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歲的翁帆:與楊振寧結婚18年,白髮對紅妝,她無悔亦無怨

沒有心機而又體貼人意,勇敢好奇而又輕盈靈巧,生氣勃勃而又可愛俏皮,是的,永遠的青春。——楊振寧

細數圈里圈外,其實老少戀并不少見。

其中,楊振寧和翁帆的婚姻卻一直備受世人關注。

讓人感到欣慰的是,翁帆與楊振寧的婚姻,歷經時間的磨礪,剩下的反而只有情感的純粹和升華。

翁帆28歲那年與82歲的楊振寧登記結婚,一個在讀研究生,一個物理學界的泰斗,二者的結合實在令人費解。

外界眾說紛紜,但是他們自己卻逍遙自在。

兩人從2004年結婚至今,兩人最終卻贏得了大家的認可和祝福。

如今,楊振寧已經100歲,而46歲的翁帆如今已快到知天命的年紀。

他們用這18年告訴世人,愛情是這場婚姻開始的唯一理由。

而翁帆也用實際行動告訴了世人,她一生只愛楊振寧的靈魂與為人,無關名與利。

一、

他們相識于1995年的夏天,楊振寧與杜致禮受邀參加汕頭大學的「世界華人物理學大會」,優秀的翁帆被選作他們的向導。

那一年翁帆還在念大一,可面對成就如此卓越的物理學界泰斗,她依舊鎮定自若,妥帖大方。

這個女孩兒樂觀開朗,細致體貼,還說得一口流利的外語,又因外形有幾分神似,杜致禮很喜歡這個姑娘。

杜致禮與翁帆長相十分相似

臨走時楊振寧夫婦甚至與翁帆互留了聯系方式,多年來杜致禮也一直與這個投緣的姑娘一直保持著書信往來。

那時候的翁帆無論怎麼也不會想到,中國乃至當今世界的物理第一人,在未來某一天會成為自己的丈夫。

她跟大多數普通人一樣,畢業、工作、戀愛、結婚......

在工作中她自以為遇到了真命天子,那個時候的的她單純干凈的似一張白紙,很快被男人的花言巧語所攻略。

對方只是香港的一個普通職員,年輕人的愛情總是發生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他們很快就跳進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幾乎一畢業就結婚,婚后選擇成為一名全職太太,優秀如翁帆,這顯然不是她人生中該有的選項。

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兩年不到,他們就失婚了。

這兩人無論是文化素養,還是家庭背景,都相差甚遠,失婚對翁帆來說,其實不是個壞事。

在陷入情緒低谷的同時,翁帆想起杜致禮夫人的忠告,選擇繼續攻讀碩士學位。

2002年,她成功考上了廣東外國語大學的研究生,走出陰霾,開啟自己的「第二人生」。

說緣分太殘忍,說注定太荒謬。

2003年10月,楊振寧的夫人杜致禮過世,這件事情成為翁帆與楊振寧取得二次聯系的契機。

相伴53年,風雨同舟,榮辱與共,他們把最好的年華都獻給了對方。

楊振寧一時無法接受妻子杜致禮離世的現實,陷入悲痛中無法自拔。

那種被放大的孤獨感全方位籠罩著他,此時此刻,翁帆寄來的明信片就像及時雨一樣,讓楊振寧的內心得到些須慰藉。

原來翁帆一直關注著楊振寧先生和杜致禮女士,畢竟如果不是杜致禮的建議,她可能不會選擇繼續深造。

杜致禮的離世讓翁帆很難過,所以她特意寄來明信片表示慰問。

楊振寧看到照片,想起來這是當年那個小姑娘,看著與夫人杜致禮有幾分相似的臉,他覺得巧合亦是緣分。

這次的契機讓二人重新獲得聯系,翁帆思維敏捷,見識淵博,楊振寧漸漸發現這個女孩兒不僅真實不做作,還跟自己很聊得來。

兩個人共同興趣很多,每次打電話總有聊不完的話題。

每天通話成為二者的一種習慣,翁帆后來說,自己那時候如果某天接不到楊振寧的電話,會有失落感。

有一天翁帆跟朋友逛街,中途接到楊振寧的電話,朋友調侃,他是不是喜歡你,不然這種身份地位,怎麼會天天跟你打電話。

翁帆羞得滿臉通紅,而這句話也許也正是她心里愛情萌芽的那顆種子。

直到有一天楊振寧參加中山大學的活動,他邀請了翁帆來參加,二人這才再次見面。

見面之前,翁帆忐忑地想,數年過去,楊振寧需不需要攙扶;卻沒想到再次見面,楊先生依舊精神矍鑠,神采奕奕。

兩人一見如故,很是投緣。

被崇拜的男人關注和特別對待,翁帆不由自主地心動了;她的溫柔和關心打動了楊振寧,也漸漸把他從喪妻之痛中拉出來。

很快,楊振寧也被這個愛笑、真實、喜歡旅游的姑娘吸引,不僅送她相機,還邀請她去香港游玩。

旅游途中,經過一段崎嶇陡峭的山路,楊振寧很自然地牽起翁帆的手。

這一牽,就是20年。

這次的旅程讓兩人都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回去后楊振寧打電話跟翁帆求婚。

電話里,翁帆撒嬌道:「哪有人求婚沒有玫瑰和戒指的,而且還在電話里」,楊振寧笑著答應下次見面補給她,自此,兩人確定關系。

翁帆將自己要和楊振寧結婚的事告訴了父母,父親則這樣對她說:

「你愿意為照顧楊教授的晚年做出犧牲,我為你感到驕傲,但爸爸怕你承受不住壓力。」

翁帆聽完后對父親說:「爸爸你放心,我絕不后悔。」

2004年,兩人在廣東省汕頭市民政局登記結婚,而汕頭正是他們初相識的地方。

那一年,楊振寧82歲,而翁帆才28歲,兩人相差了整整54歲。

消息一出,輿論大嘩,眾人紛紛調侃「十八新娘八十朗,蒼蒼白髮對紅妝」。

就連翁帆的父親也曾在受采時說道:「小帆愿意為照顧楊教授的晚年做出犧牲,這是光榮!」

他表示理解與尊重,同時也仍然認為女兒有一定的犧牲。

可有意思的是,被誤解、被質疑、被指摘,無論外界說什麼,翁帆全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怡然自得過好自己的生活。

可能也正是父親的理解與尊重、開放和包容的態度,讓翁帆在成長過程中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從容不迫。

輿論喧囂塵起的那天下午,翁帆正在家里睡得香甜,連朋友都說她心大;可我卻覺得,正因為心思澄澈,她才能徹徹底底的自洽。

翁帆的一個同學說:「她絕不是一個為了某種利益而生活的人,她很可愛,也很善良,更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并不是如一些人評論的是看重金錢和名利的女人!」

縱觀翁帆的成長經歷,她從小家境優渥,聰明漂亮,一路走來無數掌聲和鮮花,哪怕面對楊振寧這樣偉大的物理學家,她謙卑的同時也是自信的。

雖然在外人眼里的翁帆是知書達理、乖巧文靜的,但其實這個女孩兒身體里一直是存在著叛逆因子的。

「翁帆常染著一頭金黃色的頭髮,走在校園里很好認得出,因為1990年那會兒很少有人敢這麼做。她穿衣服也比較追求另類,很少見她穿校服出校門。」

她在汕頭的同學如是回憶道。

溫柔但有主見,柔和又不失棱角,兩次婚姻她都嫁給了她相信的愛情。

這份骨子里的勇敢讓外界的聲音變得并不重要,因為她所有的選擇都是做給自己。

對于內心強大的人來說,流言不是枷鎖,只是浮云。

楊振寧的大兒子曾說:「翁帆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

而翁帆也用實際行動溫暖了楊振寧的晚年人生。

婚后的他們其實和無數對平凡夫妻一樣,過著幸福的居家生活,兩人琴瑟和鳴。

他們住在楊振寧在清華園的「歸根居」中,常常會在飯后手牽手出去散步,楊振寧講自己的故事給翁帆聽,然后跟園子里的流浪貓相遇。

品茶讀書、彈琴作畫,這份安穩和平靜難得,翁帆也十分享受這樣的生活狀態。

清華園里濃厚的學術氛圍感染了翁帆,她婚后攻讀了清華大學建筑歷史系的博士。

戒掉了以前熬夜的習慣,為了照顧楊振寧跟他一起早睡早起,為他準備早餐。

當然楊振寧也曾在三亞的酒店,因為不想開燈吵醒她,就到洗手間看書。

米爾斯規范場理論和巴克斯特方程式的提出者,中國第一位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然而就是這樣一位享譽世界的物理學家,他在2004年的一個舉動,似乎讓全世界人都有了一種評判的權利。

只是經過時間檢驗,我們不難看出,這段感情從來都是雙向的。

曾有記者問楊振寧,覺得翁帆是因為名利才嫁給他的嗎?

楊振寧這樣說:「我想是有人這麼想,但可能有更多的人,會說我騙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子。事實上呢,我想我們兩個人都是想得很成熟的,我想這個是最主要的條件。」

楊振寧的家人從一開始就喜歡這個懂事的女孩兒,而楊振寧也和翁帆的爸爸媽媽相處自然,這場婚姻一直都帶著兩家人最誠摯的祝福。

楊振寧的弟弟曾感慨地說:「翁帆還這麼年輕,愿意照顧我哥哥的晚年,我覺得她很懂事。」

和翁帆結婚后,楊振寧也曾生過一場大病,住院治療期間,翁帆一直陪伴在身邊,對其悉心照料。

之后的日子里,翁帆一直照顧著楊振寧的飲食起居,幫助他調養身體。

可以說,翁帆用自己的真心和青春讓楊振寧獲得了健康和幸福。

如今,楊振寧已經100歲了,翁帆依舊無怨無悔地照料著他的晚年生活。

不過,兩人沒有自己的孩子,而楊振寧卻這樣解釋說:

「我想我們不宜要孩子,因為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不在了,翁帆一個人帶著一個或者兩個孩子,那將是很困難的事。」

除此之外,楊振寧也早已將財產都給了三個孩子,但翁帆都不在乎,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如今看來,翁帆自始至終都只在意和楊振寧的愛情,向往著靈魂相伴的人生。

遇到楊振寧,靈魂與之契合,生命得以綻放,哪怕未來只有半生緣也不管不顧,這可能便是真愛!」

翁帆視楊振寧為引領者,而楊振寧則認為翁帆是「上天恩賜他的最后一份禮物」。

翁帆曾在接受采訪時說自己就像生活在象牙塔里的象牙塔,她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我在清華園的這些年,我就像在一個象牙塔中的象牙塔,獲得了超脫于世間的寧靜。」

她珍惜的是當下的時刻,追求的是靈魂的碰撞,她早就明白思想上的交流遠比物質上的交流更吸引人,第一段失敗的婚姻關系也讓她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正如她最喜歡的英文詩里寫的那樣:她選擇了人跡罕至的那條路,從此也讓自己的人生大為不同。

百年之后,不管在世人口中,這是段供人消遣的娛樂史,還是段浪漫美好的羅曼史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這條路上,他們曾手牽著手一起走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