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被狠心拋棄,8年瘦到44斤,名模伍智恒嫁入豪門都經歷了什麼

古月 2023/01/08

「我非常后悔當初的選擇,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

16歲的伍智恒,每月就有4萬的零花錢,還是父母的心頭寶。

那時候,長相漂亮的伍智恒就被模特公司看中,成為當地有名的模特。

不愁吃不愁喝還被牛津大學錄取的她,十年后,卻被人稱為 「行走的骷髏」。

郭永淳深情對她說: 「今生今世,無論生老病死,只愛你一人。」

她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男人的一句話竟然毀了自己的一生。

伍智恒究竟經歷了什麼,才變成這副模樣?

01

1978年,伍智恒出生于香港的醫學世家,家里很多親戚都從醫,

父母也不例外,父親更是有名的腔肺科醫生。

當時香港醫科被稱為「神科」。

父母對年紀長相可愛甜美的伍智恒極為寵愛,對她有很大的期望,希望長大后也能成為一名醫生。

在伍智恒2、3歲時,父母帶他去爺爺奶奶家玩,就見頭髮花白一臉慈祥的奶奶從背后變出個 翡翠鐲子,讓她之后當做嫁妝,先讓母親收著。

回到家后,伍智恒就見媽媽拿出一個裝著軟墊的盒子,小心翼翼把翠綠色的鐲子裝起。

小時候伍智恒經常上樓摔跤后大哭,父母就讓她住在樓下的房間里。

8歲時,穿著粉色公主裙的她才知道自己的房間之前是傭人住的,她撅起嘴抓住母親的衣角不斷搖晃。

「媽媽我長大了,不會再摔跤了,我要上樓住嘛。」

然后又去父親面前不斷撒嬌,她可愛的樣子,父母看見心都要融化了, 爸爸先出聲,蹲下說道自己明天就會把屋里的東西搬上樓,今天先讓她乖乖上課。

然后父親對司機招招手,一輛漆黑的車停在門外,等著她坐上去學校。

在學校里她經常對同學說父親每個月給她的零花錢就有3萬多。

同學滿臉羨慕看向她,她享受這種感覺。

國中時,她身材苗條,長相清純甜美,深受老師同學的喜愛,她在班上成績很好,一直是班上的前幾名,雖然家境富裕,但她并沒有一些公主脾氣,反而做事非常認真負責。

老師們平常交流中都稱她為「才女」。

可能是家中環境的影響,她早早確定了自己的目標,要考上牛津大學。

她每日每夜都努力學習,然而卻兩次慘遭落榜。

她并沒有放棄。

在16歲時,當時香港娛樂圈發展正風生水起,她陪朋友去參加廣告拍攝。

清純甜美的外表,模特公司一眼就看中了她,于是邀請她去拍攝廣告。

「會給片酬嗎?」

「當然,還會給很多片酬。」

她幻想著自己賺一筆錢交給父母,他們要有多高興,于是就決定成為廣告模特, 也導致耽誤了很多學習的時間。

沒有基礎的她,老師只教了幾遍,她就有模有樣學起。

長相出眾的她很快在當地小有名氣,成為當地的名模,經常會有追求者在家門口排隊送花。

為了不影響學習,她經常周末拍攝廣告,晚上回家熬夜背書,看見那些花和名貴的禮物,從來沒有心動過,她的心里只有自己的目標。

她經常去教堂禱告。

1994年,16歲時,她在教堂遇到了當時18歲的郭永淳。

郭永淳家中富有,是香港永安集團的太子爺。

郭永淳第一見到她,就被深深吸住,于是對她展開猛烈追求。

帶她去圖書館一起約會,與她爬上山頂坐在一起看夕陽,很快伍智恒就淪陷了。

「媽,我愛他,你就同意吧!」

母親看向一向聽話的女兒擔憂起來。

「你年紀還小,她不是真心對你的。」

她并沒有聽從母親的話,一意孤行。

她與男友郭永淳在逛街時,經常會有長相帥氣的男孩找她要聯系方式,每次她都會笑瞇瞇挽著郭永淳的胳膊說著, 「這是我男朋友。」

郭永淳剛開始還是很開心聽她這樣說,之后次數多了, 郭永淳難免有些慌了。

兩人戀愛沒多久,18歲的郭永淳先一步參加大學聯考,進入了哈佛大學。

02

1995年,郭永淳去往哈弗大學,熱戀期的兩人只好異地。

兩人每天只好在手機里訴說對對方的思念。

在她放假時,她偷偷買了機票,飛向美國看望郭永淳,飛機上,她幻想著男友驚喜的表情,期待兩人相擁的畫面。

下飛機后,她就匆忙跑到郭永淳的身邊,她看向他,還是和以前一樣紳士優雅。

兩人手牽手去往郭永淳的住處。

只剩兩人時,郭永淳收起平常的姿態,暴露出真面目。

她不允許婚前就發生關系,拒絕了郭永淳提出的 「深入交流」

郭永淳在一次次拒絕中,惱羞成怒,就將她囚禁屋中四天四夜。

這四天里,郭永淳沒有給她一點食物,只給她能勉強活下去的水,她餓倒過,也暈倒過,使她身心疲憊。

她害怕了,于是哭著懇求男友郭永淳放自己出去,她哭的沒有力氣倒在門口,郭永淳才肯開門。

之后,郭永淳趁其下手和她深入交流,之后三天她都沒有起來。

事后,郭永淳跪下懇求她的原諒,嘴里說著會好好愛她,并不讓她把這件事張揚出去,不然對大家都不好。

當時郭永淳是她的初戀,她的腦海里不斷回憶兩人的事情,她并不想開男友。

被愛沖昏頭腦的伍智恒最終沒有把事情張揚出去。

回國后,由于這件事,她患上了嚴重的焦慮癥和抑郁癥。

于是她努力學習,認真工作,來麻痹自己,來阻止自己想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可能郭永淳害怕她把事情說出去,對她比之前還要好,給她寄禮物,打長途,噓寒問暖。

面對郭永淳的花言巧語,她被拿捏死死的,可能這就是所謂的「戀愛腦」吧。

兩人打電話時,她經常聽見有女生對她吹口哨,這讓她很慌張。

到郭永淳放假時,兩人一起渡過了一個愉快的假期,但到郭永淳臨走時,突然轉頭對女友說 「你好像胖了。」

這一句話,深深扎在伍智恒的心里。

那時19歲的她才80斤。

以至于她覺得自己不是靠「顏值」才被選上當模特的,而是個子比較高,學習比較好,靠自己努力才當上的。

被男友說后,她心想自己要是在瘦一點,在美一點就好了。

這時她聽到減肥藥可以瘦身,于是就開始嘗試。

吃后,她經常感到惡心,頭暈,甚至失眠,以至于她只能靠藥物入睡。

2000年,在她22歲,她憑借自己的努力,終于收到日思夜想牛津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她拿到手里,高興地與母親相擁,她把這個好消息分享給男友郭永淳。

郭永淳卻不樂意了,這意味著自己從哈弗大學畢業后還要在等她兩年

她保證不了女友在大學里會怎麼樣。

有天,郭永淳在屋中撒一路的玫瑰花瓣,她回家后就見到手捧玫瑰花的男友向她走來。

郭永淳單膝跪地,掏出戒指向她求婚。

「寶貝,你愿意嫁給我嗎?」

她感動流淚「好!」

兩人相擁在一起。

當晚,他就失眠了,一邊是自己心愛的男友,一邊是自己夢想中的大學。

最后她決定放棄學業,畢竟學識是可以累積的,女人早晚是要嫁人的。

第二天她對父母說:「我要嫁給他!」

父親知道后,多次勸她畢業后在結婚也不遲啊。

父親深知豪門這趟渾水,「拋妻棄子」「找小三」對于豪門來說是常事,她害怕自己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女兒受到傷害。

她根本聽不進去,心里只想快點和男友成婚。

面對女兒的哭喊,父母只能妥協。

「真的決定了?決定就沒有辦法后悔了。」

「你們放心,我一定不會后悔的!」

03

2000年,她終于等到郭永淳畢業。

兩人在教堂中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婚禮。

現場擺滿了鮮花,空中飄滿了氣球,喜慶的音樂中,賓客陸續到來,她一直被郭永淳緊緊握著雙手,怎麼也不愿意松開。

在切蛋糕時,郭永淳始終站在自己左邊,兩人同握一個切刀,她很是不解。

音樂停止,郭永淳深情對她說:「今世,無論生老病死,我只愛你一人。」

她看著眼前的愛人,感動留下淚水。

之后,她才得知郭永淳站在左邊的原因,左邊是離心臟最近的位置, 那一刻,她慶幸自己嫁對了人。

婚后,剛開始郭永淳每天回來都會給她帶上鮮花,放假時也會帶她去旅游。

她也當起了全職太太太,為丈夫洗衣做飯,等待丈夫回家。

隨著丈夫事業蒸蒸日上,在外應酬,酒局上難免碰到鶯鶯燕燕,這讓她很是擔憂。

為了抓住丈夫的心,她靠各種減肥藥來保持身材。

一日三餐,只靠藥物和代餐水,導致她十多年都沒有生理期。

她經常半夜嘔吐,頭暈眼花,家里的營養師都看在眼里,告訴她的身體已經開始受不了了。

她并沒有相信,還是繼續吃著減肥藥。

富二代丈夫在外應酬,而嫁入豪門的她是不被允許拋頭露面的。

知名模特,放棄學業,成為了豪門高閣的「花瓶」,不與外人接觸的她,和丈夫之間長生了間距。

她每天不是一個人呆著,就是面對回家后丈夫冷淡的臉龐。

她不斷琢磨著丈夫的喜好,只求丈夫看自己一眼。

一年后,減肥藥使她的胃變得很敏感,只要碰一點拉辣,她就會疼的滿地打滾。

之后 ,減肥藥副作用的發作差點要了她的命,她的胃被整個切除,醫生說她患上一個稀有的腸賽癥,更是直言到以后她永遠都沒辦法超過70斤。

胃的切除,給她帶來了厭食,看著自己以前喜愛的食物卻吃不下,她很是崩潰。

丈夫看著妻子的模樣,剛開始還會陪她找尋醫生,但得知會影響生育后,直接以「工作忙」「在外應酬」之類的借口,不回家。

她懇求丈夫回家看自己一眼,丈夫卻讓妻子理解自己在外應酬,都是為她好。

2006年,她看港報新聞,丈夫的那些借口,都是為了陪一個小女明星。

她痛苦不已,打電話詢問丈夫,卻聽到另一邊傳來的已關機。

事情暴露,郭永淳回到家中就對她提出失婚,并許諾會給她一大比錢,讓她去治病。

她不肯,就見丈夫收拾好行李毅然決然離家并說要與小女明星同居。

精神和身體上的折磨下,她的體重直接瘦到 44斤,被稱為 「行走的骷髏架」

由于沒有力氣,她經常暈倒被人攙扶才能出門。

那一年,她病得很重,歷經了十次大手術,切掉腸胃、全身癱瘓、牙齒掉光,只能依靠流食和營養液才能勉強維持生命。

她經常在醫院的病床上,望向病房的大門,只期待丈夫的出現。

就這樣,她的內心還渴望著丈夫郭永淳會回來。

兩年過后,她終于從病房的門口等來丈夫,她欣喜若狂,等來的卻是 「簽字吧!」

她的身體瞬間冰冷,淚水留下她都沒有感覺到。

她知道已經無法挽回,每一筆寫下就如刀子割在心上。

2008年,兩人失婚后,前夫就與女演員楊愛瑾經常出入酒店。

這件事被媒體大肆宣揚。

她得知后,表示 「雖然的確有傷心過,不明白他為何可以傷自己那麼深,但現在想通了,他離開是他的損失」。

郭永淳與她失婚后并沒有給過她一分錢。

父母只好變賣房產,花光了積蓄,為她治病,父親一夜之間頭髮變白,眼角的皺紋也更多了。

有次她突然高燒,父親從醫院回來,立馬替她注射每支700元的抗生素,她要連續注射兩周。

積蓄花光了,父母就把養老的錢拿出,每隔一天就要買七千一包的營養液。

「主啊,求你讓我快快好起來。」這是躺在病床的她唯一的心愿。

之后她意外得知,郭永淳根本沒有財產控制權,就是個「偽富豪」。

她立馬把郭永淳告上法庭,獲得150萬元賠償費,每月還需要支付3萬元生活費。

然而,她每天在醫院上花的就高達2500,郭永淳給的還不如小時候父親給她3—4萬的多。

事到如今在追求這些也沒有什麼用了。

嫁對人,幸福一生,嫁錯人,痛苦一生。

伍智恒也沒想到,自己的大好前途,卻因為一個男人被毀。

希望她之后不要再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