話問候他們,張淑儀定期帶孩子回家探望爺爺奶奶。

講真,很多沒失婚的家庭也沒有這麼和睦。

后來鄧永鏘又創辦了一個主打中國風的品牌叫「上海灘」,代言人是鞏俐。

鞏皇那些年在紅毯上穿的各式各樣的旗袍,多半就是鄧永鏘的「上海灘」為她量身定制。

鄧永鏘的事業在失婚后步入巔峰,中西方,政經界包括娛樂圈頂級明星,都是他的朋友。

他就是傳說中長袖善舞的場面人,沒有什麼真正的專業,卻將資源整合的優勢發揮到極致。

風云際會時,這種人物最有市場,騰挪轉合間,翻云覆雨,以小博大。

但很快,鄧永鏘要進入拐點了。

2012年,時間來到現代史。

北京出台八項規定,頂級會所式場所成為重點打擊對象。

張蘭的「蘭會所」應聲而亡,要命,大S進門剛一年。

「長安俱樂部」和「中國會」也夾起尾巴做人。

隨著各種集資,違規亂象叢生,會所經濟漸漸成為強弩之末。

那年,鄧永鏘的女兒鄧愛嘉決定嫁給拍拖4年的英國律師男友Chris。

鄧永鏘選擇在北京為愛女操辦婚禮。

那是「中國會」最后的盛景。

鄧愛嘉的婚禮分別在中國會、「盤古大觀」頂層的空中四合院、東交民巷的圣米厄爾天主堂、以及新世界酒店這四個地點,連辦三天。

豪門嫁女了。

婚禮儀式中西合璧,鄧永鏘和前妻張淑儀全程主辦。

中國設計師張卉山為她定制了中式禮服。

鄧愛嘉的西式造型同樣美艷動人,主婚紗則來自意大利高定仙牌Giambattista Valli。

《小時代》里林蕭穿的就是這個牌子的婚紗。

你知道的,以郭敬明的風格,不貴到嚇死人,他是看不上的。

當天,鄧愛嘉只請了200多位客人。

但是賓客來頭一個比一個大。

林恬兒,邢嘉倩、曹惠穎、還有曾昭儀這些鄧愛嘉的港圈名媛老友肯定要來,內地名媛萬寶寶、葉明子也都到場參加婚禮。

英國王室安德魯王子的前妻莎拉王妃,也帶著女兒尤金妮公主和碧翠絲公主,趕來道賀。

當時呼朋引伴,杯籌交錯的鄧永鏘完全沒想到,他只有五年時間了。

婚宴后,鄧永鏘再回到到北京,看著曾經輝煌過的宅子,不斷的念叨:

「要識轉彎啊,不然會死人的…」

他的「上海灘」整個品牌賣給了擁有梵克雅寶,江詩丹頓等頂級奢牌的歷峰集團,套現過億;

「中國會」在2015年時借文物修繕的名義暫停營業。

之后,會所里那些古董舊家具被法院拍賣。

2017年,報上出現一則消息。

「我因身體原因只有一至兩個月剩下的時間了,我想最好的方式是辦一個爬梯讓我們最少再見一次面,這比你們來參加我的追悼會好得多!」

在這個新媒體橫行的年代,固執的使用紙媒這種傳統媒體,卻做著最先鋒的「臨終告別派對」,鄧永鏘用自己的一生詮釋了既江湖又紳士,既上流社會又古靈精怪的獨特人格。

曾經有人采訪時問他:

「一位紳士會怎樣應對乘飛機時不斷哭鬧的孩子和他不稱職的父母?」

鄧永鏘答:

「紳士是特別體貼、禮貌的人。

因此我會戴上耳塞,一言不發。

畢竟,商業航班是公共交通,付了錢的人都有權行使正常的人類行為——對孩子來說,其正常行為就是哭。」

臨終時,選擇先辦一個告別派對,大家可以真實的擁抱,說出對臨終者一生真實的評價,這也是一件非常紳士和浪漫的事。

2017年8月,鄧永鏘因肝病在英國倫敦去世,年僅63歲。

鄧永鏘去世后,香港為他下了半旗。

后記:

鄧家的故事三言兩語講不完。

鄧永鏘唯一一個兒子,和同[性.愛]人的那場婚禮也是上流社會的佳話。

還有鄧永鏘的前妻,至今依舊優雅迷人。

不久前,張淑儀和劉嘉玲聚會,在她逼人的氣場,簡約有型的外型面前,劉嘉玲顯得眉毛突兀,五官不夠亮眼,連衣著都輸了幾分。

永不過時的張淑儀,她和劉嘉玲,米雪等一眾女明星的故事也很精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