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拍完《一個人的武林》,陳德森與甄子丹就再無合作

王寶強是個很神奇的演員。

自《人在囧途》后,依靠徐崢指點,王寶強找到了一條敦厚耍寶的老實人戲路。

從聲名大噪的《泰囧》到如今已經立項第五部的《唐人街探案》,雖然小有偏差,但王寶強的角色都不會脫離安全區。

老土、聒噪、闖禍大王,千篇一律。

對于沒完沒了扮演「傻子」的演員,在開心麻花出走的王寧含沙射影地說過:

「有的演員,他只擅長某一類型的角色。」

當然,王寧沒有并指涉王寶強,但這一句話也證明了演藝圈乃至整個市場的鐵律:

只演一類角色的「特型演員」是注定走不遠的。

一方面,他們會因為故步自封導致戲路越走越窄,而另一方面,觀眾也早晚會看膩,陷入惡性循環。

就像包貝爾,角色照進現實也綁架了自己,現在他演傻子沒觀眾看,不演傻子更沒老板投。

而王寶強的困境還遠不止于此,導演處女作《大鬧天竺》一經上映就被奉為爛片典范,戲外前妻與經紀人的桃色事件也讓他淪為笑柄談資………

戲路單一、跨界失敗、妻子不忠。

這幾樣放在別人身上,事業怎麼著也會遭受重創吧?

可從04年的「傻根」到未來一直蔓延到2024年的「唐仁」,王寶強這條路馬上就要走到20周年,他不僅沒丟了人心,反而愈發鞏固,一聲聲「寶寶」叫的更是寵溺。

觀眾為何看不膩王寶強呢?

我認為,主要是有兩部電影的加持,它們就像定海神針,時刻提醒著王寶強的真實實力,總是在關鍵時刻將觀眾幾欲飄遠的質疑拽回。

《holle!樹先生》《一個人的武林》

你說王寶強只會賣傻不懂演技?

ok,請你看看《樹先生》。

你說王寶強只能演村炮上不了台面?

ok,請你看看《武林》。

「樹先生」王寶強只靠一個抽煙的動作,讓影帝段奕宏佩服的五體投地,將角色拱手相讓。

「武林」王寶強用配角喧賓奪主,把「宇宙最強」甄子丹活脫脫演成配角,將電影歸順為自己的代表作。

文有「樹先生」,武有「封于修」。

無論是文藝片還是商業片,無論是演技還是動作,這兩部電影證明了王寶強都能做到讓專業與市場的同時認可。

這就像王寶強仗劍天涯的神功絕學,所以當王寶強飾演了什麼爛角色,陷入了什麼爭議時,觀眾總會靜下心來回望,然后在心里念叨:

「寶寶,還是好演員的」。

這便是有代表作的底氣。

今天,不聊大家早已爛熟于心的《樹先生》,說說《一個人的武林》的前世今生,看王寶強是如何靠一頓飯開辟出自己的新天地。

《一個人的武林》

「我原本以為自己肯定是靠動作片出名,做夢也沒想到會因為演勵志片、喜劇片而走紅。」——王寶強

2004年,馮小剛為了證明偶像派在自己手中也是實力派,他特邀劉德華入場,拍攝《天下無賊》。

12月份,馮小剛率領全體演員南下,遠赴香港宣傳電影,并發動個人影響力呼朋引伴,其中就有導演陳德森。

那是一次晚宴,記者們長槍短炮都圍住劉德華、李冰冰、劉若英等大咖,根本沒人理灰頭土臉的王寶強,陳德森則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但正吃著飯時,王寶強突然跑到陳德森身邊,泛著標志性的笑容開門見山:

「你是動作片導演吧!?」

陳德森被突如其來的熱情慌了神,趕緊回應了一聲:「是」。

王寶強聽完大喜,吼了一聲「我很會打的!」,還沒等陳德森反應過來,他當著所有人的面立馬打了一整套拳,最后還來了一個橫向劈叉落地。

多年后回想起那時的情形,陳德森還是覺得很無厘頭,不由間笑出了聲。

不過當時的陳德森并沒有被王寶強的熱情打動,反而用一句「你去找成龍吧」敷衍了事。

等這段記憶生根發芽時,已經是9年后了。

2009年,陳德森耗時10年的主旋律巨制《十月圍城》上映,電影叫好又叫座,更是拿到了包括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電影在內的多項大獎。

《十月圍城》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勝仗,不過陳德森還沒有滿足。

由于拍攝《十月圍城》時,陳德森耗資4300萬搭建了一個超過百畝的實景,完美還原了1905年的香港中環,陳德森是看在眼里,愛在心頭,但電影拍完后就要揮手告別,實屬不忍。

為此,陳德森想再拍一部電影盡量實現價值最大化,他立即奮筆疾書,開始撰寫「關于一個變態殺手」的故事。

劇本提名叫《武林》,而主角則擬定《十月圍城》的主角甄子丹。

陳德森1958年出生,十一歲學習柔道,十二、三歲學習「神打」,年輕時當過成龍的經紀人,每天都是花天酒地、香車寶馬,最后出于個人追求,他毅然決然離開了成龍,轉行學起幕后。

下筆《武林》這個劇本,完全是為了緬懷5、60年代香港的武林情懷。

但是陳德森寫得很慢,黑夜白晝日月輪轉,等陳德森寫好時已經是兩年后,彼時各種古裝動作片層出不窮,光是甄子丹本人就演了《武俠》、《錦衣衛》、《關云長》等作品。

更要命的是,這個圍繞變態殺手的劇本還因為「技術原因」被內地斃了。

陳德森萬念俱灰,打算就此塵封,但一位朋友得知此事后靈光乍現,一下就點醒了陳德森:

「你可以拍一個現代武俠片,將古裝質感與現代香港相融合,拍攝一個發生在當下的武林故事。」

陳德森恍然大悟,立馬大刀闊斧將劇本改編,耗費一年時間,改成如今的《一個人的武林》。

因為《十月圍城》的成功,陳德森輕輕松松就拉來了1.6億投資,主演甄子丹也隨叫隨到,但眼下還有一個問題。

甄子丹恪守「宣揚正能量」的信條,不想演變態殺手。

而劇本中關于變態殺手的武力值有非常夸張的描寫,所以這位演員必須擁有與之匹配的戰斗力,但華語圈能和甄子丹打的人基本上都打了個遍,再打一次也沒新意。

陳德森想從東南亞切入,在熱帶叢林中尋找野性。

然而找了一大圈陳德森又發現,這些東南亞演員打是能打,可表演上又青澀稚弱,空有一腔兇狠,根本挑不起「變態殺手」的人設。

這個角色要又能打還能演,去哪找這麼個演員呢?

緣分這就來了。

當時,甄子丹剛剛和王寶強拍完《冰封俠》,二人雖是點到為止,但甄子丹從一拳一腳中就看出王寶強有真功夫,見陳德森尋而未果,就提議讓王寶強試試,可陳德森第一個念頭是:

他一個喜劇片演員,能成嗎?

彼時的王寶強早已通過《人在囧途》確立路線,《泰囧》更是打破了國產電影的10億瓶頸,成為國民級的喜劇演員,光是一張臉就能做到令人發笑。

有知名度這沒錯,可眼下的角色分明是個陰狠毒辣的變態殺手,與王寶強形象判若云泥。

正凝思間,陳德森腦海里突然涌現9年前,飯局上王寶強的驚天一劈,那滑稽又生猛的畫面瞬間鮮活了起來.....

陳德森趕緊翻閱王寶強的資料表,觀看王寶強的電影,在看《盲井》時,一股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

「我翻王寶強以前的戲,看到了《盲井》,然后又看了不少他的戲,感覺……這個人有點怪怪的,好像有點變態,就感覺特別適合這個殺人狂角色。」

也罷,反正也別無他法,就讓他來試試吧。

見到王寶強的那一刻,陳德森第一個感覺是:有戲。

自幼學武,對武術也略知一二,陳德森認真摸了摸王寶強的胳膊就知道這家伙有功底,馬上拍案決定開拍。

找到了兩大主演陳德森自然高興,但更高興的是王寶強。

這個機會,總算來了。

王寶強8歲那年,村里組織了一場《少林寺》的露天電影,幕布上熠熠生輝的李連杰將光影反射到王寶強的胸膛——

他決定去少林寺習武拍電影,立志成為下一個李連杰。

父母拗不過王寶強,將他送到了嵩山少林寺做俗家弟子,他每天4、5點就要起床練功,沒事兒還從少林寺跑到登封市區再折返跑回來,相當于半個馬拉松。

就這麼一練練到14歲,練出了一身鋼筋鐵骨,一口氣能翻50個跟頭。

后來,聽別人說要拍電影就去北京,王寶強只身一人來到北影廠門口,每天盼望著能演一個小角色,甚至為了不錯失機會,在樹上睡了一夜。

陰差陽錯下,王寶強演了《盲井》,又攀上馮小剛,最后一路過關斬將成為喜劇巨星。

但王寶強想當的,從來都是動作明星。

再回想一下當年王寶強的自薦,所以說《一個人的武林》不是陳德森找到了王寶強,而是王寶強多年前種下的種子終于開花結果。

為了這部電影,王寶強推了3部喜劇,請了4個教練,每天8個小時超強度訓練,甚至走路、睡覺時腿都是直的,腫脹到無法行動。

「《泰囧》之后,大家都覺得我會延續那種老實巴交的、喜感的角色,但我不會被觀眾的印象局限住。

這次的角色會很男人,有血有肉,給大家展示一個之前電影里沒有的王寶強。」

經過「魔鬼」訓練,王寶強在短短一個月內就練出8塊腹肌,夢回當年的少林寺,不過當他把訓練成果發布到社媒時卻被網友調侃:

「同樣是肌肉,吳彥祖像男模,王寶強則像亡命的搬磚工。」

2013年7月22日,《一個人的武林》開機,整個拍攝過程非常順利沒有出現任何差池。

為圓陳德森的武林夢,英皇電影將投資提升到2億港幣,請來楊采尼和白冰兩大女神助陣,還把幾乎香港所有幕后大佬都請來客串。

導演劉偉強、郭子健、鄭寶瑞、黃志強...武術指導林迪安、袁祥仁、元彬、孟海、陳會毅、羅禮賢...

就連播音員都是大導演吳思遠親自錄制。

當然,電影最大的咖莫過于一閃而過的鄒文懷先生,拍攝電影時他時年86歲,仍然貢獻了令人津津樂道的喜劇段落。

而這部電影也成為鄒老先生最后參與的一部電影。

無論台前幕后,《一個人的武林》儼然是一本「香港武行百科全書」,囊括了所有當紅武術指導與導演,集思廣益融會貫通。

可電影上映后,陳德森的夢就碎了。

《一個人的武林》在2014年10月31號上映,整個檔期并沒有大體量的國產電影奪食,可在這種得天獨厚的環境下,最終竟只拿下1.1億票房(人民幣)。

全球票房2400萬美元,按照38%的分成來算,這部電影巨虧了1.1億。

然而這部電影的口碑不錯,即便在當年也算及格線以上的作品,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兩件事。

一是《冰封:重生之門》的失敗。

同樣是甄子丹+王寶強,《冰封》于2014年4月上映,早《武林》6個月,但口碑之慘烈成為當時的一大爆炸新聞,嚇得出品方把第二集擱置了4年才上映。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冰封》的慘敗直接影響了《武林》,觀眾光是看到這兩張熟悉的臉就泄了氣。

而2018年的《冰封俠》更是創造了2.8分神話,分別拿下甄子丹與王寶強的生涯最爛,當然這也是后話了。

二是甄子丹的不配合。

或許是《冰封》的失敗讓甄子丹顏面無存,面對同樣是和王寶強的搭配,甄子丹這一次配合度就沒有那麼密切。

自《一個人的武林》進入宣發階段,王寶強和陳德森從北京到成都、從廣州到鄭州,不僅跑遍了全中國,寶強還會專門表演打拳、徒手劈木板等等絕技。

唯獨甄子丹,除了一場北京首映禮和倫敦采訪之外均未到場。

對于此事,導演陳德森道出內情:

請甄子丹來,人家婉拒了,還好王寶強心軟,這才陪著自己全國跑,也不知道這1800萬宣發費花在哪了。

但很快陳德森又改口,稱媒體記者斷章取義,自己明明沒埋怨過甄子丹。

前腳剛剛報道吐槽甄子丹不配合,后腳就親自澄清,這迥然不同兩種態度在短短一天內上演。

但各中緣由,就只有當事人知道了。

而我們唯一知道的是, 在《一個人的武林》之后,曾兩度合作的陳德森與甄子丹就此別過,至今也再未碰頭。

陳德森夢碎,甄子丹沉默。

這部電影唯一笑出聲的就只有王寶強。

和陳德森一樣,起初人們并不看好王寶強好勇斗狠的樣子,但電影上映后竟被演技征服,同時被征服的還有王寶強專業的動作水準。

直至今日,仍然有不少人認為《一個人的武林》主角就是「封于修」。

其實回想一下就能明白,電影本來就是王寶強為主角。

陳德森形容的劇本早期就是「一個變態殺手」的故事,很明顯是以殺手為主角,改版后叫《一個人的武林》,陳德森說最直觀的解釋便是「有一個人想統治全武林」,仍然是以他為中心。

電影總共有7場打戲,除了開場的監獄大戰外,王寶強一個人就參與了6場,連甄子丹本人都說自己這次風頭蓋不過王寶強。

但這種側重,是創作之初便有,還是中途改弦就不得而知了。

有時候命運就是這麼奇妙,陳德森當年找到甄子丹,或許是將中環搭景價值最大化,或許是為了重現《十月圍城》的輝煌,或許是重現功夫片的榮光。

但折騰來折騰去,沒想到這部電影卻成了王寶強的代表作,伴他走過漫漫長路,每當有人質疑王寶強的實力時,它總會及時出現,打醒所有黑子。

王寶強的經歷告訴我們一個道理:

有時候就要保持保險員精神,像「傻根兒」一樣推銷自己,沒準就撿一個大便宜。

當然,打鐵還需自身硬,王寶強絕對是個好演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