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黃家駒影響最大的一首歌,因此歌當年家駒才會繼續堅持做音樂

無論什麼時候提起Beyond,你都會很自然地換一個相對比較尊重、帶一些敬意的語氣。無論在哪個城市的KTV,他的歌曲都是一群人很快獲得認同的方式————你簡直可以放心,在真正用耳朵聽音樂的人群里,絕大多數的人都可以與你齊聲高歌。

無論過去多長久的時間,這個名字引起的種種嘆息與思考都不會被淹沒。

是的,Beyond這個名字已經成為香港這個城市的一種標簽。或者再說得更準確一點,我們尊敬、認同與銘記的,是有黃家駒的Beyond。

1990年,Beyond樂隊的一首歌曲成為香港‘’十大勁歌金曲‘’獲獎歌曲之一。這首歌由黃家駒作曲并為該曲粵語版填詞,收錄在粵語專輯《命運派對》中。何啟弘、周治平填詞的國語版則收錄在國語專輯《光輝歲月》中,黃家駒演唱。該曲名叫《光輝歲月》,是黃家駒為被關押27年,受盡虐待的南非黑人領袖曼德拉創作的一首作品。

在這一年,Beyond跟隨香港電台「愛心第一旅」遠赴巴布亞新幾內亞,親眼看到了當地人民因為戰爭和災荒而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回到香港以后,黃家駒無意間在報紙上讀到「曼德拉」的故事,當時的曼德拉正被困于監獄之中,他由此產生了內心的共鳴,認為曼德拉的精神是關于抗爭與希望和強烈向往自由和平的,于是就創作了這首《光輝歲月》,這首歌也在香港大陸被大肆傳唱。

直到93年黃家駒去世,而曼德拉當時都還不知道有一首專門為他寫的歌曲,97年訪華,也是在這個時候,曼德拉才知道當年黃家駒為他寫過一首叫《光輝歲月》的歌曲。后來一個使館的工作人員把這首《光輝歲月》的歌詞,翻譯后放給曼德拉聽,曼德拉聽到后被感動得潸然淚下,這首歌不僅讓他重溫了自己奮斗不息光輝歲月的一生,也讓曼德拉感受到了自己的作為是被世人所認可的,對于達到的自由平等來說,自己受的一切苦又算得了什麼呢,歌曲的故事一直感動著我們,愿世界永遠和平。

黃家駒曾說:「我很佩服曼德拉,20多年的牢獄,不知他怎樣耐過這段孤獨歲月,但我知道一定有堅強的信念支撐他。在香港做音樂,做樂隊很難,很孤獨,這條路注定是long way without friends,我這輩子不會轉行去做別的,就是做音樂了,我亦相信人定勝天的,終將有那一天……」

雖然和這首歌有關的兩個人都已不在,但他們的「光輝歲月」卻永存。

就像Beyond雖然讓我們睜開眼睛看清殘酷的世界,但是他們絕對不用陰郁的姿態贏得淺薄的喝彩,也不是簡單地煽起我們內心的恐懼或者憤怒。而是以充滿激情的歌聲為傳播介質,他們努力讓一切創痕在陽光下被正視。這種冷靜、客觀但又充滿希望的態度,真正值得激賞與景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