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張家輝去女友關詠荷家,被400平米豪宅嚇到,自卑的說我配不上你

古月 2022/11/30

1995年,張家輝去女友關詠荷家,被400平米的豪宅嚇到了,自卑的他提出了分手:你家的廁所都比我30平米的出租房大,我配不上你。

張家輝在關詠荷的反對下,逃到了海外。關詠荷到處問他,還幫助他照顧她的癌癥妹妹。

8個月后,張家輝一直龜縮在海外。

直到妹妹得了癌癥,他才匆匆回國。

關詠荷在租住的公寓中,細心照顧妹妹的溫馨畫面,令張家輝羞愧難當。

而見到許久未見的主人,萌萌噠的小奶狗又蹦又跳。

8個月沒見,關詠荷消瘦了不少,但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憐憫,她沒有埋怨他,只是低聲說:「你回來了,下次不要不辭而別。」

張家輝真想給自己兩個耳光。

張家輝自幼家庭貧困,在父母失婚后,他的媽媽把他和妹妹一起撫養。

后來他長大了,當了個警察,這工作看似輕松,實際上很累,一天到晚到處溜達,有什麼壞事都要去做。

不僅累,而且薪水還很低。

數年之后,張家輝終于忍無可忍,辭去工作,進入娛樂圈。

但是沒有背景,沒有文化,沒有長相,他只能演那些最辛苦的配角。

被揍是很正常的事情,誰也不想被揍,只有張家輝,才會被人一腳一腳的打。

有些演員缺乏同情心,常常把戲演得很逼真,張家輝也因此而受傷。

有一次,她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孩子受傷,哭得梨花帶雨,打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讓自己的心都碎了。

張家輝安撫老媽:「不疼,你兒子我很能打,那些習武的人,都是被打的,最后都是不死之身。」

然而,每當看到兒子被毆打的畫面時,媽媽們都會迅速地切換頻道。

這是張家輝人生中最艱難的一段時期,他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迷茫。

因為他的角色,除了被揍,就是被揍。

每次戰斗結束后,他都會一個人躲在墻角養傷,實在疼的時候,他就會擦干眼淚,然后吃了便當,又被揍了一頓。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有了一個外號,那就是被人揍。

每一次,導演都會大喊一聲:「王八蛋!」張家輝趕緊把便當放下:「我在這里。」

可是,誰也沒有料到,這個平平無奇的挨揍男人,居然會有這麼好的運氣,讓關詠荷這個大明星看中。

關詠荷出身富貴之家,從小養尊處優。

由于喜歡演戲,她也涉足演藝圈,在與張家輝相識前,她曾出演過許多經典的電影。

關詠荷怎麼看都比張家輝要好。

長得帥,家世好,演技好,名氣大。

可就是這麼一對,卻奇跡般的走到了一起。

說起來,這兩個人的緣分,還真是有趣。

有一次,劇組結束了一場晚宴,關詠荷的桌子上多了一道菜,熱情地問道:「這是你的?」

關詠荷被問及張家輝這一桌的時候,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是不是?」

平時沉默寡言的張家輝,此時卻硬著頭皮說:「對。」關詠荷很高興,總算是找到了。

那個時候,張家輝忽然對這位美麗而又善良的姑娘產生了異樣的感情。

1992年,他們的關系因《龍在江湖》而緊密相連。

張家輝是配角,關詠荷是女主。

有一次,張家輝被揍得縮在墻角,默默地流淚,關詠荷看見后,很是心疼,還遞了一張餐巾紙,關心地問道:「還痛不痛?」

女神的關懷,讓張家輝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兩人之間的感情,更進一步。張家輝在關詠荷的眼中,看到了愛慕,也看到了愛慕。

但是,他一直都很自卑,一直到了殺青宴,張家輝害怕自己會錯過一個好姑娘,所以鼓起了勇氣,向關詠荷告白。

很快,這對恩愛的夫妻,就住在一起了。

在愛情的熏陶下,張家輝更加刻苦地工作。

但是,很多人都在懷疑,關詠荷到底是怎麼了?好男人多了去了,怎麼偏偏要找個被揍的?

這兩個人真是天生一對,真是一對狗男女啊。

關詠荷聽到各種言論,很是厭惡,她決定把男朋友帶回家,以示自己的誠意。

張家輝一到女朋友家里,就傻眼了,這下他才明白,原來女朋友是個有錢人家的女兒。

400平米的大房子,上好的紅木家具,各種奢華的東西,讓張家輝更加的自慚形穢。

他對關詠荷說:「你家那麼大,連衛生間都比我租的大,你說我哪里好了?」

關詠荷說:「你有許多其他男人所不具備的質量,善良、勇敢、勤奮、有責任心、孝順家人。」我肯定你能做到。

張家輝并沒有因為關詠荷的話而高興,反而更加堅定了他不能讓這樣一個有錢的女人失望。

所以他干了一件很傻的事情。

他悄悄出國,想著那樣的話,關詠荷就會拋棄他,去追求另一個幸福的生活。

關詠荷不僅在這里等著他,還在為他分擔著照顧他的家庭。

就連妹妹的癌癥,也是她來照顧的。

8天后,張家輝回到家中,他感到羞愧難當。

經過測試的這對夫妻最終還是結了婚。

結婚后,他們有一女。

自那以后,張家輝又因《我是證人》、《激戰》三項提名,一舉奪魁。

面對榮譽,他興奮地說:「我要把獎杯獻給妻子,沒有她,我就不會有現在的我。」

我的全部財產都屬于我妻子。

現在,他們兩個人感情很好,關詠荷先是痛苦,然后是甜蜜,她用她的善良,找到了一個有潛力的丈夫。保佑他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